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纠正’卒姆托的洛杉矶艺术博物馆竞赛,蓝天组等六家国际事务所提案

‘纠正’卒姆托的洛杉矶艺术博物馆竞赛,蓝天组等六家国际事务所提案插图 “LACMA Wing” by Coop Himmelb(l)au, Vienna. Image Courtesy of The Citizens’ Brigade to Save LACMA

    为拯洛杉矶艺术博物馆(LACMA)的现有状态,市民组织(The Citizens’ Brigade)发起了名为“ LACMA Not LackMA”的竞赛,旨在收集“可以助力洛杉矶艺术博物馆”的设计方案。入选的六个设计来自国际知名公司:Barkow Leibinger,蓝天组,Kaya Design,Paul Murdoch 建筑事务所,Reiser + Umemoto 和 TheeAe。

    ‘纠正’卒姆托的洛杉矶艺术博物馆竞赛,蓝天组等六家国际事务所提案插图(1) “LACMA Wing” by Coop Himmelb(l)au, Vienna. Image Courtesy of The Citizens’ Brigade to Save LACMA

    其中,有三个方案提出重新盖一座博物馆,而其余三个方案则建议使用现有的建筑结构。不过,评委会认为,所有设计都“纠正了目前由彼得·卒姆托设计的博物馆中存在的问题”。一些常见的设计方式包括扩大展览面积,仅在当前场地范围内建造,创造灵活的画廊内部空间,融合建筑周围的环境,使用传统的施工方法,以及减少建造成本等。

    从公开征集到公开投票,联席主席、作家兼设计师 Joseph Giovannini 表示,该竞赛旨在“通过提出具创造性的可行的方案设计,对洛杉矶艺术博物馆的未来展开建设性对话,以更好服务地洛杉矶的纳税人和博物馆的忠实粉丝们”。本次竞赛并非为了决出实际设计方案,而是为了寻找灵感,为未来增加一种可能性。

    以下是六个入选设计的详细介绍

    LACMA Wing”,蓝天组, 维也纳

    ‘纠正’卒姆托的洛杉矶艺术博物馆竞赛,蓝天组等六家国际事务所提案插图(2) “LACMA Wing” by Coop Himmelb(l)au, Vienna. Image Courtesy of COOP HIMMELB(L)AU

    蓝天组强调“将功能与理想结合的一座建筑”,设计了三个主要元素:景观基座和两个三层“漂浮”展览侧厅。连接各体量的公共交通坡道被富有表现力的不规则形态所包围,这些形态的开放性为博物馆参观体验注入了新活力。这些公共空间无需博物馆的门票即可进入,而通向展厅的窗户是为了吸引在室内的人们。评委会赞赏宽敞的展厅空间在策展上的灵活性,其地板到天花板的高度为22英尺(约6.7米),具有设置夹层、私密画廊以及开放式楼层的可能性。

    “统一园区”, Paul Murdoch Architects,洛杉矶

    ‘纠正’卒姆托的洛杉矶艺术博物馆竞赛,蓝天组等六家国际事务所提案插图(3) “Unified Campus” by Paul Murdoch Architects, Los Angeles. Image Courtesy of The Citizens’ Brigade to Save LACMA

    为了建立更强的机构凝聚力,Paul Murdoch Architects 针对 LACMA 整个园区及其与两侧的文化机构的关系采取了整体式方法。根据建筑师所说,设计的“开放性,城市、自然和文化的多样联系性,精心设计自然光的大量使用等各方面表现出了洛杉矶的特点。”评委会指出,这座水平的摩天大楼是威尔希尔(Wilshire)附近相邻塔楼的同轴版本,与该地区的城市化风格相呼应。东侧的玻璃幕墙与汉考克公园和拉布雷亚沥青坑之间形成了强烈的视觉互补联系,而西侧的立面形成了一个长长的公共广场,与 BCAM 和 Resnick Pavilion 相连,将两个园区连接起来。

