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理性主义者与理性主义者

译者的话

《理性主义者与反理性主义者》一书实际上是两本不同时期独立发行的建筑理论著作的合集,即1973年发行的《反理性主义者》和1978年的《理性主义者:现代建筑运动中的理论和设计》。这两本书在国外很受欢迎,而且已在 \"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绝版了\",以至于在日本、美国、东南亚的建筑学学生之间\"盗版复制品到处流传\"。

确实,这本总计100多万字,400多页,有着30多位西方著名的建筑理论家和建筑师所著的近四十篇理论文章,其视野的广阔性,观点的深刻性是不容质疑的,这些作者中不仅有查尔斯・詹克斯、布鲁诺・赛维、柯林・罗、瑞纳・班汉姆等人,还有伟大的柯布的文章――而且是许多人从未读过的,是1930年乐观激昂的柯布用查拉图斯特拉式的语气写下的关于建筑教育的文字。另外,由于编者刻意将一些具有对立倾向的文章并置在一起,所产生的思想和理论上的对立与交锋,也肯定会给读者们带来深刻的印象以及更大的思考的空间;比如本书的标题就是一个具有对抗性的词组;甚至编辑之一――丹尼斯・夏普都毫不客气地在其总体简介中对由另外两位编辑――佩夫斯纳和理查兹所使用的\"反理性主义者\"的标签发出了质疑。显然,这种明晃晃的对立与交锋所带来的理论批评氛围是与国内完全不同的。

现在市场上介绍西方建筑设计的书籍不可谓不丰富,但所充斥的绝大多数都是有着出版快速、功利性较强的图片十对照释文的这一类型,而真正具有深刻学术内涵的纯粹的西方理论著作的类型则是九牛一毛。因此,能在当今这种浮躁之风盛行的背景下出版这本巨著,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的这种行为是相当可贵的。与通过观摩摄影图片所获得的那种相对单向度感性化的思考相比,深遂的思想及其话语所带来的对创作的理解和拓展的深度与广度是完全不同的,而建筑出版业在这方面的严重失衡对国内建筑师、建筑专业的师生来说会有严重的负面影响――因为,从理论上系统地理解考察一种创作,是进行观念上的更新,拓展创作过程中的关联性的一个极为重要的渠道。诚如美国著名建筑师、理论家P・埃森曼所说:“首先,对于中国建筑师来说,最重要的是出版我的文章,就象我已经用德文、意大利文和英文所发表的一样,这样他们就可以为自己思考一下这种想法,而不是一种误导性的思考。”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这次出版这本巨著,以及其一系列引进西方建筑理论名著的行动,已经给我们带来了一种对出现80年代时期的那种学术理论繁荣景象的憧憬。

由于本书工作量大,内容繁多,每篇文章都自成一体,其写作目的、思想背景、行文方式与习惯都不一样,因此,在学院领导的大力支持下,由我统筹安排了本人所在的西南交通大学建筑学院的多位优秀教师来共同翻译这本巨著,并组织相应的人员进行校对审核,终于完成了该书的翻译工作。参加翻译、校对的老师如下:邓敬、王俊、杨矫、崔珩、邓鸿成、傅娅、万江、王梅、林荣、田凯、杨青娟、沈中伟、韩效。而毕凌岚、胡劲松两位老师则参加了数篇译文的校对工作。

总之,本书的翻译工作的确繁难艰巨,加之时间紧迫,以及我们知识水平的局限,译文中肯定存在一些欠妥之处,在此敬请读者们批评指正。

最后,向为本书的翻译工作提供了帮助的哥伦比亚大学的朱涛,以及吴朝晖、彭怒等朋友致以衷心的谢意!

邓敬
2003年7月于成都

著者的话
对《反理性主义者与理性主义者》一书的再说明

在这个新近合并编纂的\"反理性主义者与理性主义者\"的简介中,丹尼斯・夏普(Dennis Sharp)――这位原先的编辑者之一,审视了这两本书的历史,以及在此期间不断演变的概念和这两本书所涵盖的建筑观念。

关于20世纪建筑学的这些重要文本的重新发行既大受欢迎又确有必要。受到欢迎是因为这两本书己经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绝版了。很有必要则是指由于此书蕴含了极有价值的资源,可供新的一代对20世纪主要的建筑潮流和理念进行回顾。

