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ce Raucher于弗吉尼亚大学谈社会正义与可持续发展:风格是肤浅的

Alice Raucher于弗吉尼亚大学谈社会正义与可持续发展:风格是肤浅的插图 University of Virginia Rotunda. Image © Anna Wesolowska

    建筑应当具备人文关怀——在冠状病毒肆虐,呼唤社会正义的声音响彻全球的年份里这一点体现得尤其明显。时事影响波及到包括高等教育在内的多个领域。作为弗吉尼亚大学的在职建筑师,Alice Raucher负责为校园基本规划和设计纲领提供专业建议。Raucher女士致力于解决独特的设计挑战,在继承大学昔日精神的同时也为其规划未来。

    Alice Raucher于弗吉尼亚大学谈社会正义与可持续发展:风格是肤浅的插图1 Alice Raucher. Image Courtesy of AIA Virginia

    Raucher女士是学校土地使用及校园规划项目的管理人,并且亲自参与与相关领域内专业人士、机构的合作。她也负责监督该校所有基本建设项目的建筑设计,并为如何选择规划、建筑和景观项目顾问提供专业指导。在本次ArchDaily的访谈中,她探讨了弗吉尼亚大学如何在倡导社会正义的同时,为健康和可持续发展做计划。

    你为什么首先选择学习工作室艺术和艺术史,然后才主攻建筑学呢?

    我从小就对艺术抱有浓厚的兴趣,曾经在大学期间跟随著名的现代艺术评论家罗伯特·平卡斯·维滕(Robert Pincus·Witten)学习艺术史。正是他的课为我架通了连接艺术与建筑的学术桥梁,也让我拥有了接触更多广义建筑学理论的机会。另一位教授在劳伦提安图书馆(Laurentian Library) 关于米开朗基罗台阶的展示对我产生了无比直观而深远的影响,同样令我永生难忘。我在这些课程中体味到了建筑的艺术性,也意识到建筑作品不仅仅是表面看来的一栋房子而已。

    Alice Raucher于弗吉尼亚大学谈社会正义与可持续发展:风格是肤浅的插图2 David S. Ingalls Hockey Rink Renovation and Expansion. Image © Michael Marsland, Yale University

    大学毕业以后,我在纽约市艺术委员会(该委员会负责管辖市属所有的绘画、雕塑和建筑)工作过一年,并且参与促成了许多建筑师对当地项目的介绍演讲。凯文·洛奇(Kevin Roche) 为新中央公园动物园制作的大型模型的展示体验会决定了我的命运。当时是1981年;而在26年后的2007年,我和凯文共同参与了耶鲁大学英格尔斯滑冰场(Ingalls Rink at Yale) 的改造和加建工作,也因此得到机会当面感谢他在我决定研习建筑学的过程中所起到的激励作用,这座滑冰场对我产生的与先前相似的影响一直延续到今天。能够用作品鼓舞他人,这一点对我来说具有非凡的吸引力。

    Alice Raucher于弗吉尼亚大学谈社会正义与可持续发展:风格是肤浅的插图3 David S. Ingalls Hockey Rink Renovation and Expansion. Image © Spagnola & Associates

    回顾过去的经历,我意识到只谈风格是肤浅的,艺术或建筑的持久影响依赖于更复杂的东西,这是我学到的非常重要的一课。

    在进入目前的角色之前,你既是建筑师也是教育工作者。你认为学术与实践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

    最理想的情况是双方互相促进:学生能够不受限制地构思和设计,在推动想法全面实现的过程中不用做出任何妥协。建筑师在实践里始终保持想法的纯粹性,同时在预算、建筑规范和客户喜好等方面做出适当妥协。实践不是搭建空中楼阁,在实际挑战面前保持理念的清晰稳固也是我热爱参与建筑实践的原因。另一方面,有实践经验的学生在绘图和构思的时候通常具备更强的空间感,学术深造可以启迪创造性,促使他们更灵活地运用知识。

