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姆·梅恩,摩弗西斯事务所(Morphosis) 的实践与反思

汤姆·梅恩,摩弗西斯事务所(Morphosis) 的实践与反思插图 Kolon One & Only Tower / Morphosis Architects. Image © Jasmine Park

    译者:Changheng Xu
    Design:ED Podcast 是一款从建筑行业顶尖专业人士的视角出发解读领域的播客。这个播客系列带来一个独家的视角,揭晓从领域新秀到举世闻名的成功建筑设计生涯的缔造过程。每周,受邀嘉宾会讲述他们成功之路上的高潮与低谷,激励着行业里各个层级的听众。收听这些嘉宾的故事将会为想要在职业上进步的人提供难能可贵的蓝图,并帮助他们向更高的台阶进发。

    在本期节目中,普利兹克奖得主、Morphosis 建筑事务所创始人兼南加州建筑学院(SCI-Arc)联合创始人汤姆·梅恩(Thom Mayne)分享了关于他为何着迷于做一个传统建筑界的局外人,技术手段在建筑作品中的应用,以及他如何创立世界级建筑公司Morphosis 的故事。

    重点摘录&时间截

    在事业发展和设计风格上的一系列独辟蹊径为你赢得了 "建筑界的坏男孩“这一绰号。这种非正统的处理方式从何而来?(2:19) 

    “关于“坏男孩”的说法。。。那是别人的发明。如果你在电话里向我的客户提到这一点,他们最多只会耸耸肩而已,因为没人清楚这个说法从哪里来的。 我是个对话语权感兴趣的人。 我习惯于直率的表达,也不介意问一些人们难以启齿的问题,而这对于任何一个意在为复杂问题寻求解决方法的人来说都不足为奇。 这在有些人眼里已经成为了笑话,但它所涉及到的无疑就是一种话语权。 我参与业界活动的日子开始于20世纪70、80年代,我把建筑学看作一门独立学科并且对其抱有浓厚的兴趣,这点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同时我又把自己定位成一个站在传统圈子之外的人。。。 这个想法建立在反叛的基础上,在根本上是一种对现状的挑战。第一位对我产生重要影响的人是James Stirling,以及他对自主性的强调。或许他在某些方面做过头了,比如不在办公室里设置客户接待区,然而这种反叛在我看来却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他树立了一种不带任何行业自满的,切实为建筑行业本身而奋斗的形象。此外,当我在职业生涯早期试图将知识应用于实践的过程中,我与最近去世的杰出建筑师Michael Sorkin 成为了朋友,也包括Lebbeus Woods, Raimund Abraham,与他们打交道这件事不断提醒着我30岁左右在建筑学业内依然是非常轻的年纪。他们带来的影响无时无刻不在帮助我深化着必须跳出传统的想法。当然,洛杉矶在那个时候可以说是许多人眼里的艺术中心。而我恰好居住在洛杉矶西区的威尼斯一带,基本上就是和整个艺术界生活在一起,所以文化影响也随之而来。时值70年代,人们作为时代的一份子体验着文化的空前扩张和开放。回到局外人这个话题,当时我们把它看做用以表明身份的徽章。。。这或许是某种从自主性到连通性的巨大转变,更加复杂和大规模的功能需求对建筑提出了更高的性能要求。我认为要做到独一无二就必须允许自己去探索,在探索中确定更能表达自身兴趣体系所在的建筑风格,而这其中毫无疑问包含着对现状的挑战。。。”

    内容推荐:安藤忠雄,谈设计理念与创作过程

    建筑史上有一部分术语是与特定建筑师相关的,比如“形式服从功能”,或者路易斯康对砖头的提问。如果用类似的术语来描述你和Morphosis的作品,你觉得怎么说比较合适?(7:15)

    “在过去的四十多年里,我一直试图把美学与主观世界,科学与艺术表现联系起来。这两者之间的关系总有许多值得探讨的地方,大致可以看做是左右脑功能的对话。 很显然我在职业生涯早期的70年代,特别是80年代,对开发具有个人风格的建筑语言抱有浓厚兴趣,所以在项目的主观方面投入了更多精力。自上世纪90年代起,事务所的作品数量急剧增加,当然这一点更明显地体现在21世纪初。时至今日我们的关注点已经延伸至人们如何理解建筑这一社会艺术形式。尽管设计作品在各个层面上都得到了根本性的扩张,但是Morphosis 的出发点仍然在于建筑的复杂性和其作为由多方力量共同影响的产物应该如何呈现。事务所乐于利用各种矛盾感和原始信息。我们的兴趣是为生活中具有时代特征的元素,例如模糊性、特异性、明确性和不完整性寻找新的组合思路。。。我对推翻和保留这两方面都很看重,在我看来二者的关系应当是“兼而有之”,不是“非此即彼”。每座建筑都同时具备值得创新的部分和值得在特定条件下整合保留的部分,这才是建筑项目的基础。新旧结合可以衍生出大量不同的结构组合类型,我想没有多少人能全部列举出来。Morphosis 曾经因为对建筑作品进行碎片化解读而徘徊在解构的陷阱边缘,但实际上我们的兴趣在于不完整的状态,而并非碎片本身。我们更关心复杂系统,以及如何对在多重组织类型下生成的复杂结构进行动态解读。事务所真正所做的是挑战“部分与整体”的传统观念, 我们试图增加部分的自主性,使之在新的关系中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如果把时间往前推一点,我已经通过作品“布雷德斯之家(Blade’s House)”传达了这个概念。。。我一向对表达直截了当并且具有强烈主观色彩的作品很感兴趣,但从另一种意义上说,这也是一种大家认知中的方法论。。。”

