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经典:新亚历山大图书馆 / Snøhetta

AD经典:新亚历山大图书馆 / Snøhetta插图 Courtesy of Snøhetta

    埃及地中海沿岸的新亚历山大图书馆是一个令人叹为观止的先进设施,其建筑的身份认同还尚未确认。这座建筑于1989年启用,是对古代传说中亚历山大图书馆的当代诠释,该图书馆曾在整个古代世界中享有崇高的声誉。这建筑作为一个纽带,将城市与历史和遗产相连。但是其鲜明的现代性和技术创新使它比历史上的传奇更具前瞻性,这是一种对建筑形态和工程学的全面探索,但在探索创新的同时也需要拥有更强烈的区域归属感。

     

    在某些批评家看来,图书馆的政治色彩掩盖了其建筑内涵。最糟糕的是,它成为政治姿态的纪念碑,其功能以及设计概念的完整性仅是次要问题。尽管对该项目的严厉批评来自其政治和社会历史背景,但是该建筑的结构作为一个独立个体和一个创新的现代图书馆,还是值得赞赏和评估的。

    AD经典:新亚历山大图书馆 / Snøhetta插图1 Courtesy of Snøhetta

    从海岸线的方向看,图书馆呈圆盘状,直径为一百六十米,呈楔形向水面倾斜。建筑师希望圆形布局的纯粹几何形状能使人“领悟到知识无限循环,并贯穿整个时间的本质”,并反映出亚历山大港的圆形布局。[1] 尽管这个解释从字面上看是相当似是而非的,但实际也暗示了对永恒,普世性和建筑典型的虔诚追求,其纯净即令人产生美好联想,又构成一种挑衅。图书馆成功的运用庞大的规模和醒目,干净的外形,使其在港口城市的上空有着极强的存在感,似乎统治着整个区域。

    AD经典:新亚历山大图书馆 / Snøhetta插图2 Aerial views reveal the simplicity of the library's formal concept. Image Courtesy of Snøhetta

    航空照片和人们在地面,大楼内部的体验之间的差异对于理解图书馆至关重要:虽然从图像和模型中看起来像是一个庞大的整体,但这与从地平面上获得的亲身体验相去甚远。通过结构和材料的细节,切割成的圆形以及精心设计的,与屋顶的倾斜度等高内部结构,都可以增加建筑的复杂性。多方向曲线和相交平面的相互作用为图书馆提供了一种尤其是从外部来看,充满活力的多样性。在这个时代,建筑物常常想通过效果图来表现自己,但亚历山大图书馆是一个令人欣慰的特例:这个图书管是通过人们实际与空间互动来表现自己的,而非使用一些生成的图像代表。(但这可能是非常慷慨的褒奖,因为实际上可能是这个建筑太笨拙了,在其他媒体中无法全面展现出来)。

    AD经典:新亚历山大图书馆 / Snøhetta插图3 Courtesy of Snøhetta

    经过精心设计的地面景观是Snøhetta的巨大成功之一。在建筑外部周围,宽阔的开放广场和反射水池将图书馆从亚历山大都市的混乱环境中分离出来,并为图书馆不寻常的造型提供了生动而宽容的画布。图书馆倾斜较低部分陷入水池下方,好像整个图书馆的体积都即将以地球表面为轴而翻转,花岗岩覆层墙壁的倾斜角度强调了这一效果。从南侧看,这种整体的弯曲轮廓高高立于于广场上方32米,而没有向后方的城市透露任何建筑的整体形态。为了向历史和传统致敬,墙上刻有一系列现代和绝种语言的文字,暗示了图书馆的世俗性。尽管这些象征性的符号在视觉和美学上很有趣,但是它们在某种程度上是空洞的,好像在更基本或更概念的层面上真正表达文化的复苏太困难,所以取而代之,这个概念被这种字面意义上的肤浅尝试所代表。

    AD经典:新亚历山大图书馆 / Snøhetta插图4 Carvings in the granite allude to the library's ancient heritage. Image Courtesy of Bibliotheca Alexandrina