    Alice Raucher于弗吉尼亚大学谈社会正义与可持续发展:风格是肤浅的插图4 UVA Memorial to Enslaved Laborers. Image Courtesy of Howeler + Yoon

    举例来说,我们新完工的 "奴役劳工纪念碑"(MEL)就来自于学生的竞赛创意,正是教学和实践结合的举措引导我们打造出这样一个极具影响力的作品。学生针对现状提出的质疑促使我们反思自己先入为主的设计观念。MEL正式立项之后,学生们也参与了选择设计团队、团队协同作业以及最终设计审查的过程,因而获得了从理念到实物的全盘经验。

    作为弗吉尼亚大学的在职建筑师,你参与了学校设计纲要的制定,以及所有基本项目建设和校园规划。能详细介绍一下这些项目以及当时你为自己设定的目标吗?

    我很幸运地在学校着手计划两百周年校庆活动之际成为UVA的一员,这场纪念活动代表着对过去的思考和对未来的承诺。在规划设想未来校园的过程中我收获了大量支持。根据新校长Ryan提出的2030年发展战略,UVA计划成为一所各院系之间联系更紧密、师生参与感更强,肩负着更重要社会责任的大学,而我们正在以实际行动让这个愿景成为现实。

    Alice Raucher于弗吉尼亚大学谈社会正义与可持续发展:风格是肤浅的插图5 UVA Ivy Corridor Landscape Framework Plan. Image Courtesy of Dumont Janks

    Alice Raucher于弗吉尼亚大学谈社会正义与可持续发展:风格是肤浅的插图6 UVA Ivy Corridor Landscape Framework Plan. Image Courtesy of Dumont Janks

    我期望学校的发展能够遵循一种具备责任感的方式,这意味着尽可能修复利用历史遗留建筑或现有建筑,如果需要新建,就应该为步行、公共交通和自行车提供更便利的基础设施。UVA自建校起就保存着一个识别度极高的核心(也许是建筑师们最熟悉的核心!),多年以来学校的发展正反映着时代变迁。当初校区北部的规划目标是方便通车,而我们正在尝试利用最近的项目连通校园各个区域。例如,"常春藤长廊 ”不仅仅是校园出入口,还发挥着连接中部和北部校区的重要作用,并且为即将迈入第三个百年的UVA打开了一个设计巧妙,同时满足可持续发展需求的前景展望。

    你的工作涉及到校史及其曾经作为奴役场所的史实。你是如何面对这段历史的?

    不论是学校的基本理念,还是其与学术使命的关系,或者大学本身在世俗意义上的性质,亦或是其首要的创立宗旨,弗吉尼亚大学自建校起直到今天始终保持着它的特色,那就是为新民主主义制度服务。托马斯·杰斐逊的设想远非完美,遭到设想排斥的人多于从中获益的人。但我们应该承认设计的核心要素体现了他的远见,甚至要赞叹在某些方面体现出的革命性。

    今天的高等教育模式比两个世纪前的更加稳固,然而我们正处于一个前所未有的充满不确定的时代。近些年来,包括我们在内的一批美国机构已经逐渐在物质层面和社会历史层面展开反思:被奴役的劳工为我们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但是白人至上主义仍然根植于许多制度之中。

    Alice Raucher于弗吉尼亚大学谈社会正义与可持续发展:风格是肤浅的插图7 UVA Alderman Library Renovation. Image Courtesy of HBRA Architects

    因此我们每天都在思考创办UVA的意义,以及,我们要成为怎样的角色。随着新校长的上任,UVA在建校200周年之际推出了一项革命性的战略计划,名为 "伟大而优秀的大学:2030年计划"。

