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建筑的交叉流:世界建筑师的思想和作品

解体、离散、转变的先兆
矶崎新

“未来不明朗”这是当今各学术领域中的共同话题。与执著地、坚定地信奉现代主义的那些年代相比较,近20年来的建筑设计理念尚未得到归纳整理,而是处于一种分崩离析的状态。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将此称为多元主义时代的观点才应运而生。本来,这是不赞同确立“观念”的言论的一种代名词,最终也只不过简单地换而言之“不确定”而已。

实际上,无论哪个年代都有多元主义。例如,在现代主义被确立的20世纪20年代,如果纵观这个时期,无疑也是一个绝付的多元主义时代。密斯、海德格、本杰明、霍夫曼、迪亚基耶夫、谢思陶夫、施本格勒以及瓦莱里等等都是同时代的学者,但大概还没有发现他们的思想之间有什么共同点。

事物的发展变化需要爆发性的事件作为推动力。以20世纪20年代为例,1925年的“装饰艺术展”便是一次很有说服力的推动事物发展变化的事件。第一次世界大战刚刚结束几年之后,从战前就开始的多种形式的尝试,终于在战后一气呵成,开花结果。每个欧洲国家的大地上,都如雨后春笋般地萌发出了一个或二个以上的新的美术设计潮流。自我主义往往从一个宣言开始,将一种观念推演成一种潮流。“装饰艺术展”可说是这些潮流的概括总结,它创造了一种现代装饰艺术,其中包括已被我们认可的与前现代的残渣完全不同的现代主义内容。而现代造型艺术仅仅是广义的装饰艺术的一个组成部分。

汇集于20世纪20年代“装饰艺术展”中的异彩纷呈的各种“主义”后来脱色了,用现代的流行语来说,即“意识形态脱色”。一旦如此,目前更明确地被称为现代主义的这些被意识形态化的东西,最终将被认定为只是一种统一风格。当然,被如此认定的这种统一风格,经过重新意识形态化后,还会继续存在下去。具体的说:这是指新客观主义(一种客观的物质主义产生的形式)同赋予流线形以科学技术含意的几何学两者的结合。然而推动这种新主义建立的舞台已移到了美国,纽约的现代美术馆正起着主导作用。20世纪20年代欧洲的各种主义的倡导者,伴随着国家主义的盛行和新古典主义的复活,而纷纷外逃,许多人逃到了美国,不久便充满了美国各大学。于是成了战后一个时期的主流的现代主义又重新被理论化,言论化,并进而成为务实家的教科书。

我之所以特意做了以上粗略的描述,理由是渊上正幸在本书中所介绍的活跃在当今世界建筑舞台的51位建筑家们,的确是各有千秋,读者可以用多元论将他们那丰富多彩的风格简单地概括起来。但是当支持多元论的观点开始出现时,我想指出,与此相同的状况在20世纪70年代末也曾经发生过,也许作为历史的重复,可以由此来推断现今。以绝对优势向新即物质主义的转变是在1930年一年内发生的,而当今出现的转变,我认为是从1989年拆除柏林墙后开始的,而以1995年在日本连续发生的数起事件为推动力的转变正处于发展阶段。现代主义的理论化在1929年世界大恐慌后经过了十余年,到20年后的1950年前后,才被广泛地承认,这段历史事实最好不要忘记。

因此,多元主义的“未来不明朗”的状态,理应要继续下去。这时,最需要的是在最大可能的限度下,罗列正在发生的各种事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正像瓦莱里在《文艺复兴运动艺术家列传》中所做的工作。瓦莱里的书至今仍被视作艺术史记述法的原型,很多人认为,它是艺术史学的起点。这本书并不是要做特别的评论,而只是专心致志地将众多艺术家的轶事记载下来,这些着重于细节的记述,使得这本书在今天仍有很高的价值。历史学家在回顾、记载历史时,一般会犯“现代”这个毛病,往往戴着“有色眼镜”试图通过个人的历史观点和思维方法,去有意识地记载事实并编著成书让世人阅读。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历史观不时兴了,主义也淡化了,而剩下的却只有事实本身。当然,这种认识也是一种历史的偏见,但事实终究是事实,在记载中只有事实是永恒的。

渊上正幸持之以恒地对众多建筑家们进行了采访和面谈,编著成书,这是具有重大价值的作品。从中我们可以预见到多元主义的发展迟早要脱色,而向新的形态转变。这一点时能会在各位读者的脑海中留下深刻的印象,因为没有固定不变的东西,定论也是没有的,但是又有什么比没有定论的时代更吸引人的呢?也许读者们会被这众多的目不暇接的名人们所折服,也许能够折射自己,也许认为与自己无关,也可能会随心所欲地想像,为期待尚未实现的愿望能够如愿以偿而感到欣慰。

