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

Bjarne Mastenbroek:我们很难被定义

投稿平台:建筑图网 稿件时间:2015-09-04 欢迎原创投稿至: file@jianzhutu.com

Bjarne Mastenbroek还有两个小时就要登台演讲了,此时还依然笑嘻嘻地跟我们聊着他在瑞士的新项目。“去他的瑞士品质!”建筑师...

  Bjarne Mastenbroek还有两个小时就要登台演讲了,此时还依然笑嘻嘻地跟我们聊着他在瑞士的新项目。“去他的瑞士品质!”建筑师毫不在意地甩出了一个F字头的粗口。不过这句话倒是与他上身印有巨大五角星的T恤以及脚上沾有污渍的灰色球鞋相映成趣。
  不修边幅的着装和异常出众的行业经历让这个身高超过1.9米的荷兰人俨然建筑设计界的豪斯医生——一个才华横溢却口无遮拦的采访对象。“一直以来我都很烦扎哈.哈迪德,她的方法一目了然,她拥有这种把不同项目都做成一个项目的能力,要我说甚至她这个人看起来就像是自己的一个项目——你可以去看看她的着装。”
  他有着特立独行的性格,同时他的设计风格也是独树一帜。从他2002年创立SeARCH建筑事务所到今天,几乎每个项目的设计风格各不相同。他们的很多建筑都在提升人们对可持续发展和环境问题的关注,但又非常注重实用性。看得出他们渴望将其建筑设计从条条框框中解放出来,在富有新意的同时浅显易懂。
  一小时后,Bjarne Mastenbroek以采访时的装束登上了讲演会的讲台。随后的演讲非常精彩,Bjarne Mastenbroek展示了几个将会改变哥本哈根和斯德哥尔摩城市天际线的项目,言辞得体得无可挑剔。
  这是你第一次来中国吗?这次有什么新的感觉和收获?
  Bjarne Mastenbroek:不,这是我第三次来到上海,感觉又出现了很多新的建筑,城市建设的速度比欧洲快太多了。我们很想在中国尝试获得一些工作机会,但是也不能操之过急,所以我想如果客户能够欣赏我们的作品,可以给我们一些项目委托,我们通常是这样的情况,因为造一座房子非常复杂,与其去推销自己,不如让客户来挑选。在中国我们有过三次委托设计的机会,但是因为各种原因我们都错过了。
  SeARCH是个有趣的名字,能聊聊关于你们的公司名称的故事吗?
  Bjarne Mastenbroek:SeARCH这个词巧妙地描述了建筑师的工作,你不会像科学家那样真的做到“研究”(research)这一步,但又不会像艺术家那样简单地找到某个灵感,艺术对于概念并没有任何实际要求,所以艺术是完全自由的,而科学的界限却非常明确,search这个词则介于二者之间——我们一直在寻找一些具体问题的解决办法。我们现在也有了研究的部分,这都是针对建筑的不同课题,比如这次演讲的主题——“接地”(Grounded),是我们就如何把建筑内外、高低起伏的地坪与地球相连接而提出的课题研究。
  很难用一种风格或是形式去形容SeARCH的一系列成功的作品,你们的自我定义就是多变(dynamic),如何理解这种可变性或者说设计思维的跳跃性?
  Bjarne Mastenbroek:对,这对于我们真的是一个问题。我们经常会聊起来建筑就像是时装或者烹饪,因为建筑和时装一样都需要以人为本,但同时又非常不同,时装的变化总是很快,你可以买卖,也可以随意丢弃,但你不可以这样对待建筑。我们很难被定义,识别性也不如别的建筑师,我们希望获得更多可能性,而不是尽快确立同一种风格或者是方法。
  在这种动态的设计方法之中,有没有一个保持不变的逻辑或者是概念?
建筑图设计网Jianzhutu.com
  Bjarne Mastenbroek:为什么我们的每个项目看起来都不同,这是因为我们每每从项目所处的环境入手,我们研究基地周边的状态,不同的业主所要求的功能也不尽相同。建筑与地表直接相连,它不能移动只能长时间矗立,所以必须对所处的周边环境做出某种反应,这也为不同的解决方案提供了可能性。
  看到你们的官网上有一些针对业主的标题讨论,你们会对业主妥协吗?
  Bjarne Mastenbroek: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更愿意做国外的项目,因为在荷兰业主们总是非常清楚自己的需求,他们会打电话给你、跟你说“请把这个画出来”,所以从最开始你就会跟业主在审美有冲突,通常我会跟他们说“你们是开发商,我才是设计者”。一旦业主开始设计,并且告诉你图要怎么画,我就退出,因为我不觉得这种方式可行。但有些时候你需要妥协,我需要相信业主,同样的业主也需要相信我,我们有很多很好的客户。我们很自豪我们的一些早期项目已经落成超过10年、最早的一个项目已经落成27年了。
  最后能否谈一下Villa Vals的设计过程?如此充满诗意的梦想之家是如何诞生的,与Peter Zumthor或是他的建筑有什么关联吗?
  Bjarne Mastenbroek:最初的想法是要建一座建筑,完全消失在Peter Zumthor的浴场建筑旁,而地下建筑的形式则源自我年轻时的想法,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完成一座地下建筑。拿到这块山地的过程也非常有意思,当地管理部门不认为我们会真正在这片荒山上进行施工,所以很快就给了我们建筑许可。当我们迅速开始动工时,他们吓了一跳。这个项目的有趣之处是我们第一次作为自己的业主,我们找到这块山地,找到一些投资,然后我们开始设计,所以我们第一次在一个非常自由的研究氛围中完成了这个项目,在这个非常小的项目中我们尝试了很多新的方法,比如我们先完成了内部的房间之后才开始思考立面的做法,最终选择了这片山上最多的石头来完成外立面。你看到室内很多的水泥完成面都很粗糙,这其实是在这个项目中我们总挂在嘴边的一个玩笑——去他的瑞士品质,因为造价实在太昂贵,其次在施工品质上我们没法赢过Peter Zumthor.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崔愷:颜色彰显特色
下一篇:alfredo brillembourg:作为一个集体,就像律师和医生共享你们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除非此文章网络传播太多有争议;2.本站独家文章请注明来源;3.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4.若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law@jianzhutu.com

相关文章
  • 隈研吾:请对自己居住的地方有自信

    隈研吾:请对自己居住的地方有自信

  • 王喆:专注探索建筑“白色”的地方

    王喆:专注探索建筑“白色”的地方

  • 刘崇圣+吴龙杰+辜达齐:做建筑前,先投

    刘崇圣+吴龙杰+辜达齐:做建筑前,先投

  • 王柏仁:从大自然里,探寻设计的厚度

    王柏仁:从大自然里,探寻设计的厚度

您所在的位置:建筑图设计网 > 访谈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