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座大厦的故事:保留与再利用之争

两座大厦的故事:保留与再利用之争插图 Photoshopped Philip Johnson with 550 Madison Model. Image © Sungwoo Choi

    从20世纪起,纽约市成为了新建筑的中心,这些地标新建筑也迅速获得了不可撼动的地位。虽然它们极大地重塑了我们对美学和空间的思考模式,但它们中的许多建筑,在投入使用后不到60年就夭折了。在当今这个大规模发展的时代,破坏似乎就象征着前进,因此没有建筑物是安全的。就连那些具有重要文化意义的建筑也被坚决拆除,由此可以看出,建筑师是如何迅速地决掘弃他们让建筑物存活多久,以及何时拆除的想法的。

    公园大道270号,即摩根大通世界总部大厦,于1961年由SOM建筑事务所设计完成,曾被阿达·路易丝·赫克斯伯特(Ada Louise Huxtable)誉为该市对“建筑设计的伟大革命”的贡献之一。该建筑可以说是女性设计的高光时刻,因为它由一名女性建筑师娜塔莉·德·布瓦斯(Natalie de Bois)完成,并以此名命名。这也是20世纪中叶建成的第一座企业建筑。该楼以前为美国联合碳化物( Union Carbide)的总部,也曾被认为是现代主义的标志,它的灵感来源于密斯的西格拉姆(Seagram)大楼。

    两座大厦的故事:保留与再利用之争插图1 The original lobby of the Union Carbide Building. Image © Ezra Stoller

    在2018年初,J.P.摩根大通公开宣布,计划拆除这栋707英尺高的塔楼,并委托福斯特事务所来为公司设计一个新总部。这将是有史以来最高的建筑物拆除,也是第一座超过200米的建筑物拆除。当宣布该拆除计划时,公众通过写信向纽约历史区委员议会提出上诉表示反对,但由于该建筑未能在2013年地标建筑的提名中获胜,该上诉被搁置一旁。预计新的公园大道270号大厦将于2021年年初落成。与此同时,几乎没有理由可以解释,仅仅为了立即更换一栋全新的大厦,为何将正在运作的总部大彻底拆除,特别是考虑到城市周围还有其他新开发的项目可作备选。

    仅几步之遥的街区,菲利普·约翰逊的麦迪逊大道550号AT&T大厦,在2017年考虑对其大堂进行翻修时,面临着更加动荡和戏剧化的情形。当Snøhetta发布重新设计的方案效果图时,该方案受到公众广泛的批评和抗议,他们呼吁彻底放弃这个想法。纽约人对这个项目感到非常失望,他们在该建筑外举行了抗议活动,并呼喊着标语 “ 后现代主义的力量!” “救救石头!”和#拯救ATT!”等等。

    两座大厦的故事:保留与再利用之争插图2 Proposed interior lobby rendering. Image Courtesy of Snohetta

    内容推荐:本周未建成 | 日本太空运输枢纽、墨西哥零能耗机场

    罗伯特·斯特恩本人曾参加过一次示威游行。他展示着世界上第一座后现代摩天大楼的小型白色模型,以表示他对拆除该建筑的抗议。该建筑物的外墙现已获得城市地标的认可,并且新设计已获得曼哈顿社区委员会和公众的认可。

    公园大道270号和麦迪逊大道550号都以其自身的风格和方式,体现了时代的建筑精神,并成功将自己打造成纽约市的标志性建筑。那么,为什么一个会在没有太多反对的情况下被拆除,而另一个却受到如此严格的保护呢?这对于我们在建筑物上如何赋予价值,并如何决定其使用周期上,意味着什么?

    两座大厦的故事:保留与再利用之争插图3 270 Park Avenue Exterior. Image © Flickr User Reading Tom Licensed Under CC BY 2.0t

    在人类已构环境中,建筑也许是代表社会意识形态转变的所有物质文化类型里,最持久和最具表现力的一种媒介。建筑拥有自己的语言,设计元素会引用各种历史典故、思想内涵,以及先进技术。这些由我们最受赞誉的建筑师设计出的建筑,向我们提出了这样一个文化伦理问题:拆除这些建筑,是为了支持更大型、更现代、更先进、更绿色的建筑结构,而不是保留现有建筑。

    然而,由于建筑师也被视为环境保护者和可持续发展的拥护者,从迅速行动到彻底拆除所有建筑物这一转变运动,仍显缓慢。在此运动中,设计师有机会围绕建筑物的设计方式改变论述,以使建筑物在将来变得更具适应性,而不是让建筑仅拥有单一用途,再等到五十年后拆除。

    目前,拯救建筑物免遭拆除的唯一方法,就是经过艰苦斗争的过程,将其塑造为历史地标建筑。但从公园大道270号和麦迪逊大道550号的历史中可以看出,这条途径并不总是能让建筑得到有效的保护。如果建筑物不被认为是历史悠久的,该条论点则通常被用作为何要拆除该建筑物的论据。植根于我们社会的本土设计,即使不是由著名建筑师操刀,也可以通过更新的方式来更好地展现, 而不是依托彻底拆除建筑来推动。是什么使一座建筑物比另一座更重要?这个开放性的问题相当崇高,但我们今天可以把它定义得越多,我们就越能为持久的明天建立更好的基础。

    译者:严天姣

    两座大厦的故事:保留与再利用之争插图4 Protesters outside of 550 Madison (2017). Image Courtesy of Nathan Eddy

    内容推荐:西班牙建筑中的加泰罗尼亚拱顶:15个旧技新用的项目

头像

Kaley Overstreet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相关推荐

暂无相关文章!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两座大厦的故事:保留与再利用之争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