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个梦 访问世博建筑师

作者: 胡廷楣 洪菁耘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 2010-4-1
页数: 431
开本: 16开
纸张: 胶版纸
ISBN : 9787532138562
包装: 平装

编辑推荐

本书以不同展馆建筑团队和他们的世博作品为对象,从人文角度介绍了这些展馆诞生的过程。两位年近七旬的老人历时十个月,平均每篇访问包含了20个小时的工作量,记录了69个建筑师的思考。
该书23万字、1000余幅彩照的大型图书非常注重设计理念和创新的文化内涵,记录下了设计师们在设计与建设工作中的思考,每个展馆的建筑设计故事都精彩纷呈,为上海世博会留下了丰厚的人文财富。与北京奥运会类似地,上海世博会的主题图书、尤其是建筑设计类图书在场馆外也展开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从目前市面上的情况来看,文化、深度叙事类图书居多,而《69个梦――访问世博建筑师》的可读性无疑在其中是个代表。

内容简介

本书由上海世博局新闻宣传部策划,胡廷楣、洪菁耘历时10个多月采编,以不同展馆建筑团队和他们的世博作品为对象,从人文角度介绍这些展馆诞生的过程。
全书注重设计理念和创新的文化内涵,不少外国馆的设计灵感来自童话和儿童文学。丹麦馆把安徒生童话中的小美人鱼运到展馆;俄罗斯馆设计师对现代理想城市的理念来自著名儿童文学作家诺索夫的童话《小无知历险记》,表现一个儿童的幻想世界;瑞典馆的向导是瑞典著名的“童话外婆”林格伦作品中的人物“皮皮”;而沙特阿拉伯馆的设计创意来自脍炙人口的阿拉伯文学名著《一千零一夜》……每个展馆的建筑设计故事都精彩纷呈,世界优秀建筑设计师为上海世博会留下了丰富的人文财富。

目 录
主题馆:上海弄堂那一片屋顶――访曾群
城市未来馆:再生――访章明
中国馆:喜悦――访何镜堂、倪阳
日本馆:“紫蚕岛”之迷――访彦坂浴
巴基斯坦馆:古堡,从拉合尔走来
以色列馆:海贝壳――访渡堂海(Haiam Z Datan)
印度馆:竹子的殴堂――访奈度(D.R.Naidu)
尼泊尔馆:阿尼哥的传人――访沙卡希(Amrit R.Shakya)
台湾馆:山水中的心灯――访李祖原
沙特阿拉伯馆:梦想的飞船――访王振军
阿曼馆:古堡和航海――访林志星(Vincent Lum)
阿联酋馆:金色的沙丘――访诺曼・福斯特(Norman Foster)
哈萨克斯坦馆:阿斯塔纳欢迎你――访丹尼尔(Uderbekov Daniyar Bakytovich)、阿斯卡尔(Utenov Askar Esenovich)
香港馆:无限城市――访施琪珊、陈维正
韩国馆:文字构筑的空间――访曹敏硕
摩洛哥馆:我们脚下的土寺――访穆斯塔发・艾拉维希(Alaoui Mostapha)
澳门馆:兔子灯笼――访马若龙(Carlos Marreiros)
马来西亚馆:热带雨林中的民居――访杨炳国
世界气象组织馆:造云记――访吴晓飞
印度尼西亚馆:流瀑竹影――访林新生(Budi Lim)
泰国馆:和谐的美――访猜瓦(Chaiwat Limwattananon)
新加坡馆:此时无声――访陈家毅(Tan Kay)
新西兰馆:爸爸、妈妈和孩子的故事
――之一 访布莱尔・约翰斯顿(Blair Johnston)
――之二 金・贾勒特(Kim Jarrett)、蒂娜・哈特(Tina Hart)
