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各布+麦克法兰(Jakob+MacFarlane) 雅各布+麦克法兰(Jakob+MacFarlane) 雅各布+麦克法兰(Jakob+MacFarlane),法国当红建筑师组合,他们用拓扑几何学深度感受多维度空间的内核,用相图的形状阐明那些场所中微弱却不可忽视的良性,用明丽的色彩回应城市历史与可持续更新中建筑与场所的关联……

建筑理念
  雅各布+麦克法兰相信他们设计的建筑作品能够增进人们对项目的理解。他们的建筑作品不仅成功地避免了对建筑表达不切实际的理想化解读,也防止了对建筑内部逻辑的臆断,或者说防止了理性主义将建筑表达局限在某种语法或句法中,甚至认为建筑应该屈从于结构上的规则或语言。   虽然雅各布+麦克法兰的建筑注重建筑文脉,但文脉的作用不仅仅是对城市历史环境现状的回应,更是在城市持续发展的过程中建立建筑类型与形态之间的联系。更为重要的是,他们在试图创造一种复杂的建筑综合体,与瞬息万变的现实息息相关,这种探索抛开了物理及认知层面的等级性,建筑在此基础上能够从环境中凸显出来。   在T住宅(1994年)和观景住宅(1997年)中,不同的建筑构造之间已经开始了简单的相互作用,蓬皮杜中心的乔治餐厅(2000年)以及布隆利本土艺术博物馆(2004年)则运用了拓扑学的相互作用,这两种相互作用都建立在空间几何框架的基础上,建筑形式也是由此才产生的。但自此之后他们的设计方法迅速转移到非构造解释学,开始发表激进的评论,将语义学、文脉的历史及社会价值加以融合,形成一种新的素材,重新定义自然物理、历史、技术及新的功能之间的联系。   运输业的发展、对复杂物质性的确认(这种确认来自历史形式和社会用途的沉淀)为衡量每个项目带来了通用的尺度,为新型构成主义绘画带来了活力,这种活力来自城市文脉中信息含量丰富的核心领域。因此,在雅各布+麦克法兰的实践中,建筑产生于内部的结构性制约,这种制约正在衰退,表现形式也愈发含蓄,即使语言或逻辑上的自主需要由多种因素共同决定语义和材料的领域,这些领域的范围伴随且决定着每个项目的特殊性。实际建造建筑的过程逐步诠释了这一术语的意义;文脉领域的反应会产生很多复杂开放的领域,集建筑结构、各种定性的,甚至矛盾的元素于一身,在这一领域中,建筑的建造过程似乎具有了恢复和创造的多重意义,新建筑的介入似乎已经影响到了语义和文化领域。   雅各布+麦克法兰在马克西姆?高尔基剧院(位于Petit-Quevilly,1999年)的改造过程中实现了计算经济的转变,事务所在新奥尔良的FRAC中心(2011年)的设计中表现出了最高的设计水平,当然在塞纳河码头(位于巴黎Citéde la Mode et du Design,2008年)方案中,事务所还表达了他们对广义建筑现实的态度。   建筑如果具有可识别性,就不应该固守一种静态的形式,无论是建筑表皮、结构,还是一个简单的装饰图案(橙色立方体,里昂,2010年)。每个建筑的特点与其外表的动态特征及其约束条件紧密相关,是建筑内外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也是建筑在自我组织过程中寻找平衡点的结果。   雅各布+麦克法兰设计的建筑作品回答了有关建筑基本形态的问题,注重寻求建筑对称性的变化,处理建筑的阶段性变化(这样做的目的就像在物理学或生物学中定义某个时空领域中的不稳定平衡),并且证实了建筑师的工作是与不同代理商及当地政府互动的必然结果。   为了在一个复杂系统的核心定义新的活动并避免建筑项目停留在现状,也为了将建筑项目看成广义上的不稳定体、一种简单的平衡状态,在里昂的欧洲新闻总部(2013年)项目中,建筑被设计成了传递信息光谱的音箱,绿色铝制表面的屏可以像回声室那样敞开,让室内来自世界各地的图像闪闪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