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的田园城市》:迟到的中译本

埃比尼泽・霍华德(Ebenezer Howard,1850~1928)的《明日的田园城市》( Garden Cities of To-morrow)是一本具有世界影响的书。它曾被翻译成多种文字,流传全世界。田园城市运动也发展成世界性的运动。除了英国建设的莱奇沃思(Letchworth)和韦林(Welwyn)两座田园城市以外,在奥地利、澳大利亚、比利时、法国、德国、荷兰、波兰、俄国、西班牙和美国都建设了“田园城市”或类似称呼的示范性城市。在当今的城市规划教科书中几乎无不介绍这本名著。

然而,这本书很少被正确理解。有些人喜欢以田园城市的支持者自居,却很少读,或者没有读过这本书;有些人按自己的主观想像或出于自己的需要,对它误解或曲解。只有少数人认识到田园城市理论对城市规划事业发展的深远意义,一再提醒人们对它的注意。

在中国,由于长期没有一个公开发行的中译本,情况更是这样。不仅在报纸、杂志上,而且在城市规划和园林设计的教课书上,都常见到没有读过这本书,或者没有真正理解这本书的人所写的似是而非的文章。

有些人习惯于把“Garden City”翻译为“花园城市”。在杂乱、拥挤的城市中,谁不想有一个花园般的生活环境?于是不少人望文生义,以为这本书表达了他们的愿望并大加赞扬,从而把一种全新城乡结构形态的伟大设想,降低为一般人常有的憧憬目标。

书中有几幅构图简单但奇义深刻的图解,如“三磁铁图”。“田园城市图”、“田园城市――分区和中心图”以及“无贫民窟无烟尘的城市群图”。这些图解被广泛引用,广为流传,使人们习以为常,甚至包括引用这些图解的人在内,有多少人真正认真研究了图中的文字、数字,并领悟了它们要表达的中心思想?

目前,我国还处于城市化的发展阶段。我们完全有可能吸取全世界的经验和教训,把我们的城市建设得更好。然而,由于对发达国家城市现状的盲目崇拜,对国内实践中已经出现的各种迹象缺乏科学的分析,也有可能失去这难得的机遇。此时此刻,看一看《明日的田园城市》走过的曲折历程,还它以本来的面貌,认真阅读它,并真正领悟其生命力之所在,将有助于我们对中国城市化问题的思考。

---------------------------------------

该书自1898年10月以《明日:一条通向真正改革的和平道路》(To-morrow:A Peaceful Path to Real Reform)的书名出版以后,到目前为止,在英国共出过6个版本。

霍华德最初打算把他的著作称为《万能钥匙》(The Master Key),为此他绘制了一张封面草图(见第一则“评论”)。尽管由于书名的变更,这张图当时没有发表,但是它却简练地反映了霍华德的主张和抱负。图的上部是一把钥匙。从钥匙和开榫除去部分的文字中,可以看出他在总体上主张什么和反对什么,而且也生动地表达了霍华德深入浅出的概括能力。这有利于我们掌握全书的思想核心。

1902年发行的第二版,书名改为《明日的田园城市》,内容有所删节和调整:比如说,删除了“无贫民窟无烟尘的城市”、“地主地租的消亡”、“行政机构图解”和“新供水系统”等4幅图解和若干引语,以及“行政机构――鸟瞰”一章(约2页,是对“行政机构图解”的说明);把住宅建筑的最小用地面积从16英尺X125英尺改为20英尺X1O0英尺;在“社会城市”一章中增加了一段文字和一张图以介绍澳大利亚阿德莱德(Adelaide)城市合理布局和发展的经验。总的印象是,书名变动极大,掩盖了社会改革的实质,但是正文基本保持了原貌。这一版的书名和正文一直被以后各版延用至今。

1922年和1946年分别发行了第三、四版,第四版由美国著名城市规划思想家刘易斯・芒福德(LewiS Mumford,1895~1990)撰写的导言《田园城市思想和现代规划》(The Garden City ldea and Modern Planning)。这一版是根据1902年版编辑的,但是恢复了一些霍华德在1898年版中取自其他作家的引语,同时增加了作者的3张照片和1张手稿、莱奇沃思的2张照片和1张规划图、韦林的2张照片和1张规划图、以及1张1944年大伦敦规划图,图下标明:“田园城市思想运用于伦敦。”

