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edes成立40年,Kristin Feireiss谈平权和建筑未来

Aedes成立40年,Kristin Feireiss谈平权和建筑未来插图 1992 Zaha Hadid, Patrik Schumacher and Kristin Feireiss. Image © Regina Schubert

    在后现代主义的巅峰时期,以及城市更新和公众参与等意识的兴起,世界上第一个私人建筑艺廊--Aedes建筑论坛于1980年在柏林开幕。Aedes由当时既不是建筑师也不从事建筑工作的记者Kristin Feireiss和Helga Retzer创立,旨在鼓励公众对围绕城市环境、空间和社会等主题进行国际之间的对话交流。

    中心成立后不久,就成为当代国际建筑界举足轻重的一部分,通过辩论形式,寻求新的想法,展示前卫的理念,并强调年轻才干。 Aedes为建筑师提供了一个引人注目的场所来展示他们的建筑和城市理念,为Zaha Hadid、Venturi ScottBrown、Cedric Price、John Hejduk、OMA、Peter and Alison Smithson以及Bernard Tschum等人举办了展览。

    在40年的时间里一共举办了500场展览,这个独立的,展示当代建筑、城市设计和相关主题的机构在没有公共资金的情况下自主运行,出于欣赏由来自世界各地的最前卫、最具实践性和有远见的概念驱动。自1994年以来,在Kristin Feireiss 和Hans-JürgenCommerell的共同引领下,这个公共文化空间如今包含了600平方米的展览、活动和办公空间。

    为庆祝 Aedes成立40周年,即这个跟随建筑潮流 "从后现代主义进入数字时代 "的论坛。ArchDaily有机会与创始人兼总监KristinFeireiss进行了交谈,探讨了世界上第一个私人建筑艺廊、40年来的经验和成就、以及在领域的女性平权以及建筑的未来。

    Aedes成立40年,Kristin Feireiss谈平权和建筑未来插图1 2015 ZAO/standardarchitecture Contemplating Basics. Image © Rene Riller

    关于中心的成立

    ArchDaily(Christele Harrouk):你能告诉我们这一切是如何开始的吗?最初的需求是什么,导致了对Aedes建筑论坛的构思?当时成立这个中心的目的是什么?

    Kristin Feireiss(KF):顺便说一句,世界上第一家艺廊,在没有任何建筑师指导的情况下,创办一家名为Aedes的建筑艺廊,是一个疯狂的想法,也是一种单纯的坚持。那是在1980年,当时我是一名记者,当时我在国际设计中心(IDZ)从事出版工作,而我的搭档Helga Retzer(不幸于1984年去世)正在DAAD画廊领导这个项目。对我们来说,建筑,尤其是在国际展览(IBA)期间,不仅是建筑师的主题,而且主要是公众的主题。我们希望培养一种意识,即建筑和建筑环境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展览是可以恰当的传达这一信息。从之前到现在,我认为建筑是社会和文化身份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以1957年Alison 和Peter Smithson的柏林侯城的总体规划为Aedes 开幕。在1980年Hugh Stubbins设计的这座建筑倒塌后,我们的第二个展览 "纪念柏林港会馆"受到国际关注。在信件中,我们向建筑师们征询如何处理这座美国和德国友谊的象征。收到来自世界各地的建筑师的回应,如从Cedric Price和Raimund Abraham收到了图纸和答复,这些都让我们激动不已。随后我们也举办了OMA、James Stirling等人的个展。

    Aedes成立40年,Kristin Feireiss谈平权和建筑未来插图2 2017 ingenhoven architects Green Heart - Marina One Singapore - Architecture for Tropical Cities. Image © Erik-Jan Ouwerkerk

    关于Aedes的40年

    AD:在40年后,你怎么去描述这个中心的发展历程?如果你回顾你所取得的成就和所有挡在你面前的障碍,你会选择重走一遍同样的路吗?

    KF:当然,我会再走一次即使这条要面所有风险,但同样我也会带着兴趣和一样的激情去做。通过展示世界各地令人激动的建筑和城市发展的例子,来增加在柏林的辩论和拓宽观众的视野,很快Aedes 将成为代表世界上先进设计的重要的国际风向标。多年后,我们意识到,Aedes 对许多其他机构的起到表率的作用。当时还没有发明跨学科、网络化或参与等用语,但我们已经以一种 "自然而然的需求 "的态度来使用它们了。Aedes 与周围的大学和书店合作,建立了Savingyplatz广场的公共辩论中心。在德国统一后,Aedes 成为东柏林发展的重要力量,最后,它成立了一个国际教育和交流的中心。这就是我们现在的位置!

    关于跨界

    AD:Aedes从第一天就开始宣告这是一个跨界平台。您在40年前创建平台时,是如何理解这种态度的必要性和重要性的?您是如何帮助和传播这种相对较新的意识形态的?

    KF:在当时,今天有部分也仍然是这样,即使是规划师和建筑师之间的也没有很多交流,比起其它的城市建设的人之间交流。在讨论 "城市 "这个整体时,跨领域是我们项目的核心。这造就了这个项目的多样性和活力。在后来于ANCB、Aedes大都会实验室(也是一项实验)合作(由我的伙伴Hans-Jürgen Commerell于2009年成立)我们将跨领域交流制度化,作为催化剂,去建立在专家和民众之间的共同语言与理解,以寻求城市共存面临的迫切问题的答案。

    Aedes成立40年,Kristin Feireiss谈平权和建筑未来插图3 1982 Kristin Feireiss in the exhibition Strohhaus by Hans-Dieter Schaal. Image © Hermann Kiessling

    关于城市设计

    内容推荐:现代化进程中,中式合院改造案例

    AD:你比其他人更早地了解了城市设计的观念。为什么你认为应该从一开始就把建筑和城市设计结合起来考虑是一件重要的事情?而不应该只是关注建筑部分?