今天,存在于感觉论和客观论之间的,所谓的反理性的和理性的二分法(dichotomy)――不论其是否是虑构的,在上述两个原先文本之间提供了很有用的一种联系。它有可能在两个时期之间作为积极的关联而受到解释和分析,即战前岁月的个体实验时期与开花结果时期――这处在两次大战之间――即以更纯理论的国际主义的、\"功能主义的\"以及理性主义的来进行设计(的时期)。

也许还得承认,是这两本书在很大程度上采用了受当时的批评态度和潮流趋势所局限的资料。当时,一场话语和理念上的论战在佩夫斯纳(Pevsner)所称的脱离现代主义而去的危险的\"历史主义\"(Historicism)和另一趋势――即批评家查尔斯・詹克斯所称之为的后现代主义(Post-Modernism)这两者之间展开。将这场文字冲突的导向改变并加以修订的工作还是会引起人们部分的兴趣,即使用现代主义者的文本话语,实际上可以与针对国际化的极简主义者(international minimalist)和功能化设计的更为活跃的争论话题联系在一起。

不管这种兴趣复苏的程度如何。以及似乎近年来对现代主义运动的研究成果是如何的源源不绝,两本书里的文章还是保持了中肯和新颖的文风,成为一个在岁月流逝中其作用价值都不会降低的资料来源。整本书本身的视野覆盖面让人印象深刻而且颇为国际化。它所使用的资料来自法国、英国、德国、意大利、奥地利、前捷克克洛伐克、匈牙利和美国。

在这两本出版物出现的背后有某种无心插柳柳成荫的味道。它们最初都是各自十分独立地发行。先出的是《反理性主义者》。它干1973年发行,由《建筑评论》(Architectural Review)杂志已故的前任编辑,詹姆斯・理查兹爵士(Sir James Richards)和尼古拉斯・佩夫斯纳爵士编汇,建筑出版社(Architectural Press)出版。在五年后我编汇了第二本《理性主义者:现代主义运动中的理论和设计》。

Rats―― \"理性主义者\"(Rats为Rationalist的简写,前者英文里有\"瞎扯\",\"老鼠\"的意思一一译注)――此书后来就这样被日本、美国和东南亚的建筑学学生称呼了。人们认为在这些地方此书的盗版复制品到处流传――它成为我为《设计》期刊所作的一篇理论批评性书籍的评论的直接论述结果。

我给那本评论书定的标题是\"反什么?\"(Anti-What?),并质疑佩夫斯纳和理查兹所使用的\"反理性主义者\"的说法。他们以这个说法涵盖了一个对于建筑学来说种类很广的范畴,从新艺术运动主义者(Art Nouveau-istes)的作品,到荷兰、中欧、西班牙和意大利\"现代派\"先锋的作品,再到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德国表现主义建筑师的作品。他们收人书中的有荷兰大师H・P・贝尔拉格(H・P・Berlage),匈牙利人莱切勒和阿凯(Lechner and Arkay),西班牙人博伦古尔和多门尼奇(Berenguer and Domenech)(让人惊奇的是居然漏掉了高迪(Gaudi)!),以及一篇特约的文章――由意大利学者兼建筑师曼弗雷第・尼科勒提(Manfredi Nicoletti)所写,他赞美了诸如原创建筑师雷蒙多・德\'阿隆可(Reimondo D\'Aronco)在设计利波蒂凤格(Stile Liberty)时的美德。

在一本较早的书《现代建筑和表现主义》中(Modern Architecture and Expressionism)(伦敦:朗曼1996年出版),我曾将表现主义建筑师指称为\"幻想主义者\"(Phantasists),以刻意避开任何的术语标签――这会暗示一种\"非理性\"或\"反理性\"的设计趋势。佩夫斯纳在《建筑评论》(AR)杂志上曾经评论过这本书,并在其《反理性主义者》的序言的一段注释里引用了关于陶特(Taut)的那个章节,但他还是将诗人兼作家保罗・史克尔巴特(Paul Scheerbart)与建筑师布鲁诺・陶特(Bruno Taut)一起,推人到同样的\"反理性主义者\"这个大篮筐里作为德国的新艺术和新艺术运动(the Jugendstil and Art Nouveau)的建筑师――而这些建筑师被称作 \"前理性主义者\"(Ante一Rats)可能才更合适吧!

