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湿地新英格兰人学习的建筑师:将资源回收利用作为生活方式

向湿地新英格兰人学习的建筑师:将资源回收利用作为生活方式插图 The Barn of Fun. Photograph by Bob Gunderson.

    不管我们喜欢与否,每一个建筑师都是一个再利用者。

    “湿地新英格兰人( Swamp Yankee )”这个短语既不是一种羞辱也不是一种刻板印象。湿地新英格兰人存在于20世纪前的新英格兰地区。他们是一群生活不富裕的人,只能住得起在临近有水的地方——而在那些地方疾病、寄生虫和糟糕的天气经常伤害夺取人的性命。这些人从来不会丢掉任何(在某一天)可能会被再次利用、派上用场的东西。以物换物,修捡物品是他们的一种生活方式。他们眼里不会有任何东西是无用的废弃物(“俭则不匮”)。湿地新英格兰人将回收再利用变成了他们的生活方式。他们选择可持续性并不是为了环保——而是他们求生的方法。

    我是一个像湿地新英格兰人一样的建筑师。

    向湿地新英格兰人学习的建筑师:将资源回收利用作为生活方式插图(1) Vegan House / Block Architects. Recycled windows. © Quang Tran

    作为建筑师,我们将我们看待事物的角度和思维方式融会、添加在既有的现实情况上去创造建筑。每一个场地、客户和社区都有自己的历史,历史不能由项目设计者设定也不能被他们所改变。建筑师需要去循环再利用这些他们不能选择、决定和改变的因素。

    历史和重力一样在建筑中永恒存在。时间被不可避免地浇注、封锁、凝固在我们设计出来的物品之中。这些物品可以将我们同历史或美学之外、之上的东西联接起来。

    向湿地新英格兰人学习的建筑师:将资源回收利用作为生活方式插图(2) Capilla San Bernardo / Nicolás Campodonico. Recycled bricks from a rural house. Courtesy of Nicolás Campodonico

    康涅狄格州圣公会教堂

    在康涅狄格州的哈特福德市( Hartford ),那里的圣公会教堂的州级教区在最近为其官邸兼办公处修建一个新的附属小教堂的时候,他们用六十面彩色玻璃替换掉了该处现存的一个1913年搭建的阳光房内的透明玻璃。在数十个个人捐赠者的赞助之下,有手绘圣像和铅条玻璃的玻璃板在超过十五年的时间里被安置进阳光房的窗格条框中。

    教区在2013年的时候搬去了一个19世纪建造的用来生产滚珠轴承的工厂,他们在搬去的时候带上了这些彩色玻璃去在这个新的教区总部再次还原起一个庄严神圣的空间。我们设计室提出来的设计尝试去将这些彩色玻璃重新定义为记忆的、历史的和启示的节点,为旧的圣像创造新的含义,这些彩色玻璃按照每个圣像所在的“时代”排放在用回收修捡的木材所制作的五个新的可活动的隔架上。

    向湿地新英格兰人学习的建筑师:将资源回收利用作为生活方式插图(3) New Pane Place, The Commons. Meriden, Ct., © Mick Hales

    每个翻新项目都是在面对迎接一个循环再利用的空间。你既可以尝试将新的事物的“阴”完全暴露出来,和旧的事物的“阳”形成鲜明的截然不同的对比,你也可以将你遇到的元素回收利用去重新诠释那些既有的事物去创造新的环境。在康涅狄格州的吉尔福德( Guilford )一个来自1950年的楼梯和一个建造年代不详的柱子干扰着一座建于19世纪初的科德角农屋式建筑内的起居空间的正常使用。

    内容推荐:建筑摄影师Edmund Sumner,义卖昌迪加尔摄影作品

    我们的建筑设计室回收利用了现有的这些楼梯和支柱的所有部件,从而不需要扩建房子就可以制造出空间。被拆除的梯段斜梁成为了装饰物。新的钢结构在已经移除并回收利用的支柱的位置搭建起来,去保护那些旧的、现如今不再发挥作用的梁。所有的旧木制楼梯踏板被重新安置,并在安装的时候留有缝隙从而保证能达到规范规定的踏面宽度,新添加的踏面要比之前安装的位置低从而保证了楼梯的踏步高度符合规范。

    向湿地新英格兰人学习的建筑师:将资源回收利用作为生活方式插图(4) Existing Stair & Column solution. Photos © Duo Dickinson

    向湿地新英格兰人学习的建筑师:将资源回收利用作为生活方式插图(5) Reused Beam & Column. Photos © Bob Gunderson

    向湿地新英格兰人学习的建筑师:将资源回收利用作为生活方式插图(6) DC Renovation, designed around ancient objects, © Duo Dickinson