    创立Morphosis 的早期过程是怎样的?当时经手的项目有哪些,以及你是如何让事务所发展到今天的?(14:25)

    “还是那句话,一切都和70年代密不可分。回过头来看,Morphosis 的诞生也在意料之中。我在职场上花费了两年时间,但是并没有取得多少成就。我曾经在洛杉矶帕萨迪纳的重建局做规划工作,然后又在建筑师Victor Gruen 手下工作了一年半。之后我被 Jim Stafford 招进南加州建筑学院,他也成了我的同事。在那里教了一年书以后,我俩都被解雇了,于是就产生了自己创办学校的想法。虽然看起来完全属于异想天开,但学校还是办起来。紧接着我们两人又创立了Morphosis 建筑事务所。Michael Brickle 是最早一批毕业的学生之一,他也加入了事务所,我们四个人一起工作了一两年。初期没什么项目可做,所以我们做了各种尝试,包括家具设计、制图等等。。。 当时我儿子在一所名叫Sequoyah的学校读书,Morphosis 为学校设计的Sequoyah Educational Research Center 拿了奖,事务所的未来就从那里正式开始。不过当时也仅仅集合了一些想法而已,是完全的理想主义。最后只有Mike 和我仍然在坚持,Jim 与我们产生了意见分歧。倒不能说彻底分道扬镳,但是我们之间的关系确实有所松动。Morphosis这个名字是我和Jim 一起想出来的,其间受到了来自Archigram 建筑小组的Peter Cook 和Ronny Herron,以及Superstudio 工作室,外加时代的多方面影响。我记得自己翻了一下词典,然后就拍案决定了。事务所在创立之初代表着一种纯粹的理念,没有与任何现实层面的东西捆绑在一起。Morphosis 成立的第一年里我的主要工作依然是在南加州建筑学院任教。教学活动帮助我在学术知识和事务所的理想主义之间架起了一座桥梁。直到70年代末,80年代左右我们才开始接触到第一批小型项目,也就是位于洛杉矶的Venice III 。我们借此开始在思想方面打下真正的基础。在那八年中,事务所的许多理念逐渐成形,同时那段时间也是我们思考自身定位的一个起点。一切都始于碎片化的想法,而且需要建立在对建筑的美学定位上。我们让美学概念先行,相对而言作品本身反而不是最需要关注的地方。正因为对作品后期如何表现不做太多要求,我们被承认为正统定义下的建筑师。那种非同寻常的工作环境对当年尚且是年轻的我产生了不可忽略的影响。。。我和工作伙伴之间存在很深的共鸣。从最广泛的意义上看,我们作品的相似之处在于都追求创新与反叛。大家都在试图寻找具有丰富活力和生命力的建筑。。。”

    你们一向通过运用技术手段引领行业的发展。你认为这对行业的未来会产生怎样的影响?Morphosis 正在使用的新技术具体包括哪些?(29:00)

    “根据我的预计,利用数字化工具生成建筑模型将会成为常态。我逐渐感受到数字化模型在某些方面体现出的无限可能性,例如代替手绘,展现多样化的组织构思,又或者从头开始建立项目概念。。。我已经完成了27幅不同的三维立体作品,并且把它们做成了建筑脚本,我随时可以用它们中的任何一个做为基准,展示出100种不同的变体。也就是说总共能够得到2700个彼此之间存在本质区别的作品。我猜想如果这时候一味思考如何最大程度保证就业率,那么后果将是十分可怕的。纯机械技术方面的劳动力需求量不断降低是行业不得不面对的事实。 我们手中的一个项目正在由概念阶段向实际开工转移,过程从3D模型阶段直接迈入施工,零设计开发,零工作图纸,零车间图纸,仅仅通过一名专业人员操控三四台机器就能完成数字化建模。我们只需要让顶尖的头脑来完成整合工作,而必要的机械工程师,也就是过去所谓的绘图员的数量正在不断减少。眼下建筑行业里的大部分人都不是设计师。当然大公司里总能挑出三四个人来承担设计工作,然而其余人员大都负责处理文件工作。这一现象将会在不久以后迎来根本性的转变。我看好这样的未来,它必然将使建筑学搭上全世界其他领域的发展速度。工人们可以在两到三周以内挖好地基,与此同时,我们就在后方的施工拖车里为建筑量身定制3D 模型。。。身为教师,我不得不说承认当今的教学模式已经远远落后于时代发展需求。如果真的想搞清楚建筑学的行业本质,以及它与各种技术进步之间的关系,那么教学模式无疑是我们必须优先处理好的问题。。。每当我看向办公室的时候都会思考建筑行业此时此刻发生的一切。现在事务所有专门编写模型的脚本工程师,也有用数学说话的技术人员,我听不懂他们的讨论,他们给我一种好像每个人都来自加州理工学院的感觉。人们坐在同一间办公室却使用着完全不同的工作语言。当各种级别的技术人员和环境研究人员等等到位以后,项目分工也变得更加专业化。。。”

    内容推荐:23个美术馆室内展览空间合集

头像

Design:ED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相关推荐

暂无相关文章!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汤姆·梅恩,摩弗西斯事务所(Morphosis) 的实践与反思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