也许有点不明智罢,他然后在书中突出插写了雷纳・班汉姆(Reyner Banham)支持代表玻璃链小组(GIass Chain Group)运动的事,从而暗示出陶特和保罗・史克尔巴特两者都处在理性主义设计的外围。此外,班汉姆在《建筑评论》杂志上关于\"玻璃之父\"(Glaspapa)史克尔巴特及其信徒陶特的重要文章的选用,也暗示了\"反理性主义者\"这个说法可能仅仅是一个方便实用的标题,它在将这些建筑师进行比较的时候有一些意义――这些建筑师被纳人到表现主义更为装饰化的那种类别,而非史克尔巴特和陶特的\"玻璃建筑学\"(Glasarchitektur)所信奉的科技的工艺学的寓意。

当理性化过程以一种机制在运作的时候,比如说德意志制造联盟(Deutscher Werkbund),这些术语本身就可以帮助强调这种角色在1914一1923年德国建筑沉寂的岁月中已经完结了。样板建筑类型的范例在1914年科隆的德意志制造联盟展览会中得到展示,在那里,针对一种新的、现代的、大规模生产的、科技的建筑的过去、现在和未来的争论也浮出水面。十年左右以后,一种新的审美出现了,它由柯布西耶和其他人,以及他们所做的实验设计一起拉开了序幕――像里特维尔德(Rietveld)在乌德勒支设计的施罗德住宅,以及由沃尔特・格罗皮乌斯在德绍设计的体量与空间的包豪斯。

在1927年斯图加特Weissenhofsiedlung完工和一年后的1928年国际现代建筑协会(ClAM)成立之后,更精确的表述被赋予到源自法国学院派的\"理性主义\"这个词汇里,而一些国际现代建筑协会的成员以审视的态度看着这个词汇被传入到现代派的话语之中――国际现代建筑协会精力充沛的秘书长西格弗雷德・吉迪恩(Sigfried Giedion)则以传递基督福音般的手段来支持这种现象。\"理性的\"(Rational)作为一个术语与\"功能主义\"(Functionalism)这个词汇一道,被用来描述勒・柯布西耶和密斯・凡・德・罗的作品,他们两者使得现代主义质朴严谨的形式不朽于世,并与那些与传统主义、新艺术运动和表现主义相关的,个体化的、梦幻的、可塑性的和感性化的作品相对立。阿尔瓦・阿尔托,在芬兰所运用的一种特殊地域性的建筑的现代手法被证明是一种例外,而吉迪恩在他的《时间・空间和建筑》(第5版)(Time Space and Architecture)一书中提到了他的作品,将其称为\"标准化和非理性的综合体,于是标准化不再居于主导而居于侍服地位\"。我们在用这种表述转圈子。

在两种说法中,\"理性主义者\"更为精确些。布鲁诺・赛维在本书他那篇特约文章中,以有些灵活性的措辞表示,早在1926年它就被一批年轻的意大利建筑师提出来用以支持墨索里尼的法西斯理论。他们将自己称为\"7人小组\"(Grulppo 7),并塑造丁\"理性主义者\"这个术语来支持\"现代\"这个词――他们感到它已经被未来主义者们给用滥了。这个词就这样被固定下来。这些\"理性主义者\"喜欢与墨索里尼的革命政策发生紧密的联系,为找到工作而用他们在1937年3月的\"理性主义者宣言\"来强化艺术和国家的联系。他们制造了一些让人印象深刻的建筑以及一种理论体。

最近重读了这两本书后,我很惊讶它们两者互补得如此之好,从而提供了一个连续的理念流程和范例――从浪漫的\"新艺术运动\"和象征主义者时期开始。到德国表现主义多个分支的离散(伴随着它超国际主义(Uber-Nationalistische)的暗示),从功能主义和由美国激发出来的\"国际式\",到现在的状态。

在《理性主义者》一书中,一些接受约稿的新面孔则着眼于设计背后的哲学根源,以及在20世纪70年代存在于设计过程本身的概念基础的兴趣上。亨里克・斯科里莫斯基(Henryk Skolimlowski),一位美籍波兰裔哲学家,在他的文章\"两种合理性的冲突\"(clash of two rationalities)中表示,一种是基于客观主义者以科学技术为本的观点,而另一种则基于\"新演进的合理性\"(new evolutionary rationality)――它建立在我们现今如此熟知的生活问题的特性上。

在另一方面,杰弗瑞・布罗德本特帕(Geoffrey Broadbent),在一篇更基于建筑本身的文献中,审视了在建筑中理性主义观念的历史,通过挑出关键性的措辞,如\"理性主义的\"和\"功能主义的\",将它们与那些设计师的经验主义观点进行比照――这些设计师更多地依靠感性体会,依靠感觉合适或者过去那种 \"Delite\"的观念。