    建筑内部,在倾斜的透明顶棚下面就宽敞的阅览室--图书馆皇冠上的明珠--将设计的尺寸和宏伟性从一个视图中完全展现。七层堆叠的平台让人联想到哈佛设计学院Gund Hall的阶梯式平台,它们在无边无际的对角矢量空间中相互重叠,足够容纳大约2000名访客。高耸的立柱将天花板高高地举向空中,让人回想起Labrouste的法国国家图书馆和Wright的美国庄臣总部十分戏剧性的支柱。也许仅在这个壮观的建筑舞台上,这座建筑可以真正地识别为一个图书馆,其功能和形态与建筑传统中建立的图书馆类型学模型紧密相关。

    内容推荐:TerraMater 旗舰店,陶土的几何隔墙 / RENESA Architecture Design Interiors Studio

    AD经典:新亚历山大图书馆 / Snøhetta插图5 Programmatic fragmentation results in the creation of intimately scaled spaces for individual use. Image Courtesy of Snøhetta

    也是在这个阅览室中,该建筑鼓励并美化博学这一美德。沐浴在穿透屋顶的北方阳光里,天然木材的温暖和交错的地板布置跨越了私密空间和巨大空间,营造出令人兴奋的巴舍拉式空间。富有质感的墙面装饰,细致的结构铰接以及具有Miralles式窗框雕刻趣味性的创新天窗系统,将巨大的空间进一步分解。各种细节互相交织,相辅相成,在大空间中形成了众多独特的小空间。

    AD经典:新亚历山大图书馆 / Snøhetta插图6 Elegant north-facing skylights block direct sunlight from entering the reading room. Image Courtesy of Snøhetta

    能够容纳八百万册的书籍和手稿的储存库占据了阅览室下面的空间。室内规划的其他要素,包括对过去和现在的埃及政治的永久展览,美术馆,天文馆和一所信息科学学校,和为游客精心编排的令人印象深刻的演讲。图书馆共有11层,总高度为43米,建筑面积惊人地达到了80,000平方米,是非洲面积最大的图书馆之一。

    AD经典:新亚历山大图书馆 / Snøhetta插图7 Elevation and section drawings

    当然,在其他地方使用的图书馆规模的度量标准--收集能力--揭示了建设这个图书馆的政治因素。最终的建筑价格将近2亿美元,几乎没有为图书馆的藏书提供任何资金。尽管在2010年法国政府赠送了50万本法语书籍,但在可预见的将来,该建筑将在严重缺乏藏书的状态下运营。[2] 施工后缺乏考虑和维护使筑物的叙述陷入矛盾,这是一个不受欢迎的政府的虚荣项目,是一种国际姿态的工具,在国内展示了虚假的繁荣而无视实际效用。当然,这引发了对这个大型豪华公共项目的财政责任忧虑,因为这个国家的贫困率和率高居不下,粮食也得不到保障(还处于其他危机中)。但是,对建筑和基础设施投资的合理性问题还需要更广泛的辩论。

    AD经典:新亚历山大图书馆 / Snøhetta插图8 Courtesy of Snøhetta

    图书馆引出的更为直接的问题是是否应该将建筑理论与意向联系在一起。对于建筑师而言,他们的灵感和口头的阐述是否会影响我们对成品的理解?为项目提供资金的政府议程是否应该改变我们对项目成功的理解?还是可以将图书馆的建筑和结构当作一个独立的个体去欣赏,只对其创新和艺术进行研究,并免除政治决策层错误意图和错误优先级的责任?这样的理解将有益于这个特殊的项目,该项目的建筑优点值得赞扬,但由于将其置于政治游戏的环境中而被掩盖了。

    翻译:高嘉瞬

    AD经典:新亚历山大图书馆 / Snøhetta插图9 Courtesy of Snøhetta

    [1] Snøhetta. "Bibliotheca Alexandrina." Retrieved 23 January 2015 from http://snohetta.com/project/5-bibliotheca-alexandrina.

    [2] O'Neal, Jeff. "Bibliotheca Alexandrina: The Great Library of Alexandria Reborn?" Bookriot. Retrieved 23 January 2015 from http://bookriot.com/2013/03/27/bibliotheca-alexandrina-the-great-library-of-alexandria-reborn/.

    Alexandria, 埃及

    • 建筑师: Snøhetta
    • 项目年份 该建筑项目的竣工年份 项目年份:  2001

    内容推荐:东京“小池塘”托儿所 / Naf Architect & Design

    ,

头像

Snøhetta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相关推荐

暂无相关文章!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AD经典:新亚历山大图书馆 / Snøhetta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