    KF:城市群和城市的复杂性从一开始就吸引了我,尽管这个主题相当抽象,很难以激发公众公众观赏的欲望。虽然展览的主题往往是关于建筑项目,但有一种 "自然而然的需要",需要在城市的背景下讨论它。建筑师只是城市舞台上的一个演员。我们的目标并不是主要为这个职业提供一个平台,而是主要为公众,进而为城市提供一个平台。

    关于在这个领域工作的女性

    AD:作为一个在这个领域非常成功的女性,也是一个女性建筑策展人、作家和编辑,你认为在你的立场,对这个领域的女性有什么影响?您能否也告诉我们,展示中心对女性建筑师的平权有什么贡献?

    KF:我一直支持和鼓励建筑界的女性,不是因为她们的性别,而是因为她们工作的质量。在建筑领域,就像其它许多由男性主导的行业一样,女性依然不具代表性,更难获得好的委托。ZahaHadid从以前到现在都是我的偶像。她被打上了只会画酷炫图的 "皇后 "的烙印,但扎哈从来没有放弃过将自己的建筑愿景变为现实。1983年,我们在筹备她在Aedes 举办的 "香港山顶竞赛 "展览时相识,此后一直是朋友。Aedes 的展览和附赠的图册是她作品的首次展示。2017年,当我应邀在法兰克福的Deutsches Architekturmuseum(DAM)做一个关于女性建筑师的讲座时,我翻阅了我们的资料档案,已经意识到我们已经展出了多少像ElizabethDiller, Kazuyo Sejima, Tatiana Bilbao, Louisa Hutton 和Dorte Mandrup这样的女性建筑师的展览。我们很高兴Aedes 能够为女性建筑师提供一个国际平台,让她们展示自己的想法、概念和项目。

    Aedes成立40年,Kristin Feireiss谈平权和建筑未来插图4 2016 Ai Weiwei with Hans-Jürgen Commerell . Image © Aedes

    关于成就

    AD:能不能跟我们分享一下您在Aedes这40年里最自豪的一个时刻/事件/出版物甚至是经历?您觉得您最大的成就是什么?

    KF:这是个有趣的问题! 和我关系密切的人,都知道我把家庭放在第一位。我为我们这个小家庭感到非常自豪,我也非常感激我的家人。但我想这不是你问题的本意吧?

    关于Aedes,我们很惊讶的看到,在我们的展览和公开辩论上,来自不同年代和背景的人对其的投入。对我来说,骄傲和享有的优待是并存的。40年来,我们为自己的贡献感到自豪,我们举办了大约500场展览和无数次公开辩论,对城市是什么和应该是什么进行了许多讨论。我们为建筑师对我们的信任感到骄傲,也为Aedes在世界范围内获得的声誉感到骄傲。

    当我被邀请成为Netherlands Architecture Institute (NAI)的所长时,我当然很自豪--从一个只有两个人的艺廊变成了一个拥有100多名员工的经理和策展人。我最难忘的遭遇是,在种族隔离制度终结之后 ,在我在NAi发起了 "空白建筑 "展览的背景下与NelsonMandela交谈。我为成为普利兹克评委会成员而感到自豪,为获得德意志联邦共和国联邦功绩十字勋章而感到自豪,为被任命为荷兰狮子骑士勋章而感到自豪。但通过这些奖项和荣誉,我们最自豪的是这些奖项如何强调建筑文化的重要性。最后同样重要的是,我为我和Hans-Jürgen多年来获得的所有荣誉和认可感到骄傲,也为与Zumtobel、Carpet Concept、Schindler、Cemex和Camerich等公司的合作和慷慨支持感到骄傲。

    Aedes成立40年,Kristin Feireiss谈平权和建筑未来插图5 2000 Matthias Sauerbruch und Rem Koolhaas. Image © Aedes

    关于未来

    AD:您能想象再过40年后的艺术中心会是怎么样的?Aedes的未来会是怎样的?同时,您如何去预测建筑的未来?

    KF:你知道,任何事物都有它的时间,Aedes 不仅要应对建筑和城市规划方面的新挑战,还要应对社会和政治领域的新挑战,包括移民、环境和可持续发展需求的影响。所以,让我们回到未来的四到十年。我们在空间设计和社会需求对应之间已经有一些很好的话题。

    建筑的未来?在我看来,根据我的经验,所谓的明星建筑师的时代属于过去,建筑界总会有大师级的人物出现,对下一代产生很大的影响。而即将到来的新一代建筑师,无论是现在还是未来,都意识到由于建筑和建筑环境的复杂性不断增加,只有通过跨学科的团队合作才能成功地处理建筑问题。

    翻译:林靖宜

    内容推荐:SOM‘深圳海能达总部大厦’,对接城市空间

头像

Christele Harrouk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相关推荐

暂无相关文章!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Aedes成立40年,Kristin Feireiss谈平权和建筑未来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