    作为大学的建筑师,我希望能通过对建筑环境的研究表达对这一愿景的支持。

    内容推荐:摄影作品 | 加利福尼亚粗野主义代表:滑板公园 / Amir Zaki

    学校正在通过最近的几个项目,例如:奴役劳工纪念碑、沉思公社和新的学生保健中心努力协助推进个人和社会的公平发展,呼吁大众重视个人健康。学校主图书馆的新增建部分也为了迎接更广泛的使用人群而首次拥有崭新的外观。我希望学校在校园规划和道德情感方面所做出的贡献能够得到后人的评判。

    Alice Raucher于弗吉尼亚大学谈社会正义与可持续发展:风格是肤浅的插图8 UVA Memorial to Enslaved Laborers. Image © Sanjay Suchak, University of Virginia

    奴役劳工纪念碑:学校历史上有劳工参与的日子超过了四十年。现在我们正在直视这段过去,试图利用新发掘出的知识来教导学生,治愈历史,塑造未来。

    Alice Raucher于弗吉尼亚大学谈社会正义与可持续发展:风格是肤浅的插图9 UVA Contemplative Commons. Image Courtesy of Aidlin Darling Design & VMDO Architects

    科学表明,沉思和端正心态有助于消除偏见以及与之相关的一切联想和表现。“沉思公社”是最能够在设计和立意上忠实还原托马斯·杰斐逊“学术小镇”愿景的地方——它通过由自然和建筑共同营造的校园环境,充满活跃合作和安静反思的校园空间,建立起一个将生活、学习和研究联系在一起的大学社区。

    Alice Raucher于弗吉尼亚大学谈社会正义与可持续发展:风格是肤浅的插图10 UVA Student Health and Wellness Center. Image Courtesy of VMDO Architects and Duda Paine Architects

    学生保健中心是一座新建的充满革新性的跨学科设施,专注于新兴疾病预防和健康护理,通过向学生介绍公共卫生,身体和心理健康以及个人和环境保护等方面的必备知识,将对医疗保健的重视渗透进日常校园生活。

    随着气候条件、科学技术和施工手段的改变,你认为建筑师和设计人员应当如何调整工作方式以推动行业发展?

    首先,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我们希望聘请有自己研究构架的建筑团队,希望他们在设计中能够考虑到作品的复原力,使用最新技术进行建模、表现以及施工;这些都将帮助我们做出最终决策。弗吉尼亚大学有许多隐含内在矛盾的问题需要解决,比如:把200年前杰弗逊本人对建筑和技术的兴趣融入当今设计并不是轻而易举可以实现的;我们是一所对预算怀有清醒认识的公共机构,但学校的发展史又为校园建筑制定了很高的标准;学校确立了重要的战略目标(2030年可持续发展计划),但是大部分校园建筑属于处在炎热南方气候条件下的历史建筑。

    Alice Raucher于弗吉尼亚大学谈社会正义与可持续发展:风格是肤浅的插图11 UVA Brandon Ave Upperclass Student Housing Phase II. Image Courtesy of Elkus Manfredi

    说到这里,我想强调的是,我们所谈的可持续发展是全局性的,我们考虑的是整片区域而不是单体建筑。我们在布兰登大道(Brandon Avenue) 的开发项目就是一个例子:有人提议在街上紧邻草坪的重要位置建造一栋开发商级别的住宅楼。经过协调,我们最终以 "绿色街道"为规划主旨,现在布兰登大道已经成为一个可持续发展的、以学生为中心的多功能街区。街区中心是用生物学手段处理雨水的功能性景观,奠定了可持续发展的基调。

    Alice Raucher于弗吉尼亚大学谈社会正义与可持续发展:风格是肤浅的插图12 UVA Student Health and Wellness Center. Image Courtesy of VMDO Architects and Duda Paine Architects

    又例如学校新建成或者仍然在建的项目包括一栋以LEED 金奖为目标的学生宿舍楼Bond House。它不单单是学生保健中心,也将成为一个专注于新兴疾病预防和整体护理的跨学科设施,学生可以在此获取有关公共卫生,身体和心理健康,以及个人和环境保护的必备知识。这也是董事会记录里的第二栋学生宿舍楼,预计将包含一个面向附近地区的公共餐厅。这种兼具合作和挑战的创造性关系通常能够激发创意十足的方案,因此每位顾问都渴望能参与其中帮助实现学校的战略目标。

    新冠肺炎疫情在各方面引发了剧变。学校如何规划下一学年?校园生活又将会是怎样的?

