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jkind Arquitectos 为新冠受害者设计“哀悼声明”纪念碑

Rojkind Arquitectos 为新冠受害者设计“哀悼声明”纪念碑插图 © Rojkind Arquitectos

    Rojkind Arquitectos 提出为新冠受害者建立“哀悼声明”纪念碑。该项目的设计由Michel Rojkind, Arturo Ortíz Struck和Diego Díaz Lezama主导,并已初步想象出纽约时代广场和墨西哥城中央广场(Zocalo)的纪念碑。“我们为哀悼本身声明。我们至少可以好好照看它们,照看这些建筑符号,它们带有我们和其他人生命的证词。”作者说道。

    Rojkind Arquitectos 为新冠受害者设计“哀悼声明”纪念碑插图1 © Rojkind Arquitectos

    Arturo Ortíz Struck的描述:

    我们质疑所谓“好客”的概念,质疑是否可以在迎接他人时不强加对这个世界的描绘,不去描述个人理解之外的现实。我们应当停止以自己的方式将他人理想化。我们担心这次大流行病会把社会带入国家权力和系统性监控之下,在这种情况下,人类就像可管控的物品一样,对于我们身体的主权也沦为对自由的幻想。从生物政治学的角度看伦理问题,我们认为生命是不可以被控制的。

    我们在思考疫情期间应该怎样迎接他人。如何给人以好客的感觉?如何摒弃管理的视角去看问题?直觉告诉我们要有权利埋葬死去的人,我们认为这是抵抗生物政治学限制的关键。

    内容推荐:10项为儿童改进街道的措施

    墓碑是生命或者说我们的生命最后的证词。生命在意外中被夺去,死者已达成百上千,却没有一个为他们悼念的空间,设计和建筑可以作为一个象征,负责将人们经历的这些具像化表达。我们为哀悼本身声明。我们至少可以好好照看它们,照看这些建筑符号,它们带有我们和其他人生命的证词。设想一种方式,我们让这些可怕的死亡能拥有共同的记忆,用充斥着纪念碑的城市来表达对他们的生命尊敬。

    这与国家为管理社会敏感性而创建的纪念物或纪念碑无关,它是指创造简单的纪念碑,让活着的人能看到逝者的存在,让墓地在城市内部蔓延,直至各家各户周边。我们努力构建对于死亡的敏感性,以表现出一种社会必要性,即对他人,对任何国家死亡的任何人承担责任的必要性,而不论其出身、种族、性别、宗教、政治观点或移民身份。

    我们将安置在纽约时代广场和墨西哥城中央广场的临时装置概念化,作为例子。它们由置于此地的纪念碑组成,这些纪念碑为所有死者而设,并刻有他们的名字。在数周的社会性悼念之后,我们鼓励家人和朋友参与进来,将与其相关的纪念碑带到它们家门口的人行道上。各个城市里,悼念仪式延伸到邻里之间。在他人的痛苦之下,我们也分享着自己的痛苦。
    译者:汤浩恒

    我们邀请您查看关于 COVID-19相关报道,以及阅读有关于“居家办公&效率”文章,了解关于“健康设计”技术指南,为未来设计的思考提供灵感。此外,请随时关注世界卫生组织 (WHO) 发布有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的最新建议和信息。

    内容推荐:张雷:“我不相信历史,只相信时间”

头像

Equipo ArchDaily México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相关推荐

暂无相关文章!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Rojkind Arquitectos 为新冠受害者设计“哀悼声明”纪念碑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