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lles Saucier:我从不知道结果,但是我知道过程

Gilles Saucier:我从不知道结果,但是我知道过程插图 © Marc Cramer. Faculty of Pharmaceutical Sciences at UBC - Vancouver

    Gilles Saucier是加拿大领军建筑师之一,Saucier + Perrotte Architectes事务所的合伙人。该事务所位于蒙特利尔,成立于1988年。我受邀前往他的工作室,谈论他设计生涯的开始以及灵感来源。仅仅通过观察和参观他的建筑,人们可能会认为其关注的更多是性能和效率,他前卫与精心的设计很容易联想到一级方程式赛车。但是,当我走进Saucier黑暗而神秘的办公室,他亲自用树根、树枝、木头、玻璃、石头、树脂、蜂蜡和其他有机材料做实验的地方,他作品的真正意图才开始显现。

    Gilles Saucier:我从不知道结果,但是我知道过程插图1 © Marc Cramer. Faculty of Pharmaceutical Sciences at UBC - Vancouver

    正如他向我解释的那样,他的设计过程从来都不是线性和表面的。以自然和直观的东西开始,后来逐渐发展成为抽象、清晰、现代、令人回味的形式和空间。然而,大自然总是存在的,与建筑本身有着强烈的对话。事实上,Saucier更喜欢在乡村工作,因为有更多自由来提出自己的类型和推演。1982年从拉瓦尔大学毕业,自1990年以来,他一直在加拿大和美国的许多顶尖大学教授建筑学,包括麻省理工学院,蒙特利尔大学和麦吉尔大学。2002年,加拿大建筑中心开始将Saucier + Perrotte的建筑图纸和模型归档。2004年,该事务所代表加拿大参加了威尼斯建筑双年展,2009年,Saucier + Perrotte荣获加拿大皇家建筑学会(RAIC)颁发的加拿大最佳建筑公司奖。其最著名的建筑包括改造蒙特利尔当代艺术博物馆(建造中), Saint-Laurent体育馆(蒙特利尔,2017年),足球场(蒙特利尔,2015年)以及蒙特利尔植物园的第一国家花园博物馆(2001)。

    Vladimir Belogolovsky:您是如何发现建筑的?

    Gilles Saucier:我在大自然环绕的乡村长大。我是一个爱沉思的人,一直对树木感兴趣,它们能给予我最有力的灵感。在大学里,我凭直觉选择了学习生物学。两年后,通过我的绘画老师,建筑学才进入我的视野。他发现了我的才华,跟建筑学院的教授谈起我,并让我展示我的作品集。里面有树木,花朵,树根,蘑菇和虫子,但这位教授却看到了其中的建筑。他们当场就接受了我,给我提供了转专业的机会。我同意了,因为很想知道他们在我身上看到了什么。我从四岁就开始上学,即使从生物学转学并从头开始学习建筑,我仍然在正常的轨道上, 因为我和我的同学们一样大。

    对我而言,建筑是有机的东西,但是我花了一些时间才意识到这一点。当我对树木的热爱成为建筑师设计过程的一部分时,我想我找到了自己。我喜欢创作的过程,得以通过工作和研究发现这就是我。我的作品全都涉及自然、地质、树木以及有机的一切。我的建筑来自于我发现和开发的设计过程,它代表了我是谁。

    Gilles Saucier:我从不知道结果,但是我知道过程插图2 © Marc Cramer. Faculty of Pharmaceutical Sciences at UBC - Vancouver

    VB:您认为您的建筑的主要目的是什么?

    GS:我一直在寻找适合我做建筑的地点和土地。每个场地都非常复杂,我对发现不同的层次感兴趣。我想了解这些地方,并找到可以发展成为潜在项目的东西。任何地方都是环境的演变。我希望我的建筑物能反映这一点,能立足于现实,构成这个地方的特色。在城市,发展是有规划的,我们必须与其相关联,但是在农村的原始土地上,可以尽情提出自己的设想。在蒙特利尔的Saint-Laurent体育馆,我们有一定的自由提出自己的设计形式和推演。这个设计概念是要有两个在形式、材料和颜色上相互对比的体量。它们似乎悬而未决,唤起了内部活动的动态性,运动和能量是这种建筑结构所唤起的主要概念。因此,我所有的建筑都是要捕捉内部发生的某种情绪。他们的目的是锚定现场,并捕获时间、自然和地质的演变。 

    VB:您能否再谈谈您的设计过程?您如何开始,会问什么样问题?