上述所有这些都指问一种对这些术语的更宽泛的使用,而不是建筑历史学家较早时所提出的那些狭窄的定义。这两本书的标题所用的说法现在看起来确实有点局限性了。这有些像查尔斯・詹克斯在他的文章\"非理性的理性主义: 自60年代以来的理性主义者\"中所认定和议论的东西。他声称像\"理性主义者\"和\"反理性主义者\"这种措辞应该更容易与后现代主义者和新理性主义者(Neo-rationalist)所形成的建筑潮流相关联,一方面,这可以在阿尔多・罗西(他以1973年的米兰三年展主导了意大利语汇\"理性主义\"(潮流)的重新兴起)、里昂・克利尔(Leon Krier)和里卡多・波菲尔(Ricardo Bofill)的都市设计方案中找到,而另一方面,他称那些人为 \"超理性主义者\"(Surrationalists)或 \"理性主义主导者\"(King Rats)或\"理性主义颠覆者(Rat Killers)。此时,他又谈到约翰・海杜克、彼得・埃森曼、雷姆・库哈斯这些所有人的方案,都已经从象征的、错综复杂的和基本性的设计中――那些被佩夫斯纳和理查兹确认为\"反理性主义的\"东西中――继续前行。

这部新的合订版直接提供了――以40多篇文章――一个独一无二的意义重大的资料精品集,这些材料主要从1959-1968年间的《建筑评论》杂志中摘取下来。此外,还有从其他来源获得的文章,以及大量特约的关于术语措词效用的当代评论文章,如\"反理性主义者\"和\"理性主义者\"。以及与这些术语有关的潮流运动。

丹尼斯・夏普
2000年于荷特福德
邓敬 译

作者简介

丹尼斯・夏普(Dennis Sharp)是丹尼斯・夏普建筑师事务所的合伙人,并以建筑编辑/撰稿人和评论家而广为人知。他就学于AA学校,在利物浦大学建筑系获得勒沃胡姆(Leverhulme)奖学金。1968年至1982年任高级讲师和AA主编,是《AA季刊》和《世界建筑》的创刊编辑。他著作丰富,其中有《20世纪世界建筑:精彩的视觉建筑史》、《现代建筑的源泉》(Source of Modern Architecture)、《德绍包豪斯》(Dessau Bauhaus)和《圣地亚哥・卡拉塔瓦》(Santiago Calatrava)等。夏普教授在哥伦比亚大学、阿德莱德大学和诺丁汉大学均有任职,也是格拉汉姆基金会(Graham Foundation)讲师。1992年获得法兰西建筑学院的银质奖章,1994年获得UIA的让・屈米奖(Jean Tschumi Award)。自1969年以来,他一直担任国际建筑评论委员会(CICA)理事。

尼古拉斯・佩夫斯纳(Nikolaus Pevsner,1902-1983)爵士很可能是20世纪最杰出的建筑历史学家。他在移居英国之前就职于德累顿美术馆和哥根廷大学。到英国后任过伦敦学院大学博克贝克艺术历史教授和剑桥大学斯莱德(Slade)纪念讲座美术教授。他是《建筑评论》的编辑,《鹈鹕艺术史》(Pelican History of Art)和《英格兰建筑》系列丛书的创刊编辑。尼古拉斯爵士任多种出版物的作者,其中有《现代设计的先驱》、《英国艺术的英国性》(The Englishness of English Art)(雷斯讲座,1955年)以及《欧洲建筑概要》(1942年)。1967年他获得RIBA的皇家金质奖章。

詹姆斯・理查兹(James Richards,1907-1992)爵士在现代国际建筑和英国城镇景观方面是位有影响的撰稿人/编辑和学者。他1933年加入《建筑评论》杂志社,1937年-1972年期间担任该杂志编辑。曾多年担任《泰晤士报》的建筑学记者,著有多部著作,著名的有《现代建筑导论》( Introduction to Modern Architecture)(1940年)、《功能的传统》(The Functional Tradition)(与艾里克・德・马合著),还有一本很有用的《建筑名人录>(Who is Who in Architecture)。1972年,因起在建筑学上的贡献而被授予骑士爵位。

文章节选
勒•柯布西耶:如果我来教你学建筑学

《反理性主义者与理性主义者》
[英]尼古拉斯・佩夫斯纳、詹姆斯・理查兹、丹尼斯・夏普 编著
邓敬、王俊、杨矫、崔珩、邓鸿成 等译
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出版
2003年12月第一版
定价:58.00元
ISBN 7-112-06079-6 TU・5346(12092)

建筑图

建筑图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相关推荐

暂无相关文章!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反理性主义者与理性主义者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