    内容推荐:疫情过后的工作技术趋势

    HILLACAM”, TheeAe (The Evolved Architectural Eclectic),香港

    ‘纠正’卒姆托的洛杉矶艺术博物馆竞赛,蓝天组等六家国际事务所提案插图(4) “HILLACAM” by TheeAe (The Evolved Architectural Eclectic), Hong Kong. Image Courtesy of The Citizens’ Brigade to Save LACMA

    TheeAe考虑到洛杉矶的多样性,提出了该博物馆为“将不同阶层的人们联系在一起的新的文化平台”,同时提供围合的文化空间和开放的雕塑室外景观空间。这栋五层高的建筑将沿威尔夏大道的南侧起伏立面与北侧倾斜到公园的“山坡”元素结合在一起。评委会认为,戏剧性的混合式设计将使其巧妙地设计成地标,在其一侧保持了威尔希尔的城市性,而在另一侧拓展了公园的田园性。

    “革新(Re(in)novating LACMA”, Reiser + Umemoto,纽约

    ‘纠正’卒姆托的洛杉矶艺术博物馆竞赛,蓝天组等六家国际事务所提案插图(5) “Re(in)novating LACMA” by Reiser + Umemoto, New York City. Image Courtesy of The Citizens’ Brigade to Save LACMA

    Reiser + Umemoto 的目标是塑造一个具有连贯性和追溯性的整体规划,借鉴校园先前的成功经验,力求与 LACMA 的全部收藏品建立联系并重新焕新其光彩。”】这个三点式的方法包括在1965年原建筑物中及其周围添加新元素,将它们联合成一个新的整体。“Cone”位于 Ahmanson 内部及顶部;架高展厅“Bar”从北向南横穿园区,提供了适当尺寸的威尔希尔入口和新的展厅空间;“Cluster”将1986年的建筑更替为一系列室内荚形展厅,还有在重新设计广场上的外部展览空间。

    Tabula LACMA Barkow Leibinger,柏林

    ‘纠正’卒姆托的洛杉矶艺术博物馆竞赛,蓝天组等六家国际事务所提案插图(6) “Tabula LACMA” by Barkow Leibinger, Berlin. Image Courtesy of The Citizens’ Brigade to Save LACMA

    这个“重构”方案是新与旧的独特混合体,通过使用现代和可持续的材料重建原LACMA建筑,然后将它们用新的柱基连接起来,其中穿插着庭院空间,从而维持了原 LACMA 建筑的尺度和周围环境。Barkow Leibinger 强调,这将“为艺术,娱乐和公众相见提供空间”。评委会认为,此灵活、宽敞的设计为博物馆不断变化的功能提供解决方案,包括大量的购物场所、咖啡馆和活动场所,使得空间城市化并营造出具有生气的环境。

    “重新想象/构建”,Kaya Design,伦敦

    ‘纠正’卒姆托的洛杉矶艺术博物馆竞赛,蓝天组等六家国际事务所提案插图(7) “Reimagining/Restructuring” by Kaya Design, London. Image Courtesy of The Citizens’ Brigade to Save LACMA

    Kaya Design 提出,更新1986年的建筑而“保留过去最好的元素,同时创造一个更具现代感的多功能空间。” 尊重现有结构规模的架高空间,在三侧均具有坚固的墙体,以实现策展的灵活性,而后以全玻璃幕墙向北面开放。通往门厅的平缓坡道/步道,可进入架高展厅入口,或可引导参观者到达其他建筑物的楼层。这些坡道使所有相邻楼层的重要性得以均衡。新结构保留上层六层包括螺旋形元素的内部空间为展览空间。

    内容推荐:Perkins + Will 事务所谈基于原住民文脉的建筑设计

头像

Christele Harrouk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相关推荐

暂无相关文章!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纠正’卒姆托的洛杉矶艺术博物馆竞赛,蓝天组等六家国际事务所提案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