美国实验建筑师、艺术家:莱伯斯.伍兹
  在莱伯斯.伍兹(Lebbeus Woods)的官方网站上,在一张由狂放的线条和铁管构成的构筑物的图片旁边,写着伍兹自己的话:“在过去的30年间,我的思维只遵循一条直线,虽然是用了不同的平行的方法来探寻。这可以被总结为一个简单的问题:一个人、任何一个个人,在这个复杂的、不断变化的世界中所占有的一席之地是什么?这是一个没有固定的普世回答的问题。即便如此,这个问题也必须被问。”
  莱伯斯.伍兹是一个实验建筑师,他的那些激进的、富有创造力的设计和装置,承载着他对世界和城市设计的狂想,也代表了1980年代以来的一代建筑师对城市应有样貌的乌托邦式幻想。伍兹10月30日在纽约曼哈顿去世,享年72岁。他的长期合作伙伴、著名美国设计师史蒂文.霍尔以电邮方式确认了伍兹的死讯。伍兹的具体死因并没有被公布。
  伍兹的大部分设计最终都没有被建造出来,但是他为人所津津乐道的,正是这些没有实现的“纸上建筑”。这些冷色调的充满未来感和锐利感的设计图,被广泛地认为颇具影响力,其中的创新意义和批判性启发了无数建筑师、建筑系学子,因此,他曾被《纽约时报》称为“摆脱现实枷锁的建筑师”。这些建筑的乌托邦式的设计图纸经常在全球各地展出,明年2月,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还将推出伍兹的作品展。
  在这个建筑逐渐被商业主义侵蚀的时代,伍兹坚定地走在了时代的反面,跳脱出了各式各样的来自传统的建筑规则和樊篱。正是因为秉持这样的精神,在1990年代,在南斯拉夫解体时,伍兹曾飞往还被军队围困中的萨拉热窝,只是为了能够创作出一幅自己想象中的战后都城的设计图――将毁坏和重生的元素结合在一起,他在那些被毁的建筑物上,加上了被他称为“结痂”和“伤痕”的附加物,代表时间对城市的治愈。
[建筑图设计网Jianzhutu.com]
  “他选择直面那些令人痛苦的当代政治案例来进行绘图,并试图在其上加以创新,”伍兹的朋友、洛杉矶建筑师艾瑞克.欧文.莫斯评价称,“他想要找到一个观看世界的不同角度。”这种对于特殊角度的寻找,和伍兹对于建筑现状的不满有关。他曾直言,“建筑是一种政治活动”,建筑师遵循了那些表现为某种阶层压制另一阶层的隐藏形式,而居住者却永远是被建筑师最后考虑的。居住者和使用者不得不接受建筑师和雇主以及现行社会习俗强加的东西。这样,居住者承担着所有上层建筑的重负。
  他的那些“纸上建筑”中有一张绘制于1999年、名为《曼哈顿下城》(Lower Manhattan)的非常有名。在图纸中,伍兹对当代世界中的怪诞和不安全因素进行了放大。伍兹设想了一个未来的时间点,必须在哈德逊和东河(假定是通向大西洋的出口)筑坝,而曼哈顿下区被高高的岩床支撑起来,成了一座防渗的大坝,而大坝所面对的海港和布鲁克林区则成为了一个被保护起来的、落差明显的大盆地。在另外一张著名的图纸中,他为艾尔伯特.爱因斯坦画了一座想象中的墓穴,这是一座天堂中的宇宙飞船,将会以光束的形式围绕着地球飞行。
  伍兹本人也未必希望这些图画会有一天变成现实,但在2008年接受《纽约时报》采访的时候,他坦承自己的作品总是被人视作幻想,但他相信其中很大的一部分是可以在现实世界中被建造出来的。“我对于生活在一个幻想世界中不感兴趣,”伍兹说,“我所有的作品仍希望能激起人们对于真实建筑空间的回应。但是我感兴趣的是,如果能摆脱那些传统的限制,我们的世界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或许我可以展示一个这样的世界,假装我们可以以另一套游戏规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