1965年发行了第五版,其内容几乎和第四版完全相同,只是在序言中增加了一条关于莱奇沃思田园城市的脚注。1985年发行了第六版,删除了第四版和第五版新增加的全部照片和规划图,恢复了被第二版删除的“无贫民窟无烟尘的城市”、“地主地租的消亡”、“行政机构图解”等3幅图解,还增加了1幅在第一版中未采用的图解“万能钥匙”。可以说,这一版是最接近第一版的版本。

这六个版本,一方面说明人们对它有经久不衰的热情,另一方面,各版之间的变化也反映了社会对它在认识上的变化。这是很值得研究的。

1902年的第二版更改了书名,在封面上消除了社会改革的痕迹,突出了模棱两可的田园城市概念;删除了部分引语和插图,在形象上有所缓和;然而,正文基本维持原貌。能不能认为,这种外柔内刚的特征,是一种在社会压力下的战略退却呢?外观上的让步适应了上层社会的胃口,使正文得以延续至今达一百多年。这纵然使不求甚解的人引发误解,但终究没有被历史淹没。这使我们有可能透过扭曲的印象和不同的解释,无须“考古发掘”,就能依靠自己的判断来研究霍华德的真实思想。这是不是他的重要贡献之一呢?

罗伯特・比弗斯(Robert Beevers)在《田园城市乌托邦――埃比尼泽・霍华德评传》(The Garden City Utopia:A Critical Biography of Ebenezer Howard,MacMillan,1988)中作了如下评述:“霍华德自己显然勉强同意了为本书取个新名字,突出田园城市的名称,消除对改革的联想,也使克兰封面上的中世纪公主增添了一分柔情。田园城市运动在社会上取得了好名声;然而它所得到的仍然是使人犹豫不定。”

雷・托马斯在1985年版的序言中更直截了当地指出:“修改霍华德思想始于1899年田园城市协会的建立。霍华德把‘田园城市’用来专指‘社会城市’的一个局部。但是协会却把‘田园城市’用作象征霍华德思想的通用名词,并把它作为1902年本书第二版书名的一部分。把书名从《明日:一条通向真正改革的和平道路》改变为《明日的田园城市》,并删去了社会城市、地主地租的消亡和新城行政机构等3幅图,迈出了小小的,但是重要的背离霍华德思想的步伐。”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为适应大规模城市建设的需要,帕特里克・艾伯克隆比(Patrick Abercrombie,1879~1957)在 1944年编制的大伦敦规划方案中,在中心区外围的绿带以外设置了8个新城,试图减轻中心区过度发展的压力。据称这是体现了霍华德的规划原则,西方的许多著名规划师也都同意这种说法。1946年出版的第四版恢复了第二版删除的引语,是重大的进步。然而,编者在书中增加了一张大伦敦规划图,并在图下标明:“田园城市思想运用于伦敦”,正反映了当时城市规划界的一种普遍认识。其实,这只是与田园城市形似而不是神似,根本没有触及社会改革的实质。只不过是用发展卫星城的办法,继续推进大城市的发展。

1965年出版的第五版和上一版几乎完全相同。只是在编者序言中新加了一条关于莱奇沃思的脚注:“(建设初期的贷款)尾数已于1946年付清;1956年去除了对利润的限额,但是根据1962年莱奇沃思田园城市公司法,这块地产于1963年变成了公共财产(public property,根据英国法律,应该理解为国有财产)。”这条脚注传递了两条重要信息:一是去除了对投资者经营利润的限额,二是田园城市公司不再拥有土地所有权和土地经营利润的支配权。这就意味着,霍华德所倡导的一切试验,已经终止。

1985年出版的第六版恢复了,除“新供水系统”图外,被第二版删除的全部插图,在内容上是最接近第一版的版本,而且还增加了过去没有发表过的《万能钥匙》封面草图。这至少是一种信号,有人已经认识到有必要重新开始,原汁原味地研究霍华德思想。

出于上述动机,中译本在正文上沿用了自19OZ年以来一直未变的内容;除“新供水系统”图外,书中保留了各版本中所有出自霍华德之手的内容,去除了后人增加的附图和照片。

(据该书中译本译序)

---------------------------------------

书名:明日的田园城市
著者:[英]埃比尼泽・霍华德
译者:金经元
出版:商务印书馆
版次:2000年12月第1版
ISBN 7-100-03130-3
定价:12元

建筑图

建筑图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相关推荐

暂无相关文章!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明日的田园城市》:迟到的中译本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