    一个拥有湿地新英格兰人精神的建筑师在设计新的项目的时候对发现或收集到的物品所附带的现实属性有着完全的包容心和欢迎、开放思考的态度。新的地点可以去重新定义旧的神圣的物品,建筑所在的环境就是为了将旧的、已有的事物放进新的环境中。在哥伦比亚特区外的一个翻新项目使用了数十件收集到的物品,将漂流在四处几十年的故事安置进一个属于它们的家,将每个物品的特点完全发挥、展示出来。

    向湿地新英格兰人学习的建筑师:将资源回收利用作为生活方式插图(7) Alexander Brodsky's Villa Rotonda uses recycled doors. © Archstoyanie

    但是有时历史是设计的基础。不,不是那种对“风格”的肤浅、盲目模仿的审美,而是要在落实建筑的过程中有自主思考地去运用那些收集到的、循环利用的材料部件去使建筑可以将过去、现在和将来灵活融会起来。不光是“环保”,那些在废弃物中挑拣修缮收集出来的材料往往更为结实稳固,在它们的表面有着时光带来的光泽,并且还包含着预制商品无法赋予的历史含义。

    向湿地新英格兰人学习的建筑师:将资源回收利用作为生活方式插图(8) Kamikatz Public House / Hiroshi Nakamura & NAP. Recycled windows from abandoned houses. © Nacasa and Partners Inc

    欢乐棚屋

    向湿地新英格兰人学习的建筑师:将资源回收利用作为生活方式插图(9) Barn of Fun Timberframe. Photograph by Duo Dickinson.

    一个有着湿地新英格兰人精神的建筑师在预算有限、无法达到设计创意的时候需要去回收再利用。我们在将近20年前修建了一个棚屋。这个棚屋的修建使用了32种木材,其中包括无休止地重复利用那些回收修捡到的零散木料。光是 Bensonwood 公司制作的木构架结构中使用的13种不同的树种中就有约30%是回收修捡再利用的木材边角料。

    在建造完成的设计成果里,将近一半的窗户是从供货商那里以100美元一个的价钱购入的次品,还有数十个物件——来自1886年的教堂里的靠背长凳,来自1970年的门以及买家退货的桦木柱子——都被编织融入进设计之中。但是设计中真正核心重要的部分是我们回收再利用了我们原来家里的室外楼梯,当时为了孩子们而扩建家的时候所拆除的。

    向湿地新英格兰人学习的建筑师:将资源回收利用作为生活方式插图(10) Existing Stair, Dickinson House 1984. © Mick Hales.

    我们拆解了我们原来的柚木和雪松木楼梯,然后把它们存放在家里的地下室。当我们在我们家旁边建造棚屋的时候,我们根据这些回收出来的楼梯本身的样子设计了棚屋的楼梯。

    向湿地新英格兰人学习的建筑师:将资源回收利用作为生活方式插图(11) Salvaged stair, reused after 12 years. © Mick Hales

    38.1 mm 厚的榫槽结合地板和木门的材料是用从沉没的河运平底货船中收获到的回收再利用的六种软木制作的。我们不得不砍伐一棵红橡木去建这个棚屋并轧碎这些木头去制作地板(又在家里花费了两年的时间去风干)。其它回收利用的零散木料来自包括从加利福尼亚的一座1880年建造的叉架桥收集到的红杉木条,和一些枫木、柏木、郁金香木、红木和其它木材的边角料。

    向湿地新英格兰人学习的建筑师:将资源回收利用作为生活方式插图(12) The Barn of Fun. Photograph by Duo Dickinson

    最后的建造成果是一个充满魔力的棚屋,一个拥有湿地新英格兰人精神的棚屋:当时我们8岁的儿子给这个棚屋起了一个别名叫“欢乐棚屋”。材料、设计和历史的融会而迸发出来的魔力是毋庸置疑的,而必需要通过回收再利用去实践我们对可持续性的设想是实现这个成果的一个充满乐趣的必要条件。

    译者:李依格

    本文源自ArchDaily七月主题:再生材料。每个月,我们会以文章、访谈、新闻与项目的形式来深度探索一个主题。您可以在此阅读过往月度主题内容。ArchDaily一如既往地欢迎读者的贡献;如果你希望提交一篇文章或项目,请联系我们。

    内容推荐:New Generations | 6家具有新视野的事务所

头像

Duo Dickinson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相关推荐

暂无相关文章!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向湿地新英格兰人学习的建筑师:将资源回收利用作为生活方式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