    GS:首先,我是一个听众。需要一直与甲方沟通,比如为什么选择了某一特定地点。如果是住宅,我想了解甲方的日常工作和他的朋友。但是我已经做了不少住宅,所以一直在寻找新的项目。对我来说,更重要的是,设计过程始于设计出能够唤起人们情感的雕塑作品,这些作品能够将一个项目固定在非常概念化的东西上。就像在上学一样。我需要了解有关该过程的一些信息,而不是专注于最后效果。例如,我们在对一个现有博物馆进行扩建时,甲方希望使用大理石,但这不是我的工作方式,我需要探索、研究、发明。所以,我问自己——什么是大理石?这就是我最终创建自己大理石的方式。

    Gilles Saucier:我从不知道结果,但是我知道过程插图3 © Marc Cramer. 2001 First Nation Garden Pavilion - Botanical Garden

    VB:您所谓创建自己的大理石是什么意思?

    GS:我对材料的感性特质感兴趣,比如透明度或者图案。因此,我决定通过切片、燃烧、加入玻璃颗粒,叠加不同的部分等来浇铸我尝试过的树脂块。我也用木材和塑料做过大量的工作。我总是想像它们将如何在内部影响。这一次,是在体块脉络中寻找循环路径的起点。这看起来很抽象或随意,但我知道我在寻找什么。我知道这些功能,并在寻找如何找到正确解决方案的线索,如何使项目运转。我可以直接装上窗户来构建特定的视图,但我总是通过对物体进行实验,从而得知它们应该去哪里,有些切口会露出洞或斑点来引导我。 这是一个双向的过程。 我的实验为我的搜索提供了信息,我不断地将它与功能、结构和其他环境联系起来。 这些对象从来都不是字面上的,它们帮助我形成一个想法,成为一个参考,如此往复。 我大部分时间都在制做东西,然后我和我的团队一起研究,如何将这些研究转化为实际项目。

    VB:每个项目都是您亲自动手开始的吗?对于拥有二十多人的办公室来说,这是非常独特的。在某种程度上您也是学生,对吗?

    内容推荐:福斯特建筑事务所新作‘RMK 总部’将于今年完工

    GS:我是这样认为的。但是这个创作过程对我来说非常重要,我必须自己做所有的研究。绘画、使用木头和泥浆、拍照、制作初始模型等等。对我来说,这是建筑。我必须动手去发现它。否则,我将不乐意这样做。于是我提出了通过物体和雕塑进行交流的想法。

    VB:这是您的始终如一的设计方式,还是逐渐采用的?

    GS:这是我的设计方式。你说我像学生一样工作。但是作为一个学生,我从来没有这样工作过(笑)。还是学生时,我通过图纸来开发项目,但不抽象,而是非常现实的,进入到这个过程非常缓慢。毕业后,我对大自然的观察力更加敏锐了。

    Gilles Saucier:我从不知道结果,但是我知道过程插图4 © Olivier Blouin Photographe. 2017 Complexe Sportif Saint-Laurent

    VB:您在实践中是否有一个突然出现的瞬间给了您新的方向感?

    GS:是的,在2000年,我受邀为植物园设计民族花园馆,以纪念1701年的蒙特利尔伟大和平。这是文化的十字路口,旨在帮助游客发现北美最早的居民的习俗。该项目是一个博物馆,占不到花园面积的2%,代表运动和变革。为此,我决定在场地上浇筑一部分原有的道路,它变成了起伏的混凝土屋顶,隐喻性地提升了道路,揭示了这个地方的文化记忆。展馆设有精品店和办公室。我一直把这个项目称为我的第一个突破。它代表一种纽带,连接可见与不可见,有形与无形之间,对我来说这就是艺术,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每个人感受到了不一样的东西。混凝土作为一种材料与第一民族的代表性无关,但它代表着这个地方的本质以及这里的原始人是游牧民族的事实。屋顶设计则代表了一个不安定的概念。这件作品非常抽象,没有民俗色彩。

    最初,我的建筑是为了诠释一个项目,对许多建筑师来说都是这样的。但是我意识到,它需要表达的可以更多,它必须让人联想到其他东西。与你有关的事物,那就是你。我随着我的建筑发展而发展,而建筑也随着我的发展在不断发展。

     

    VB:您会选择用什么词来描述您的工作或您尝试实现的建筑类型?