20年前,我编著出版的《建筑的解体》一书中,虽然只包括了少数建筑师,但还是具有列传的风格。那时候已经具有现代主义解体的动向,书中汇集了一些开拓性的建筑师。20年后的今天,我们从所见所闻中,深感现代建筑的解体已经完成,而与此同时,真正的现代建筑则呈现出了扩散和散失的状态。我想只有经历过解体的当事者们,在阅读了这本列传之后,方能很好地理解当时的情况。而现在,离散的最后结果,必将引起某些转变的先兆。今后不久,这一段时间将会成为不被人喜欢、不为人所触及的时期,这两本相隔了20年的书,也将成为没有趣味难以想像的时代的证言。解体后的离散,其后是转变的先兆,这些正洋溢在本书的记录之中。

如果说解体的一代持续了20年,那么其后的转变自然亦需持续20年的时间。由谁来承担此重任呢?是书中的哪一位建筑师?还是哪一位读者?无论如何,建筑在任何时候都是一种非常有意义的事业。

书中的51位/组建筑师:
欧洲 EUROPE
建筑工作室(法国) Architecture Studio (France)
盖・奥兰蒂(意大利) Gae Aulenti (Italy)
戈登・本森和阿兰・福赛斯(英国) Benson & Forsyth (UK)
理查德・波菲尔(西班牙) Ricardo Bofill (Spain)
马里奥・博塔(瑞士) Mario Botta (Switzerland)
圣地亚哥・卡拉塔瓦(西班牙)Santiago Calatrava (Spain)
戴维・齐帕菲尔德 (英国) David Chipperfield (UK)
基・考恩尼 (荷兰) Jo Coenen (Holland)
蓝天组(奥地利) Coop Himmelblau (Austria)
曼努尔・格拉卡・戴斯(葡萄牙)Manuel G. Dias (Portugal)
甘特・杜麦尼格(奥地利) Gunther Domenig (Austria)
特里・法雷尔(英国) Terry Farrell (UK)
诺曼・福斯特(英国) Norman Foster (UK)
尼古拉斯・格雷姆肖(英国) Nicholas Grimshaw (UK)
皮尔斯・高夫(英国)Piers Gough (UK)
扎哈・哈迪德(英国) Zaha Hadid (UK)
克里斯琴・豪维特(法国) Christian Hauvette (France)
佩卡・海林(芬兰) Pekka Helin (Finland)
莱姆・库临斯 (荷兰) Rem Koolhaas (Holland)
利昂・克瑞尔(英国) Leon Krier (UK)
丹尼尔・里伯斯金(德国,美国) Daniel Libeskind (Germany, USA)
拉斐尔・莫奈欧(西班牙) Rafael Moneo (spain)
让・努维尔(法国) Jean Nouvel (France)
伦佐・皮阿诺(意大利) Renzo Piano (Italy)
克里斯琴・德・包赞巴克(法国) Christian de Portzamparc (France)
理查德・罗杰斯 (英国) Richard Rogers (UK)
马西莫・斯科拉瑞(意大利)Massimo Scolari (Italy)
阿尔瓦・希扎(葡萄牙) Alvaro Siza (Portugal)

美国 USA
艾米利奥・安巴斯 Emilio Ambasz
阿奎泰克托尼卡Arquitectonica
渐近线设计组Asymptote
尼尔・丹尼瑞 Neil Denari
蒂勒+斯考菲地奥 Diller+Scofidio
彼得・艾森曼 Peter Eisenman
弗兰克・盖里 Frank O. Gehry
斯蒂文・霍尔 Steven Holl
墨菲西斯Morphosis
埃瑞克・欧文・莫斯 Eric O. Moss
安托内・普瑞道克 Antoine Predock
巴特・晋林斯 Bart Prince
迈克尔・索金Michael Sorkin
伯纳德・屈米 Bernard Tschumi
利伯乌斯・伍兹Lebbeus Woods

其它地区 OTHER COUNTRIES
布劳德斯基和尤特金(俄罗斯) Brodsky & Utkin (Russia)
查尔斯・柯利亚(印度) Charles Correa (India)
泽维・霍克(以色列) Zvi Hecker (Israel)
斯梅特・朱姆赛(泰国) Sumet Jumsai (Thailand)
里卡多・列戈瑞达(墨西哥) Ricardo Legorreta (Mexico)
拉兹・列瓦尔(印度)Raj Rewal (India)
摩西・萨夫迪(以色列,加事大) Moshe Safdie (Israel, Canada)
杨经文(马来西亚) Kenneth Yeang (Malaysia)

书名:现代建筑的交叉流――世界建筑师的思想和作品
编著:[日]渊上正幸
翻译:覃力 黄衍顺 徐慧 吴再兴
出版: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
版次:2000年3月第一版
定价:156.00元
ISBN 7-112-04O46-9
TU 3171(945)

建筑图

建筑图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相关推荐

暂无相关文章!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现代建筑的交叉流:世界建筑师的思想和作品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