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los García Vázquez:现代城市主义将重新解读传统城市

Carlos García Vázquez:现代城市主义将重新解读传统城市插图 © JERRYANG [Flickr], bajo licencia CC BY-ND 2.0

    三年前,在卡洛斯·加西亚·巴斯克斯(Carlos García Vázquez)出版著作《现代城市理论与历史》之际,我们邀请他进行了一次座谈,主题是现代城市——这个复杂而“不确定的生物”,着重讨论了定义当代城市的三种类别:大都市,特大都市和超级大都市。

    从“传统空间规划引领者”(社会学家、历史学家和建筑师)的角度,这本书阐释了社会、经济和政治力量在各自领域中,对城市规划、改造、开发和发展的推动作用。120年以来,城市中心已经从“吞噬人”的机器,转变为个人发展和经济繁荣的堡垒;然而,关于城市的问题依然存在着——城市真的获胜了吗?

    “是的,”加西亚·瓦斯克斯说,“但我们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Carlos García Vázquez:现代城市主义将重新解读传统城市插图1 Carlos García Vázquez. Image © María Carrascal

    Nicolas Valencia:为什么要从社会学家、历史学家和建筑师的角度来看待城市呢?

    Carlos García Vásquez (CGV):现代城市是一个复杂的动物,从单一维度是很难理解它的。在城市里,人们与建筑、基础设施共存,共生,共知,共情。也因此,它成为了多个学科的研究对象:经济学、政治学、心理学、符号学,当然,还有建筑和城市研究。在我20年前的博士论文期间,我开始研究城市,我一直希望能有一篇文章将这些知识资源整合起来。

    《现代城市理论与历史》一书,便是我的一种尝试,涵盖了传统上引领城市空间问题的三种专业人士的视角——社会学家、历史学家和建筑师。

    为什么在工业革命期间,城市发生了如此剧烈的变化?

    CGV:事实上,城市的剧变并非始于工业革命,而是始于19世纪80年代开始的第二次技术革命——以汽油和电力驱动的发动机为标志。在我看来,这预示着现代城市——大都市的诞生,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实体。

    Carlos García Vázquez:现代城市主义将重新解读传统城市插图2 Machinery Hall, pabellón temporal de la Exhibición del Centenario en Philadelphia (1876), diseñada por Pettit and Wilson para albergar los avances tecnológicos de la Segunda Revolución Industrial en Estados Unidos. Image © Library Company of Philadelphia [Wikipedia], Sin restricciones de derechos de autor conocidas

    为什么不是其他阶级,而是中产阶级推动了这场变革?

    CGV:作为最有影响力的社会群体,中产阶级热衷于组织和管理城市,以避免成千上万的平民被城市所“吞噬”。

    中产阶级是如何实现这一变革的呢?

    CGV:实际上,这是跨国公司为主导全球市场共同努力的结果,这一点在德国表现得最为明显。AEG想在法国销售它的涡轮机,蒂森克虏伯希望其钢铁进入美国市场,西门子试图将其变压器业务扩展到英国。

    然而,工人阶级却成为了这些全球扩张计划的主要障碍——由于马克思主义的传播,他们刚刚意识到自己的权力和影响力。作为回应,经济精英们提供了更高的薪水、医疗保险和退休等社会福利。政府则通过了使劳动力市场更加人性化的法律,例如实行八小时工作制和取缔童工。在这些新的条件下,无产阶级开始工作,与资产阶级和政府一起,为一种新的、不可靠的经济民族主义铺平了道路,正是这种民族主义使全球陷入两次世界大战。

    Carlos García Vázquez:现代城市主义将重新解读传统城市插图3 Manifestación de los Trabajadores Industriales del Mundo (IWW, por su sigla en inglés) en Nueva York, 1914. Image © Bkwillwm [Wikipedia], bajo dominio público

    城市真的成功了吗?