     

    GS:运动、分层、挖掘、自然、进化、形式的唤起、地质学的唤起,一种介于丰富的空间和感觉两者之间的状态。如果没有感觉,那对我来说不是建筑。建筑是你永远不会忘记的东西。直觉是另一个词。我是一个直觉敏锐的人,但是我的直觉是从大量研究中获得的。个性很重要。我教建筑学,我总是要求学生描述他们是谁,在给定的项目中如何介绍自己。这是非常困难的,因为它们不习惯这种分析,尤其是在现在一切都变得客观和务实的时候。在这里,我们非常快地解决了所有语用问题,我们不再赘述。我感兴趣的是建筑能唤起什么,而不是它如何解决语用问题,那是肯定的。我教书的时候,我学习到的东西和我的学生一样多,令我觉得有教书的必要。我不会给他们任何答案,而是提出问题,例如——你是谁?是什么在激励你?

     

    激发我灵感的是想法和物体,可能是我从旅行或建筑工地带来的小物件。如果我发现有趣和令人回味的东西,我会收集起来,这可能会成为一个项目的灵感来源。每件物品就像一段记忆,有时这些东西不是找到的,而是由我亲手制作的。在进行其中一个项目时,我去了现场,玩了会儿岩石。我在桶里装满了泥,然后拍了一系列照片。这是一个寻找有趣图像的过程,形成指导思想。这些物体与我的建筑完全没有关系,但是,作为一名艺术家,我觉得有必要依靠这一调查过程。而且,如果您想远离他人建筑的图像,则需要用其他更有趣的东西来填补你的脑袋。我们的建筑不同,是因为我们的方法不同。

     

    我发现了我的方法。我从不知道结果,但是我知道过程。
    (译者:朱瑞娜)

    最初,我的建筑是为了诠释一个项目,对许多建筑师来说都是这样的。但是我意识到,它需要表达的可以更多,它必须让人联想到其他东西。与你有关的事物,那就是你。我随着我的建筑发展而发展,而建筑也随着我的发展在不断发展。

    Gilles Saucier:我从不知道结果,但是我知道过程插图5 © Olivier Blouin Photographe. 2015 Stade de Soccer de Montréal

    VB:您会选择用什么词来描述您的工作或您尝试实现的建筑类型?

    GS:运动、分层、挖掘、自然、进化、形式的唤起、地质学的唤起,一种介于丰富的空间和感觉两者之间的状态。如果没有感觉,那对我来说不是建筑。建筑是你永远不会忘记的东西。直觉是另一个词。我是一个直觉敏锐的人,但是我的直觉是从大量研究中获得的。个性很重要。我教建筑学,我总是要求学生描述他们是谁,在给定的项目中如何介绍自己。这是非常困难的,因为它们不习惯这种分析,尤其是在现在一切都变得客观和务实的时候。在这里,我们非常快地解决了所有语用问题,我们不再赘述。我感兴趣的是建筑能唤起什么,而不是它如何解决语用问题,那是肯定的。我教书的时候,我学习到的东西和我的学生一样多,令我觉得有教书的必要。我不会给他们任何答案,而是提出问题,例如——你是谁?是什么在激励你?

    激发我灵感的是想法和物体,可能是我从旅行或建筑工地带来的小物件。如果我发现有趣和令人回味的东西,我会收集起来,这可能会成为一个项目的灵感来源。每件物品就像一段记忆,有时这些东西不是找到的,而是由我亲手制作的。在进行其中一个项目时,我去了现场,玩了会儿岩石。我在桶里装满了泥,然后拍了一系列照片。这是一个寻找有趣图像的过程,形成指导思想。这些物体与我的建筑完全没有关系,但是,作为一名艺术家,我觉得有必要依靠这一调查过程。而且,如果您想远离他人建筑的图像,则需要用其他更有趣的东西来填补你的脑袋。我们的建筑不同,是因为我们的方法不同。

    我钻研出属于自己的设计方法。我从不知道结果,但是我知道过程。
    (译者:朱瑞娜)

    内容推荐:聚焦:克里斯蒂安·德·波特赞姆巴克

头像

Vladimir Belogolovsky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相关推荐

暂无相关文章!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Gilles Saucier:我从不知道结果,但是我知道过程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