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克尔.索金:关于城市同质化和教学的探讨

迈克尔.索金:关于城市同质化和教学的探讨插图

    (翻译:高宇鹏)
    《午夜沙雷特》(The Midnight Charette)是一个关于设计、建筑和日常生活的播客。该博客由建筑设计师大卫·李(DavidLee)和玛丽娜·波德隆内特(Marina Bourderonnet)主持,邀请了各界充满创意的专业人士进行即兴对话,内容包括有深度的想法和对个人的讨论。且都是真诚又幽默的谈话:一些章节为广大设计师提供了有用的意见和建议,而另一些则是对受访设计师的项目回顾、访谈或对日常生活和设计的探索。《午夜沙雷特》也可以在iTunes、Spotify和YouTube上收听。

    这一集的主要内容是播客主持人与最近因新冠病毒去世的71岁建筑师,迈克尔·索金(Michael Sorkin)之间的对话。洽谈中充分讨论了社区、中产阶级化、智慧城市、城市规划、教学设计等等内容。

    迈克尔·索金是一位建筑师、教育家和作家。他创立了Michael Sorkin事务所和Terreform——高级城市研究中心,曾任纽约城市学院城市设计硕士项目主任,并著有《曼哈顿的20分钟》等多部著作。

    谈话亮点&时间轴

    迈克尔讨论了教育、理论和实践之间的关系(00:00)

    如果你不在实践中参与设计,那么去从事教学设计和于建筑学院教学将是麻烦重重。因此,就我自己作为一名设计教师的合理性而言,如果只是为了我自己获得那个认可,我就有必要让我的事务所继续工作。(03:17)

    我们所处的时代,并不是任何单一的理论或实践所构成的城市主义的大统一理论。所以我希望在这个学术项目中,在与多种多样构成城市这一概念的理念的对抗中,能产生一定的困惑和挣扎。当然,这很难。(05:29)

    迈克尔讨论了他早期建筑和城市设计的灵感来源(11:08)

    迈克尔讨论了城市设计教学中遇到的困难,并且如何处理来自不同国家学生的环境所产生的问题的(14:00)

    其实我们正从一种传统思想中走出来,这种传统本质上是优先使用演绎推论的方法来规划,在这种方法中,一个人首先考虑最大的尺度和规模,然后再慢慢缩小范围直到门柱。但我认为城市规划的出发点可以是任何地方,只要你有强烈的情感或有条理的想法。所以我鼓励学生们去寻找对他们最有帮助和最有益的方法。(20\分)

    回到学生们想直到的,如何在学术生涯中寻找目标这一点:对我来说,最糟糕的结果是所有的项目作品在本质上看起来都是一样的——在这样一种均质化的设计课文化中,作品之间是无法区分开来的。这个问题的另一种变化是,所有的项目看起来都像是由教授完成的——在这种情况下,设计课导师的设计个性很强,孩子们无法抵御;它们会在太亮的星光下枯萎。所以,我一直对展示我的作品保持沉默。“开学第一天,你能把你所有的作品都给我们看看吗?\*”我说:“绝对不行。””(17:40)

    我教的越多,我就越投入到学生们之间的合作和发明他们要解决的课题的想法中。早在Triassic期间,我上学的时候,仍然有很多人这样教你,你会得到一个非常严格的计划——要设计这么多洗手间,多少平方英尺的礼堂和餐厅——你会被要求解决这些问题。但在这一点上,我想让学生们尽可能早地参与到这些设计干预的过程中来,这在城市尺度上也意味着思考是什么构成了城市中的某一个场所。所以即使我们在相同的地点和起点开始,整个过程也是充满弹性和张力的。对于我个人喜好来说,我爱看到同样的场地,同样的功能要求,却有12种不同的方式来解决…这是一个前期教学中很好的模式。(23:17)

    内容推荐:ArchDaily + Architonic: 欢迎来到一个新时代

    迈克尔谈到了如何定义城市设计,以及它与建筑和智慧城市的区别(28:50)(57:03)

