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红转绿:氧化立面的矛盾之美

由红转绿:氧化立面的矛盾之美插图 Tinshed / Raffaello Rosselli. Image © Mark Syke

    译者:李熙盈
    对于一个小孩子来说,理解时间以及时间流逝的概念是很难的。因此,孩子们通常在期待什么事情的时候没有耐心,或是在尝试去回忆过去的事情时感到疑惑。他们活在当下,一点一滴地学习时间的概念。但是即便作为成人,我们依然在接受时间流逝和年岁增长时感到痛苦。有利可图的美容产品以及整容外科行业展示了人类是如何渴望控制且否定时间的流逝的,而这种渴望被证实是一种永不停歇的欲望。

    这种欲望同样在我们的建筑中得已体现。众所周知,一个拥有白洁墙面、干净整洁的花园的建筑需要大量能量与资源去维持。定期维护是必不可少的,但是建筑主人总是将其推迟。有些材料明显能从外观看出它们的使用程度和维护的欠缺,与此同时,也有另外一些材料随着时间的流逝变得十分有趣,它们的这一特性能够在建筑项目中被加以利用。当然,我们指的是利用它的视觉和美学特征,并不是需要被更加严肃处理的功能与结构属性。

    由红转绿:氧化立面的矛盾之美插图1 Permanent Camping / Casey Brown Architecture. Image © Penny Clay

    近年来,我们看到了很多在建筑项目中应用氧化金属立面的例子,它们不是用其它作品的回收材料做的,就是用预期会氧化的金属做的,后者例如考顿(可镀)钢板、铜板或锌板。

    当被暴露在空气和悬浮的水颗粒中时,大多数金属会自然而然地发生氧化过程。考顿钢是一种经过特殊设计的金属,它的氧化过程是可控的。通过向钢的化学成分中加入铜和磷,一种能保护钢板和其它部分不被腐蚀的红色层产生,使得氧化可控。类似的过程也出现在铜片和它的合金中,它们在氧化时会形成铜绿层,而铜绿使得它们外表附着绿色,同样起到保护铜板的内部的作用。锌片也产生了相似的氧化层,不过它的氧化层是浅灰色的,能将锌片的使用寿命极大地延长,受到湿度和光照等因素的影响,它们能够在不需要特别维护的情况下拥有长达120年的使用期。

    由红转绿:氧化立面的矛盾之美插图2 Radman Brown House / Guy Herschell Architects. Image © Guy Herschell

    必须指出的是,对于其它金属合金,氧化是金属降解过程的开端,这必须要得到及时处理以免引发后续的腐蚀,否则会使其无法使用。在众多预防或是延缓氧化的手段中,施加保护涂料是最常见的。

    由红转绿:氧化立面的矛盾之美插图3 Casa Possum / DFJ Architects. Image © Christopher Frederick Jones

    Raffaello Rosselli 的建筑“锡棚”的灵感,来源于澳大利亚的标志性金属仓库之美。各种氧化板的粗糙外观与考顿钢板框出的开窗形成鲜明对比。金属板覆盖在木制的框架结构之上。

    由红转绿:氧化立面的矛盾之美插图4 Tinshed / Raffaello Rosselli. Image © Richard Carr

    同样在澳大利亚,挡土墙、桥梁和桥墩建造中的常用结构再利用成为TonyHobba建筑师事务所作品的主要建筑外骨骼和表现形式。人们故意保存下它们原本的状态,强化风化钢的红棕色和黄色氧化物,从而使建筑与周围的悬崖颜色相和谐。

    下面,我们更详细地讨论了相关的产品与材料,它们无不利用了金属的色彩多样性和未来难以预测的美学特征。

    内容推荐:Morris+获伦敦经济适用房建造许可证,打造柏京达格纳姆综合社区

    由红转绿:氧化立面的矛盾之美插图5 Third Wave Kiosk / Tony Hobba Architects. Image © Rory Gardiner