    CGV:是的,成功了。这种成功,是因为现代资本主义将城市作为生产、分配、决策的中心,更重要的是,将城市生活作为一种新的生活模式。出乎意料的是,人们在这种新的城市生活方式中寻找到了自由、匿名和机会——看起来,这是他们个人幸福所需要的一切。然而,他们也付出了高昂的代价——孤独、不稳定、困惑和身份的丧失。但到最后,正如我们今天所看到的,这是值得的。

    Carlos García Vázquez:现代城市主义将重新解读传统城市插图4 Vida nocturna en Nueva York. Image © Joana França

    正如芝加哥学派在19世纪晚期所看到的那样,移民是城市社会学分析的中心。在城市中,移民的作用是什么?

    CGV:这一点视情况而定。当谈到向城市迁移时,“移民”这个词是相对的,我们讨论的是从农村到城市的迁移,而并非跨国移民。在美国,外国移民的大量涌入直到19世纪才真正出现,它只影响了像芝加哥和纽约这样的少数城市。而直到20世纪30年代,希特勒统治下的柏林在很大程度上,仍是一个人口构成与其他德国城市类似的城市。即使在今天,埃及的开罗和玻利维亚的拉巴斯等许多大城市,移民人数也很少,这主要是因为这些城市缺乏经济机会和基础设施。再比如,尽管首尔和东京很富有,但它们接待的外国移民也相对有限。在这些情况下,需要更多地从文化角度而不是经济角度来看待城市问题。简而言之,城市与移民之间的联系是相对的。

    内容推荐:居住在社区:促进共享空间的13个项目

    Carlos García Vázquez:现代城市主义将重新解读传统城市插图5 Chicago enfrentó un gran flujo migratorio a finales del siglo XIX. Image © Jovan J [Flickr], bajo licencia CC BY-NC-ND 2.0

    大都市是如何形成的呢?

    CGV:再一次的,这又是来自资产阶级的推动,他们坚持实证主义的观念,坚定地相信科学技术是解决现代问题的答案。这样的观念产生了一个自上而下的社会政治结构,从政治家和商人,到专业人士和普通劳动者。这为我们所熟悉的现代社会奠定了基础。

    1900年柏林郊区年轻人的日常生活,与今天的年轻人其实是非常相似的:早上6点起床,坐火车进城,走进一幢有数百人工作的巨型办公楼。这种现代生活方式已经有140年的历史了;然而,一直到了20世纪20年代,它才开始塑造城市规划,改变空间发展的方式。这一延迟可以说是建筑领域整体的历史性失误。

    为什么会延迟这么久才有所行动呢?

    CGV:这是一种失明。我们无法看到现代社会在周遭迅速的兴起,我们被困在学术的象牙塔里,坚持认为建筑的驱动力是艺术和历史。然而,事实截然相反,世界早已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科学和技术占据已经占据了金字塔的巅峰。这时候,建筑师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引导,或者说与这些新的现代元素一起工作。于是,便产生了许多新旧混乱的大杂烩——配备最新科技的新古典主义火车站,前卫的新拜占庭式酒店,新哥特式购物中心,无数新文艺复兴风格的商店。这些实验的残骸污染了大都市,这是我们失败的证明。

    Carlos García Vázquez:现代城市主义将重新解读传统城市插图6 Midtown Manhattan en 1932, tras la Ley de Zonificación de Nueva York (1916). Image © Samuel Gottscho. Dominio Público

    在分区概念出现之前,城市是如何发展的?

    CGV:分区制是现代城市主义的基础,兴起于19世纪下半叶在普鲁士。它代表了城市模式的变化——城市将成为一个生产实体。为了实现不同的功能,人们意识到最好的方法是把不同的功能放置于专门的区域,比如住宅区、工业区、商业区……

    今天,我们知道这是行不通的。单纯的分区创造了“睡眠城市”——工作时间中拥挤不堪的城市,在假期便被遗弃了。现在,现代城市主义在很多方面重新发现了传统城市的启示。城市规划开始向垂直方向转型。在中世纪,同一个城市空间会容纳各种各样的城市活动,仅仅因为中世纪的房子是一个多功能单元:底层是商店和花园,二层是工作室,三层是生活空间,顶层是储藏室。于是,便得到了一个全天都保持活跃的,高效和充满活力的城市。

    Carlos García Vázquez:现代城市主义将重新解读传统城市插图7 Yuzhong, distrito central de Chongqing (China), una megápolis símbolo del rápido proceso de urbanización del Sur Global, y en especial, de China. Image © Tauno Tõhk / 陶诺 [Flickr], bajo licencia CC BY-SA 2.0

    20世纪上半叶以后,都市的卫生设施系统化,内在化,这带来了什么范式的变革?

