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利亚60年:从乌托邦到现实

巴西利亚60年:从乌托邦到现实插图 © Joana França

    早在50年前,克拉丽斯·利斯派克特( ClariceLispector )就已经指出解密巴西利亚的困难性:“这两位建筑师没有着力于建造美丽,这样是相对容易的;他们激发了他们的惊奇感,并对其不加解释。”今年,这个首都已经建成60周年,它依旧对学者、学生和任何愿意更好探索这里的人充满吸引力。为了了解在巴西利亚的日常生活,我们邀请了六位在建筑学和城市规划领域的专家,他们住在巴西利亚,并将与我们分享他们的所见所闻,带来能帮助人们理解巴西利亚近年来象征的乌托邦和现实的更深层次分析。

    下面,我们集合了 Bloco Arquitetos 的创办合伙人 Daniel Mangabeira , 纽布伦斯威克大学的校友、inVisible Architects 联合创始人Gabriela Cascelli Farinasso 和 Luiza Dias Coelho,FAU-UnB 的教授和研究员 Maribel Aliaga Fuentes,以及 IPHAN 的建筑师和规划师、 IAB-DF 的高级顾问 Luiz Eduardo Sarmento 的摘录,文章中都附有由 Joana França 拍摄的巴西首都照片。

    巴西利亚60年:从乌托邦到现实插图1 © Joana França

    愿乌托邦战胜反乌托邦

    作者:Daniel Mangabeira - Bloco Arquitetos

    巴西利亚与隔离是敌对的。这个城市不是为隐居者所创。很明显,没有一个城市是为了这个原因而创造,但是巴西利亚试点计划( Plano Piloto de Brasília)有使得自身反隐居化的特殊性。卢西奥科斯塔( Lucio Costa )的法国附属城市生来就是一个自然、开放且民主的乌托邦。对于这个幻想的且真实的城市的庆祝,在封城期间尤为重要。

    这个实验性的规划不能作为案例去效仿,但是在这里庆祝的正是在其它很多巴西城市丢失的:充足而民主的公共空间。尽管很多这些缺乏法律管辖的绿色空地并非被设计为有用的地方,但是它们对于它们的使用者的幸福来说非常重要。在这个意义上,巴西利亚对于帮助巴西人理解当所有人开始离开他们的围场时什么在缺失,是极有潜力的。诺玛·伊文森( Norma Evenson )撰写了一篇文章,在文中,她写道,在巴西利亚的设计中,没有东西任何表明它希望调和人类造物与自然造物。除了赞同这个观点并遗憾地知晓塞拉多保护区并未展现在它的空地中,我们还要认识到,尽管如此,我们城市中的宽阔绿色空间还需要去提升其它城市的未被占据的空间的价值。对于一个为了健康而设立的公园,什么是重要的?为什么街上要有树?为什么城市能看见地平线是重要的?什么一个都市中心与拥有空旷空间的相关性?这些简单的问题可被生活在这里的人轻易解答。巴西的城市现在比以往更需要像巴西利亚多一些。

    巴西利亚60年:从乌托邦到现实插图2 © Joana França

    巴西利亚60年:从乌托邦到现实插图3 © Joana França

    纪念性轴线展示了试点计划最著名的作品,但位于南北翼的道路轴线才是对于卢西奥科斯塔伟大成功的最好庆祝。这个城市充满了面包店、酒吧、街角商店、会议、市场、教堂、水果店、健身房、花店、学校,以及一切我们人类生活所需的东西。这是一座必须被赞美的城市!

    城市60周年的纪念仪式将在超级街区而非露台举行。它将发生在一个实用性的城市,而非在一个代表性的城市。它将发生在一个人们感到被保护的地方,而非在一个人们被代表的地方。它将为了那些生活并工作在这个城市的人而举办,而非为那些四年以来的匆匆过客。我们处于隔离状态,所以不会有庆祝仪活动,但是那里肯定会有一个公正且必要的仪式,以对那些最初被用来做实验,最后成为标准的人们表达敬意。巴西利亚存在,它是美丽的,不完美的,我居住在此,心怀感激。

    巴西利亚60年:从乌托邦到现实插图4 © Joana França

    巴西利亚:仅仅由男人建造?

