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 © Raymond Tan

    在这种社交距离现象中存在着一些奇怪的联系因素:不仅整个世界同时经历着这一现象,同时我们似乎也分享着全球意识,即某些独特的事情正在发生,这需要加以记录并逐渐理解。

    面对这一冲击,16名来自库柏联盟的学生在Erieta Attali教授的指导下,通过摄影探索如今孤立与社交距离所制约的日常生活。这些学生来自10个不同的地方,他们在危机中他们返回了自己的祖国,并记录了隔离下的日常。

    这项作业的前提既简单又复杂:摄影不仅是一种技术或记录方法,它首先是一种从视觉上阅读我们的环境,审视我们与土地、公共生活、建筑及其之间相互作用关系的一种方式。摄影是一种观察方式,但也是一种选择方式,由摄影者决定选择看什么以及如何看待它。

    如今,我们的城市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呈现,摄影照片变成了人类体验和生活的视觉媒介,公共空间在空虚中显得巨大和陌生,无论是精神层面还是物质层面,我们的家园以及所拥有的亲密关系受到“新常态”的永久挑战。

    因此,作为城市居民,我们大多数人的主观观点被要求适应这种新的客观现实。我们与城市有形和无形生活的关系在一堵墙后面展开,就像在剧院的舞台上。我们透过一扇窗户,从远处眺这座城市,这是我们唯一的窗口。这种观点揭示了大流行的现状及其持续无形的“威胁”背景下的新局面。

    Tomás Mor (布宜诺斯艾利斯,阿根廷)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1 © Tomás Mor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2 © Tomás Mor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3 © Tomás Mor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4 © Tomás Mor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5 © Tomás Mor

    Raymond Tan(曼哈顿,纽约)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6 © Raymond Tan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7 © Raymond Tan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8 © Raymond Tan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9 © Raymond Tan

    Carmen Maldonado (马里兰州)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10 © Carmen Maldonado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11 © Carmen Maldonado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12 © Carmen Maldonado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13 © Carmen Maldonado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14 © Carmen Maldonado

    Andrew Song (多伦多,加拿大)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15 © Andrew Song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16 © Andrew Song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17 © Andrew Song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18 © Andrew Song

    Nadja Martinovic (皇后区,纽约)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19 © Nadja Martinovic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20 © Nadja Martinovic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21 © Nadja Martinovic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22 © Nadja Martinovic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23 © Nadja Martinovic

    Earl Kwofie (加利福尼亚)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24 © Earl Kwofie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25 © Earl Kwofie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26 © Earl Kwofie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27 © Earl Kwofie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28 © Earl Kwofie

    内容推荐:赫尔佐格与德梅隆设计的切尔西足球场规划到期,项目遗憾搁浅

    San Simeon Koizumi(布鲁克林,纽约)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29 © San Simeon Koizumi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30 © San Simeon Koizumi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31 © San Simeon Koizumi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32 © San Simeon Koizumi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33 © San Simeon Koizumi

    Frederick Rapp (迈阿密,弗罗里达)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34 © Frederick Rapp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35 © Frederick Rapp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36 © Frederick Rapp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37 © Frederick Rapp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38 © Frederick Rapp

    Tianyang Sun (加利福尼亚)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39 © Tianyang Sun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40 © Tianyang Sun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41 © Tianyang Sun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42 © Tianyang Sun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43 © Tianyang Sun

    Alice Meng (曼哈顿,纽约)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44 © Alice Meng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45 © Alice Meng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46 © Alice Meng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47 © Alice Meng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48 © Alice Meng

    Michael Sluchevsky  (罗克兰县,纽约)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49 © Michael Sluchevsky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50 © Michael Sluchevsky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51 © Michael Sluchevsky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52 © Michael Sluchevsky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53 © Michael Sluchevsky

    Sarah Saad (皇后区,纽约)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54 © Sarah Saad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55 © Sarah Saad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56 © Sarah Saad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57 © Sarah Saad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58 © Sarah Saad

    Kyungming Park (曼哈顿,纽约&首尔,韩国)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59 © Kyungming Park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60 © Kyungming Park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61 © Kyungming Park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62 © Kyungming Park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63 © Kyungming Park

    Andrew Lam (曼哈顿&长岛,纽约)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64 © Andrew Lam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65 © Andrew Lam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66 © Andrew Lam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67 © Andrew Lam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68 © Andrew Lam

    Sean Lee (曼哈顿,纽约)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69 © Sean Lee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70 © Sean Lee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71 © Sean Lee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72 © Sean Lee

    Sandra Miao (大连,中国)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73 © Sandra Miao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74 © Sandra Miao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75 © Sandra Miao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76 © Sandra Miao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77 © Sandra Miao

    Sebrina Leventis (布鲁克林,纽约)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78 © Sebrina Leventis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79 © Sebrina Leventis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80 © Sebrina Leventis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81 © Sebrina Leventis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插图82 © Sebrina Leventis

    库伯联盟学院Irwin S. Chanin建筑学院
    代表作IV 
    建筑摄影:时空之间

    2020年春季(3月30日至5月4日)
    教授:Erieta Attali
    助教:Carmen Maldonado

    内容推荐:后“人类纪”:JOA关于极端未来的生活预测

头像

Diego Hernández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相关推荐

暂无相关文章!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