    这是一段公认前所未有的时期,我们和其他高等教育机构一样,在努力将健康风险降到最低的同时坚持提供高质量的学术和住宿体验。学校领导层决定允许学生在秋季重回校园,但教学将通过混合模式进行,大型讲座将通过网络开授,而一定比例的小型课程则需要师生面对面展开讨论。新学期将于8月下旬开始,在感恩节前结束,中间没有秋假。专家团队已经为返校计划持续工作了几个月,并且根据弗吉尼亚州和联邦政府宣布的方案保持计划持续更新。

    Alice Raucher于弗吉尼亚大学谈社会正义与可持续发展:风格是肤浅的插图13 The Lawn, UVA. Image Courtesy of UVA Communications

    今年秋天的校园生活肯定与往年不同,以草坪为例,往年的草坪和圆厅永远是校园社交活动的核心舞台,但是今年这一带的人员密度必须降下来。

    我们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以增进交流、增强凝聚力的机会;今年我们需要严格把控社交距离和口罩佩戴条令,以确保校园和周边社区的安全。全校人员将会齐心协力,共同承担抵抗疫情的职责。值得重申的是,弗吉尼亚大学的校园文化扎根于学生自治和荣誉守则,因此可以肯定地说,我们已经做好了在疫情下成功应对新学年的准备。

    Alice Raucher于弗吉尼亚大学谈社会正义与可持续发展:风格是肤浅的插图14 UVA Health System Integrated Space Plan Report. Image Courtesy of UVA Office of the Architect

    展望未来,你认为有什么想法值得建筑师和设计人员重点关注?

    谈到疫情带来的启示,那就是应当灵活制定计划,尽可能为一切认知范围内的突发事件做好准备。如果不是今年春天学校实行远程办公,我们根本不会意识到自己能够以未曾设想过的方式提升工作效率。

    Alice Raucher于弗吉尼亚大学谈社会正义与可持续发展:风格是肤浅的插图15 UVA Pan-University Studies. Image Courtesy of Dumont Janks

    巧合的是,我和同事们早在疫情加重的几个月以前刚刚完成了几项泛大学(pan-University)研究,包括学术战略空间研究,行政空间研究,以及综合停车和交通研究。每个单项都期盼着更新、更高效、甚至是更为激进的学习、工作或通勤方式——虽然我们认为那其中有许多设想需要撬动当下的文化认知,因此在现有条件下很难实现,但是其中仍然有一部分想法,比如延长每周学术科研时间以减少过度占用教室,或者鼓励远程办公并增盖旅馆以便减少行政空间需求,同时缓解停车场车位紧张等,从来没有像在这次危机中那样得到彻底的检验。

    Alice Raucher于弗吉尼亚大学谈社会正义与可持续发展:风格是肤浅的插图16 University of Virginia Rotunda. Image © Anna Wesolowska

    麦考密克路是一条贯穿校区的主干道,一直是想象中的理想步行走廊,但在通常情况下车流量相对比较大。作为 "重返校园"计划的一份子,这条路需要人流量更小的人行道和车次更多的公交车,因此我们暂时把它改成了人行道。如果我们勇于设想文化层面的积极改变,最终将会收获远超投资的回报。

    译者:Changheng Xu

    内容推荐:大麻混凝土:充满可能性的未来材料

头像

Eric Baldwin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相关推荐

暂无相关文章!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Alice Raucher于弗吉尼亚大学谈社会正义与可持续发展:风格是肤浅的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