    作者:Gabriela Cascelli Farinasso e Luiza Dias Coelho - Arquitetas inVisíveis

    每个伟大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伟大的女人。这个既常见又历史悠久的俗语多年来勾勒出了建筑师之间的关系,在巴西利亚,这个俗语同样适用。建造新首都的过程将巴西男人的名字写入了建筑和规划的历史。但是除了男人之外,女人同样存在,她们在1950年代后期突破壁垒,书写下鲜为人知的部分故事。今天,在巴西利亚建成60年后,是时候让巴西利亚认可那些帮助建造城市的女人了,同时也是时候去了解女人如何能够为改造空间做出贡献,使其变得更安全、方便、可持续,并有助于积极社会互动的产生。

    巴西利亚是一个被欲望点燃的梦想,这里,我们渴求去展示我们能够在时代潮流之前做出一些事情。正是这种精神使得这个城市在如此之短的时间内的建造成为可能。它也使得最初的建筑师和规划师拥有创造力,让他们为新城市的创新建设项目添砖加瓦。就连巴西利亚的竞赛都在促进女性职业表现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

    巴西利亚60年:从乌托邦到现实插图5 © Joana França

    巴西利亚60年:从乌托邦到现实插图6 © Joana França

    尽管代表参加人数较少,这个巴西历史上重要的建筑与规划竞赛仍有女性参与。现实是残酷的,但很多女性都和家人一起来到首都的巴西利亚大学来工作学习。在那里,女性的成就通过巴西建筑师协会( IAB )的会员名单和纪念性会议的清单得以记录,这些证据表明,在1960年代到1970年代,大约有30位女性建筑师生活在首都 ,这也是当地建筑业最如火如荼的时期。

    马尤米( Mayumi Watanabe Souza Lima )是参与到城市建立的女性之一。马尤米出生在东京,在1956年成为巴西人。同年,她报名进入圣保罗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学习,在1960年获得学位。她在1960年早期来到巴西利亚,一同前来的还有她的搭档与丈夫, Sérgio Souza Lima ,他们一同希望能创立一所新的大学。她也在这里撰写了一篇名为《城市住房面面观》的硕士论文,并面临着从对建筑的理论研究转变到城市建造的难题,这在当时已经成为了一个设计竞赛¹。现在,这个建筑项目已经在圣米格尔社区单元的街区内实现。

    巴西利亚60年:从乌托邦到现实插图7 © Joana França

    巴西利亚60年:从乌托邦到现实插图8 © Joana França

    马尤米的丈夫为国家设计了一系列公立学校项目,还参与到部分项目的建设中来。三十多年来,他与教育工作者、基础教育管理者、托儿所和机构内外的儿童一同工作,探讨并分析了关于我们的社会中儿童空间的问题。追寻这条工作思路,他出版了两本书:《教育空间,使用与建造》(巴西利亚,MEC / CEDATE, 1986)和《城市与儿童》(圣保罗, 诺贝尔, 1989)。

    马尤米基于他的学术经验发展了其它的兴趣。她曾是  UnB、巴西利亚、桑托斯、圣何塞·多斯·坎波斯和圣卡洛斯工程学院的建筑规划学院教授。这个学院隶属于共产党,且在从对资本模式生产的批判角度探讨建筑师职业表现有重要作用。她让她的一年级学生接触难民,希望能使他们对政治敏感,因为她相信建筑是与与社会变迁相结合的。

    巴西利亚60年:从乌托邦到现实插图9 © Joana França

    巴西利亚60年:从乌托邦到现实插图10 © Joana França

    好奇心驱使我们重溯建筑历史,以找寻女性的名字。我们就是这样发现了马尤米和圣米格尔社区单元。她以建筑师的身份,用她的职业生涯、个人敬业精神和现代建筑作品给予我们激励。

    我们花了50多年的时间这才认识到马尤米在这个城市的设计中所应有的地位,这也是我们为何希望在这个特殊的纪念日,巴西利亚的聚光灯能照射在那些帮助塑造这个首都的女性上。

    巴西利亚60年:从乌托邦到现实插图11 © Joana França

    巴西利亚中心都市生活的小体验

    作者: Maribel Aliaga Fuentes - FAU-UnB设计学院教授

    内容推荐:比利时著名艺术家Christo逝世,享年84岁

    今天我决定去探索超级四边形电路之外的新世界。清晨,我离开在城市公园外的南休斯顿酒店,向轴线处走去,穿过W3,顺着南部商业街区的内部接道向市政区走去。

    我看到人,商业与商人。鞋子,衣服,小吃店。人!建筑天棚在小路上投射下阴影。那些街道充当风廊。我走过州立美术院,通过地下通道穿过轴线区。

    为了结束这段冒险,我带了一只小斑马回到阿萨诺特。这是一次如此都市特色的体验,它令我在短时间内十分开心。

    巴西利亚60年:从乌托邦到现实插图12 © Joana França

    这都是巴西利亚!