澳大利亚馆:红色畅想――访彼特・福特(Pete!Ford)
比利时・欧盟馆:脑细胞之梦――访费边(Fabien Dautrebande)
中南美洲联合馆:20年后的相会――访陈剑秋
丹麦馆:小美人鱼在上海的新家――访芬恩(Finn Norkjar)
卢森堡馆:亦小亦美――访瓦伦蒂尼(Francois Valentiny)
加拿大馆:两个手臂拥抱着广场――访约翰尼・博依文(Johnny Boivin)
西班牙馆:永远的奔放――访贝娜德塔・塔格利亚布(Benedetta Tagliabue)
芬兰馆:一片冰心在玉壶――访郭泰睦(Teemu Kurkela)
拉脱维亚馆:飘浮的人――访奥斯持里思(Austris Mailitis)
英国馆:颠覆和沉思――访汤马斯・海瑟尉(Thomas Heatherwick)
罗马尼亚馆:姑娘的背影
委内瑞拉馆:从莫比斯环到阿维拉山――访法昆多・巴乌多因・特兰(Facundo Baudoin Teran)
法国馆:感性城市――访雅克・费尔叶(Jacques Ferrier)、迈克尔・哈斯勒(Michel Hoessler)
波兰馆:智慧的舞蹈――访哪塔丽娅・帕斯科夫斯卡(Natalia Paszkowska)、马尔会・穆斯塔夫(Marcin Moslafa)
挪威馆:15个人和15棵树――访莫璞(Moritz Groba)、兰迪(Ranchi Augenstein)
俄罗斯馆:现代的童话――访列翁・艾拉佩托夫、瓦列莉亚・普列奥布拉任斯卡娅
美国馆:面对挑战――访克莱夫・格劳特(Clive Grout)
筒兰馆:快乐的人设计快乐的街――访约翰・考美林(John Kormeling)
爱尔兰馆:两地书――访德斯・伯恩(Des Byrne)、迈克・布拉德利(Michael Bradley)
智利馆:地球的另一端近在眼前――访胡安・佩德罗・萨巴・波提内里(Juan Pedro Sabbagh Bottinelli)
奥地利馆:人字和它的影子A――访凯普(Matias del Campo)
瑞士馆:阿尔卑斯山上的空间体验――访安道尔斯・布伦特勒(Andreas Brundler)
瑞典馆:希望你说一声“啊哈”――访克里斯特・斯坦马克(Christer Stenmark)
意大利馆:人之城――访英柏利格(Giampaolo Imbrighi)
墨西哥馆:蝴蝶怎样变成了风筝――访埃德加・拉米雷斯(Edgar O.Ramirez)
德国馆:哲理和诗意――访魏悉礼(Lennart Wiechell)
上海企业联合馆:历史中的瞻望――访张永和
太空家同馆:太空的神秘感觉――访王大宇、李洪求
日本产业馆:金色的螺丝帽――访木村智
中国人保馆:寻找最合适的――访陈培东、赵娟
中国石油馆:石油的梦想和建筑的梦想――访武申申
中国铁路馆:春节前后――访饶及人(James C.Jao)
可口可乐馆:你的脸就是你的脸――访陈锦川(Rudy Tandjono)
国家电网馆:三人行――访陈宇、周彦文
韩国企业联合馆:飞旋的舞裙――访赵晟尧
中国航空馆:云中的漫步――访邢福麟、王骏新
震旦馆:玉之德――访邢福麟、王骏新
万科馆:七个麦草垛――访陆翔
上汽集团・通用汽车馆:旋动的心――访戎武杰
中国船舶馆:龙旗飘扬过的地方――访陈云琪
中国民营企业联合馆:细胞――访城野康信
远大馆:建馆三日记
信息通信馆:无限的流动――访杨明
世博中心:丰富的表情――访傅海聪
世博轴:在斯图加特和上海之间――访李宏、比安咔(Bianca Nitsch)
世博文化中心:时空飞梭――访汪孝安
后记:匆匆一年