    考顿钢

    由红转绿:氧化立面的矛盾之美插图6 Aço Corten. Image © ArchDaily

    由红转绿:氧化立面的矛盾之美插图7 Rust House / Jarmund / Vigsnæs Architects. Image © Nils Peter Dale

    考顿钢最初是为铁路工业开发的。它富含铜和磷,在20世纪30年代由北美公司美国钢铁公司创造,命名为考顿钢。它还被叫做可镀钢,或是用品牌Cosacor 或 Niocor 来称呼。这种材料的工作原理是形成一层附着的、有保护作用的红色氧化膜,也叫做铜锈,铜锈降低了环境中腐蚀剂的侵蚀速度。除了不需要保护漆图层外,考顿钢还比普通结构钢材拥有更好的机械强度。

    由红转绿:氧化立面的矛盾之美插图8 Rusty House / OK PLAN ARCHITECTS. Image © BoysPlayNice

    考顿钢的颜色根据当地的大气条件而变化。从强烈的红色斑点到棕色和橙色,考顿钢立面多变而难以预测,因它们所处的不同的环境而做出相应变化。在Evans House的A4ESTUDIO项目里,观察考顿钢李米娜在两个不同时期的演变是十分有趣的,同样有趣的是观察建筑物通过这种泥土的色调与周围环境融为一体的方式。

    由红转绿:氧化立面的矛盾之美插图9 Evans House / A4ESTUDIO. Image © Michael Evans

    由红转绿:氧化立面的矛盾之美插图10 Evans House / A4ESTUDIO. Image © Michael Evans

    由红转绿:氧化立面的矛盾之美插图11 Cobre. Image © ArchDaily

    研究表明,铜是人类开采并加工的第一种金属。据估计,人类使用铜的历史可以追溯公元前9000年的中东。铜时代(也叫做铜石器时代)在年代上位于新石器时代和青铜时代(约公元前3300年至1200年)之间,那时,铜是人类最重要的材料。今天,铜在民居中的使用远不止立面与屋顶。铜被用于电线和电缆以传到电力,还被用于冷热气体的管道制造。铜还在喷洒装置和框架设施(锁、把手、铰链等)和环境卫生的金属(水龙头和附件)中得到广泛应用。

    由红转绿:氧化立面的矛盾之美插图12 Copper House II / Studio Mumbai. Image Cortesia de Studio Mumbai

    由红转绿:氧化立面的矛盾之美插图13 The Green House / K2LD Architects. Image © Jeremy San

    当暴露在空气中的氧环境时,铜表面会缓慢氧化,生成一层覆盖表面的蓝绿色的氧化层,这将极大地改变铜的外关。原来的铜从红色变成橙色,甚至到棕色,在与氧气的接触中,氧化作用最终令铜产生了一层深绿色的表面。与铁腐蚀后产生的铁锈不同,铜的氧化层实际上保护了氧化层下的铜。在自然风化作用下,铜的氧化层需要很多年才能形成。建筑物在湿润的海岸或海洋环境中会比在干燥的室内环境更快地生铜锈。

    由红转绿:氧化立面的矛盾之美插图14 Public Middle School Of Labarthe-Sur-Lèze / LCR Architectes. Image © Sylvain Mille

    由红转绿:氧化立面的矛盾之美插图15 Sarphatistraat Offices / Steven Holl Architects. Image © Paulo Warchol

    在设计阶段,考虑建筑在时间维度上的变化是一个有趣的练习。在ArchDaily的项目合集中搜寻,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建筑师一直在使用含有氧化元素的立面的不寻常、难以预测的特性,这些特性展示了立面的历史,反映了它们被嵌入的位置,模拟了周围环境。尽管这种美学不一定适合所有人,选择利用含有氧化元素的立面说明建筑师并不能掌控一切,这个现实时常折磨我们,但也为我们带来出人意料且迷人的结果。

    内容推荐:清水混凝土模板的多元可能性

头像

Eduardo Souza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相关推荐

暂无相关文章!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由红转绿:氧化立面的矛盾之美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