    作者:Luiz Eduardo Sarmento -  IPHAN 的建筑师和规划师、IAB-DF 的高级顾问

    “(……)我感受到了这场运动,这个属于真正巴西人的紧张生活(……)。这和我之前所想象的这个城市中心截然不同(……)。那些巴西人负责建造这个城市,在这里遵纪守法。事实上,梦想赶不上现实。”——卢西奥科斯塔²

    巴西利亚或许是我们所了解的城市生长的最例外的案例之一。

    这个首都是全国公共竞赛的产物,它是为大约500000人设计的。现在,依据IBDE的数据,它是全国第三大大都市。从字面意义来说,这正如卢西奥科斯塔在1984年参观试点公路计划时所说的那样,“梦想赶不上现实”。

    巴西利亚60年:从乌托邦到现实插图13 © Joana França

    巴西利亚60年:从乌托邦到现实插图14 © Joana França

    正如科斯塔在参观这个脱胎于他的思想的城市时所做的那样,我们应该仔细观察今天这个城市是如何运行的。关于理想的巴西利亚存在很多争议,但是我们在明白这点的同时还需要去了解这做大都市在多年间是如何生长的。

    意识到如今的巴西利亚远比一开始规划的要多,我们就能够将今天的都市居民与那些在多年前来建设这个首都、并实现现代化梦想的人们联系起来。

    巴西利亚60年:从乌托邦到现实插图15 © Joana França

    巴西利亚60年:从乌托邦到现实插图16 © Joana França

    巴西利亚的60周年历史充斥着挑战性,因为这是一个巴西的首府从现代主义核心崛起,但是它近来也呈现了重大的问题,我们需要面对它们,来为这个在都市改革需求的庇佑下诞生的城市提供解决方案。

    现代城市的基因展现在试点计划周边出现的定居点中,这强化了城市中心与明显的城市周边区域的对比,其跨度比在其它巴西都市所观测到的更大。城市周边的演变是试点计划道路逻辑的延申,这在行政区是个恶化的问题,那里的人口收入低,基础设施又消耗了相当一部分资源。在非正规居住区通常会出现摇摇欲坠的棚屋,但这样为存放户主的重要资产-汽车-腾出空间。

    巴西利亚60年:从乌托邦到现实插图17 © Joana França

    巴西利亚60年:从乌托邦到现实插图18 © Joana França

    我们都市结构的特殊性显示出日常生活的不便问题,例如交通问题和最贫穷人民被持续驱赶到大都市边缘的问题,同样还有象征性、文化性和社会性问题,后者例如不同社会阶级在城市中心难以相互接触的问题。如果这一切不存在,那它还是巴西利亚吗?

    一个要素可以解释这个社会空间之间的分割,这就是从巴西利亚中心到一些行政区的距离。Ceilândia ,这个名字来自于入侵根除中心,它是个由州规划的居住区,用来安置居住在试点计划区居无定所的人民。约50年后, Ceilândia 变成了农业生产老去和 Sol Nascente 社区,后者曾经是拉丁美洲最大的平民窟。这个社区是距离作用的典型案例,超过30公里的距离使得轴线纪念试点计划区与这个社区隔离。

    巴西利亚60年:从乌托邦到现实插图19 © Joana França

    巴西利亚60年:从乌托邦到现实插图20 © Joana França

    这个巨大的距离对于这里的居民来说是如此的惊人,以至于这一点被电影制片人 Adirley Queirós 在电影《白色之外,黑色的我》( White Out, Black I )里嘲笑,在这个电影里, Ceilândia社区的人在进入巴西利亚城区时,需要出示护照。

    指导新首都项目的创新和乐观的精神十分值得被总结与推行,在我们国家目前面临困境的情况下,这一点尤为重要。

    巴西利亚60年:从乌托邦到现实插图21 © Joana França

    巴西利亚60年:从乌托邦到现实插图22 © Joana França

    我们身负重任,要改变这个城市未来的流动性与不平等的问题,而这需要创新性的行动。通过行动,巴西利亚可以重新变成城市管理的模范,变成一个可以面对自身的流动性问题,不稳定的住房,缺乏基础设施,缺乏绿化和城市设备的城市。这个挑战是巨大的,我们的创新与执行力需要提升到同样的水平。

    如果现实比梦想更多,我们就需要去提升梦想。这是我们的历史责任。

    巴西利亚60年:从乌托邦到现实插图23 © Joana França

    ¹ ALIAGA FUENTES, Maribel ; COELHO, Luíza Dias; TABOSA, Mayara. 《城市住房面面观:马尤米对巴西利亚建设的批判性认识》(Aspects of Urban Housing: A critical look from Mayumi Souza Lima to the construction of Brasília) .. In: 9º PROJETAR, 2019, Curitiba. Anais 9º PROJETAR 2019. Curitiba, 2019. v. 2.

    ² 卢西奥科斯塔. 《巴西利亚城市概念的构成要素》(Ingredients of the Urban Conception of Brasília), 1995. In: XAVIER, Alberto; KATINSKY, Julio (Org.). Brasília: Critical Anthology. São Paulo: Cosac & Naify, 2012. Chap. 5. p. 144-146

    翻译:李熙盈

    内容推荐:本周未建成|印尼智能城市设计;维也纳现代艺术学校

头像

Victor Delaqua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相关推荐

暂无相关文章!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巴西利亚60年:从乌托邦到现实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