    CGV:这一点带来的不仅仅是范式的改变,还是城市借由工业革命时期的最初变革,就像我们之前说的,从前的城市是“吞噬千万人生命”的地方。1913年,居住在柏林的年轻人只有42%适合服兵役,而在农村地区,这个数字大约是66%。这一统计数据引起了相当的困惑,毕竟,人们认为城市居民的生活质量是比农村居民更高。这使许多人相信,城市的问题与卫生有关,它更多的是一个医疗问题而不是建筑问题。

    让我们来谈谈土地投机。它是如何发展的?我们现在处于什么阶段?

    CGV:现代城市的成长,就如同一笔天大的生意,而19世纪末得土地所有者,则是这笔生意中得捕猎者。颇为讽刺得是,正是最早的城市学家们,为他们武装了盛宴的工具。直到现代城市主义的圣经《雅典宪章》(Athens Charter)的颁布,才终止了这种模式,《雅典宪章》认为,集体利益应置于个人之上,而国家应确保这一点。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欧洲的社会民主主义政府践行了这一主张:将土地所有权立法,土地仍归私人所有,但在土地上进行开发的权利将由国家分配。这或许可以解决当时的规划危机。这本书谈到了当今的“弱城市主义”,这是一种由不断修订的模糊城市法规来限定城市的主张。这种城市主义是后资本主义经济模式的产物,这样模式下的城市将沦为为富人的宴会厅。

    Carlos García Vázquez:现代城市主义将重新解读传统城市插图8 Hong Kong en los años 90, cuando aún era colonia británica, pero estaba embarcada en un rápido proceso de desarrollo económico. Image © Wonderlane [Flickr], bajo licencia CC BY 2.0

    在大都市,我们曾看到过诸如“花园城市”这样的城市乌托邦。但近来,这种想法似乎已经消失了,每个投资人都想在土地上造房子。怎么看待这种现象呢?

    CGV:这种观点需要更细致地来看待。一方面,确实有许多建筑的形式在经历各式各样的试验,尤其是办公和文化建筑,住宅建筑则往往更加保守;另一方面,新资本主义模式确实更加强调效率,而忽略“远见”。尽管如此,后现代文化依然是一种充满好奇心和创新的文化,推动了着城市模式实验不断向前。

    Carlos García Vázquez:现代城市主义将重新解读传统城市插图9 Esquema de 'Ciudad Jardín' presentado por Ebenezer Howard en "Ciudades Jardín del Mañana”. Image © Ebenezer Howard

    书的最后一部分介绍了一些把自己置于现代城市辩论中心的人物。正如爱德华多•加莱亚诺(Eduardo Galeano)所说:“乌托邦就像地平线。朝前走两步,却后退了十步。那么,乌托邦有什么好处呢?那就是,它至少让我们保持前行。”

    Carlos García Vázquez:现代城市主义将重新解读传统城市插图10 Brasilia. Image © Joana França

    Carlos Garcia Vazquez(塞维利亚,1961年),建筑师,塞维利亚高级建筑技术学校建筑构成教授,米兰理工学院(皮亚琴察校区)建筑学院名誉教授。著有《现代城市理论与历史》(Theories and History of the Modern City)(2016)、《安提波利斯:太阳地带城市的分解》(Antipolis:The Urban Decomposition of the Sun Belt)(2011)和《千层城市:21世纪的城市愿景》(Puff Pastry City, Urban Visions of the 21st Century)(2004)。均由Gustavo Gili编辑出版。

     译者:舒晨箫

    内容推荐:“都市绅士化”下,中国城市空间激活所面临的机遇和挑战

头像

Nicolás Valencia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相关推荐

暂无相关文章!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Carlos García Vázquez:现代城市主义将重新解读传统城市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