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

胡恩威:建筑和艺术间的两种可能

投稿平台:建筑图网 稿件时间:2015-09-04 欢迎原创投稿至: file@jianzhutu.com

胡恩威 香港前不久举办了首个以建筑为主题的艺术节――“建筑是艺术节”,带领观众从生活和艺术的角度,认识、理解、学习建筑。在将近两个月的时...

胡恩威:建筑和艺术间的两种可能
胡恩威
  香港前不久举办了首个以建筑为主题的艺术节――“建筑是艺术节”,带领观众从生活和艺术的角度,认识、理解、学习建筑。在将近两个月的时间里,艺术节举行了剧场演出、展览、交流会等40余项活动,并邀请昆曲名家、演艺明星、知名建筑师、当代视觉艺术家等50余名不同艺术界别的精英参加。此次“建筑是艺术节”的艺术总监、进念二十面体行政总裁、学建筑出身的胡恩威接受建筑中国网采访时就此解释说:“你可以把这个‘建筑是艺术节’分开,可以是‘建筑是/艺术节’,也可以是‘建筑是艺术/节’。建筑和艺术之间有两种可能性,我们可能是在做一个艺术节,也可能是在做一个节。”
  建筑中国网:您如何看待建筑与艺术的关系?
  胡恩威:在西方,建筑是艺术之母,所有艺术都跟建筑挂钩。譬如你要做音乐,你要一个音乐厅,你要一个建筑物。以前西方的建筑物,在没有话筒的情况下,设计的时候就要考虑声音的效果。基本上,所有东西都跟建筑有关。
  但是现在建筑已经变成房地产了,现在是艺术配合房地产,不是房地产配合艺术。现在这个世界,包括香港、内地,什么事情都是要配合市场,所以呢,音乐、文学要配合市场,这样下去马上要庸俗化。但反过来,如果市场配合艺术的话,它就会有更多新的可能性。而现在在香港就比较极端,艺术跟市场变成一种矛盾,艺术是没有市场的,艺术也觉得不需要有市场。
  现在很多人一讲到市场,就觉得一定要赚钱,其实市场不一定是要赚钱的,市场可能是有一个社会的影响力,跟观众有一种互动,所以我们在讲建筑是艺术节。其中一个意思就是:房地产没有问题,但做房地产也应该有自己的观点,如果可以用不同方式去演绎、去设计不同的建筑,消费者才可能选择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我觉得香港没有这种文化。
  建筑中国网:怎么想到做这个活动?
  胡恩威:我常常记得我小的时候,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那个时候我在香港成长是很幸福的,那个年代每份报纸都有文学版,每份报纸的风格都不一样,还有全部都是漫画的报纸,当时香港文化的状态是比较多元的。但是这20年,香港变得越来越没有个性,现在香港所有报纸都没有文化版,只有娱乐版、房地产版,所以说香港现在是一个很极端的状态。
  这次我们进念成为文化中心驻场团体,我们可以集中做6个星期的节目,我们就想在这里做一个比较有意思的主题。通常做艺术节的时候,需要找市场,找一些通俗的题目,但这次我们就想找一个比较偏的主题,从一个纯艺术、学术的角度去看建筑,而不是从房地产的角度去看建筑。
  用一种比较搞笑的说法,如果我们说这是一个房地产的艺术节,大家可能比较容易去关注。但是我害怕的是,大家不去严肃地看这个主题。这应该是一种挑战,一个严肃的话题如何能吸引更多的人来看,至少让年轻人也来看。
  建筑中国网:在这个活动中,黄耀明与石小梅合作的《大紫禁城》让很多人都感到很有创意。
  胡恩威:现在呈现在舞台上的《大紫禁城》我们已经做了十多年的实验,我们一直在研究中国戏剧如何现代化,有什么可能性,如何跟现在的多媒体、电子音乐等不同的音乐形式结合,用不同的方式去表达,譬如说内容上面,能不能脱离纯粹悲伤的情感,有没有新的可能性,我们跟石小梅老师做了多次尝试,才出现了这样的互动,她也很舒服。一直在传统环境演出的人,做这类表演,她也会担心出来的效果。所以我们做了长时间的实验,才成为现在这样。所以实验很重要,实验可以开拓新的市场。昆曲现在也是一个文化经营的问题,很多团中会管理又懂昆曲的人不多。很多人在做创作,但没有发展空间。
建筑图设计网Jianzhutu.com
  在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会支持文化艺术研究,一些文艺复兴,需要有很多精神力量去配合,但现在香港没有发生这样的事情。
  我想在中国传统文化里面寻找新的方向。但通常会变成唐人街模式,所谓唐人街模式就是,住在唐人街的中国人,也不知道什么是中国文化,只是凭自己的想象,很表面的中国文化。大陆变成一个很大的唐人街,吃的、穿的、沟通方式、生活方式都很西方化。我希望这是一个过渡期。
  建筑中国网:回到建筑上,香港现在有没有比较有趣的建筑作品?
  胡恩威:我觉得香港有趣的不是一个建筑,是一个区,譬如旺角比较有趣。旺角把香港本来有的城市空间保留,譬如屋外的市场,还有一些比较有生命力的。香港建筑物里面的空间都是差不多的,但外面街上的环境比较有趣。
  建筑也有很多种,有的建筑跟功能有关,有的跟社会有关,有的跟建筑美学有关,以前好的建筑这三点都有,但这样优秀的建筑很少,巴黎的蓬皮杜中心,它就有这三种。它盖在一个原本比较穷的区,它的建成影响到这个区,它重新定义什么是文化场地,很高雅,但是它做得很平民化。但是国内,现在大部分建筑只追求外表,譬如鸟巢,里面的空间没有很精彩的东西出现。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斯蒂文.霍尔:都市主义建筑究竟是什么
下一篇:郭锡恩&胡如珊:每一处细节都值得考量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除非此文章网络传播太多有争议;2.本站独家文章请注明来源;3.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4.若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law@jianzhutu.com

相关文章
  • 隈研吾:请对自己居住的地方有自信

    隈研吾:请对自己居住的地方有自信

  • 王喆:专注探索建筑“白色”的地方

    王喆:专注探索建筑“白色”的地方

  • 刘崇圣+吴龙杰+辜达齐:做建筑前,先投

    刘崇圣+吴龙杰+辜达齐:做建筑前,先投

  • 王柏仁:从大自然里,探寻设计的厚度

    王柏仁:从大自然里,探寻设计的厚度

您所在的位置:建筑图设计网 > 访谈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