书 摘

主题馆:上海弄堂那一片屋顶――访曾群
曾群很喜欢那张鸟瞰上海老弄堂的照片。每当介绍他主持设计的主题馆,他总喜欢将这张照片和主题馆的屋顶放在一起。
曾群说,最能代表上海传统的建筑,不只是外滩,也不一定是陆家嘴,成片成片的弄堂最有资格。这一片屋顶构成的图案,已经不是弄堂本身,而是代表了一座城市,是“城市的肌理”。
试想一下,差不多100年前,一个年轻人从乡下出来,一定是抱着“城市,让生活更美好”的心愿,而他们向往的正是在弄堂里找到一个合适的空间,落脚谋生。大量这样的人涌向上海这座大城市,就产生了这样大片的弄堂建筑。
弄堂,给那时每一个进入城市的人新的生活方式,形成了新的生活习惯,也就产生了一种新的居住文化。
作为一个建筑师,曾群研究过弄堂建筑。
那时,弄堂的建设者,已经不是传统的泥水匠,他们已经有了某种工业化的趋向。大型的整齐划一的建筑群就诞生了。重复的坡顶,重复的山墙,重复的老虎窗,形成了重复的凹凸错落的图案,重复的天井形成了重复的虚实相间……这种均质的重复产生了特别的韵律感。
“这是上海特有的景观,哪里有上海这样的规模?哪里有上海这样的建造技术?因此,这样的屋顶只能出现在上海。无论是旧式里弄和新式里弄,都能看作是集合式住宅。这也是当年中国城市建筑的最高水平。”
“人们一直以为,城市的发展就是‘不破不立’,而旧的东西就是落伍的,就是应该抛弃。上海很多非常好的建筑,一直到进入本世纪,才发觉需要保护。可是,房子已经拆得差不多了。”
或许,拆除这些房子,也是因为“文革”之前人口不断增加,住房建设却很少。石库门里不断增加的人口,将原来的居住格局打破了,原本居住一两户的小楼,现在住下了六七家人。各种“搭建”破坏了原本的建筑格局。隐私没有了,矛盾产生了。到了“文革”,就出现了很多问题。
“那不该是房子的错。”曾群说。
自从上海大兴土木,进入建筑高潮,老弄堂已经所存无几,这样大片的连绵不断的屋顶,确实很难再见到了。
因此,说弄堂是上海的城市肌理,只能说“曾经有过”。
这是夏末的一个雨天,曾群坐在自己的电脑前。
他说,他几乎天生对建筑敏感。出生在江西一个小城,考进同济还是80年代。他的不少大学同学还住在石库门弄堂里。
对于弄堂的感觉,是在这样的建筑被大片拆除之后的一种怀念产生的。
因此,他希望在世博园区里,有一个建筑,能够保持上海的这种回忆。
“这个屋顶非常重要。”
主题馆的屋顶,长300米,宽2000米,是世博园区最大的屋顶。虽然说主题馆也有26米的高度,可是从中国馆69米的楼顶上看主题馆,就有那种俯瞰的感觉,主题馆是一个趴在地上的巨大盒子。
从主题考虑,世博园区也该有一个建筑来表现上海城市本身。
建筑师不是从概念上去寻求灵感,而是从生活出发。
主题馆屋顶的巨大,激发了设计者以特殊的形式来展现其鲜明的特质的创作欲望。
那一张上海里弄屋顶的照片,就再一次让曾群激动了。
曾群说,他曾经是一个文学爱好者,青年时代读过很多小说。对弄堂的细腻和还原真实的描写,经常可以从张爱玲和王安忆小说中读到。
曾群更喜欢马尔克斯和博尔赫斯这样的南美作家。南美作家小说中的生活,都是经过自己思考之后,特别的“过滤”而变了形的,那是对于生活的不同表现手法。
这也能够理解,曾群没有将那张照片原封不动的搬上主题馆屋顶。
现在的屋顶,是折线形的。好像是用纸折出来的。74个巨大的菱形因为铺上了太阳能光电板,显出了深蓝偏紫的颜色,与此相对应的是另外一些菱形,那是颜色较浅的屋面和天窗。光电板是水平的,天窗倾斜成一定角度,这就显出这一片图案是立体的。城市弄堂纵横交错,凹凸起伏的肌理表达出来了,那种重复的韵律表现出来了。
可能人们会一时认不出那是一片老城区的屋顶,曾群说,这不要紧,只要他觉得好。
这个屋顶,太阳能光电板总面积有30,000平方米,年发电量为2.8兆瓦。建成后,将是国内最大的光电建筑一体化的单体建筑。
如果我们能够进一步用“成片的老弄堂”去理解这个建筑,那么就会有更多的发现。
主题馆的南面,挑檐出挑达18米。这样深远的出挑,显然来自中国木结构建筑的传统。如今参观者将在这个空间排队等候。挑檐能够遮风避雨,挡住夏日阳光。
挑檐下形成的空间,非常像“弄堂口”。往往使人回想起夏日晚上在弄堂和街的交汇处乘凉,闲谈。伸出挑檐,也很容易想起弄堂口经常有的“过街楼”,楼下面的空间,是下雨天孩子下棋打牌,主妇拣菜和结绒线的地方。
“中庭”似乎就足“弄堂”。中庭南北贯通,长200米,宽36米。就像是一条超级大弄堂连接两条平行的马路。中庭当然有很多的现代设计,不是一通到底,而是用玄关、天桥、核心筒等建筑,增加了景深和场所感。
从南往北可以直穿中庭,有面是一个展览空间,左面是两个展览空间。建筑师将展览空间比喻为“城市客厅”,也是延续了上海建筑的概念。不过这个“客厅”,再也不是石库门摆设一套红木家具的客堂间。左面的展厅,180米长,126米宽,没有一根柱子,也创造了奇迹。它里面可以放进4架大型客机,即使举行一场足球赛,场地也绰绰有余。这种双向大跨度空间,正是大型现代展览最需要的。
东西两面外墙,是垂直绿化墙。我们前些日子经过的时候,正好见到工人们在往金属种植面板上放置小型的灌木。曾群说,植物生长需要时间,到了明年,这里的绿化会是很好的景观。这里已经设置了滴灌系统,能保证植物长好。这也使我们回忆起老弄堂里,那些附墙而上的爬山虎,还有攀藤吐艳的牵牛花。和老弄堂小打小闹的绿色相比,这两面墙的绿化有6000平方米,将是世界上最大面积的单体垂直绿化墙之一。
展馆的南北立面采用双层幕墙体系,内层是玻璃的,外层是不锈钢的,在不锈钢板上开方孔,下而是大孔,上面依次缩小,形成渐变的效,果。不锈钢板呈暗黑蓝色。白天看,只觉得很美,说不出道理。曾群说,晚上,展馆的灯光自然会通过方孔透出来,就像是弄堂里很多的窗户,每一个窗户背后都有一间房子,一户家庭。下面光亮,上面渐暗。好像下面的灯光在近处,上面的灯光在远处,平面的墙就会有景深。这也是城市夜景的缩影:万家灯火。
“还记得吗?有一部老电影叫《万家灯火》,拍的就是上海弄堂。”
……

建筑图

建筑图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相关推荐

暂无相关文章!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69个梦 访问世博建筑师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