    城市规划师越来越多地热衷于运用社会政策、房地产以及其他非物质的方法——规划中非设计方面,把分区作为一种工具而不是实际中实打实的设计。建筑师们意识到,他们所做的一个分支,也就是设计的东西,正在从它原来的归属中消失,而原来的归属就是城市规划专业。因此,城市设计的产生是为了在某种程度上恢复建筑活动中实体的概念……在某种程度上是可以理解的,但它导致了一系列武断肤浅的区别和错误的选择。我们是一个思考城市的专业,并去思考怎样能通过现实中的设计方案进行干预,使城市更好。(58:19)

    在我看来,智能城市的问题,是在建立一个反应性更良好的城市的旗帜下所带来和宣传的——一种更有效率、更符合个人需求和欲望的城市化——类似于极度监视和控制下的城市化。[\*……]* 围绕着这座智能城市和这些移动设备之间的斗争,在很大程度上关系着这对每个公民和公众意味着什么。这些都是思考城市生活意义的基本问题。显然,城市是公共和私人体验之间的关系的一种处理方式。大城市之间均形成了有趣的平衡。我们倾向于选择那些充满活力、令人愉悦、真正共享公共空间的城市。这似乎也是描述一个好城市的基础。(32:19)

    迈克尔评论了埃隆·马斯克的地下隧道系统和对周边地区的看法(36:39)

    城市中最基础的政治和社会空间就是社区邻里关系。如果你想象一下,邻里之间可以成为社区本地自治的增量,然后你再定义一个走路5到10分钟就能到达所有所需生活地点的街区,然后你就会开始用不同方法去定义和思考城市的形式和存在。因此,如果你能在五分钟内步行去上班、上学、购物、打网球或其他任何事情,那么你就解决了的埃隆•马斯克(Elon Musk)问题中的需求方面。所以没有必要有上百万个粒子在地上的洞里到处跑,因为所有所需的都在那里了。这产生了一些有益的连锁反应。一个是方便;一个是一系列的环境友好效益,另一个是社区间的社会性融合。如果每个在这附近工作的人都住在这附近,那就意味着咖啡师、银行家、城市农民、艺术家和其他任何人都有房子住。然而,纽约最大的问题是政客们所谓的负担能力,这本质上是一个互相隔阂的问题以及我们在这种文化中造成的各种阶级和种族的巨大差距。我认为考虑一个社区,在其功能的本质上,也需要考虑城市是否对每个到来的人都友好,这可能是一个比想象自动驾驶汽车在隧道中以每小时300英里的速度行驶更富有成效的思考方式了。(38:06)

    迈克尔讨论了不同社区中的文化身份(41:01)

    城市应该有唐人街吗?又如何去维护唐人街?我的意思是,很明显,周日有可以吃点心的选择是非常棒的,但是有移民在地下血汗工厂做着黑工,还有其中的种族主义或是非洲裔美国人的就业选择更少,这就不是个好事了。聚民区社区之间的区别是非常明显的,我们会一直讨论这个问题,因为我们喜欢社区有文化特征的这一观点。(41:20)

    迈克尔讨论经济适用房(47:58)

    迈克尔谈如何定义城市设计(57:03)

    迈克尔讨论了制度化的可持续发展和城市监控问题(01:02:36)

    《银翼杀手》有软版和硬版。我们街区正在建造两座新的低层建筑;其中一家还在装修中,但已经有其中一家星巴克开张了,我想离我们住的地方一个街区就有五家星巴克吧。“枫糖浆摩卡奇诺拿铁”……这其实也是另一版《银翼杀手》。(01:09:53)

    内容推荐:John Ronan:成为一个出色的建筑师,你得大胆向前

头像

The Midnight Charette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相关推荐

暂无相关文章!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迈克尔.索金:关于城市同质化和教学的探讨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