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海草做表皮:旧传统与新技术的结合

以海草做表皮:旧传统与新技术的结合插图 © Anders Lorentzen

    受到乡土建筑启发,Kathryn Larsen是一位基于生物并与海藻打交道的设计师。在其职业生涯中,她一直在对大叶藻进行深入的探索,这是一种数百年来在世界各地被使用的材料。

    Larsen希望能将这种材料的所有益处(耐腐性、耐火性、无毒性、可与矿棉媲美的隔热性,及其达到建筑负碳目标的能力)应用于预制构件的开发,以及应用到其他创造新型覆盖层和构件的技术上,比如说隔热棉絮以及吸声板。

    我们有机会在最近的Design Indaba设计节上采访到Kathryn。您可以从以下访谈内容中了解有关她的工作的更多信息。这篇文章与Design Indaba合作(这是一个网站,也是一年一度的设计节,旨在坚持不懈地揭示创新)。点击这里以获取更多年度活动的信息。

    ArchDaily:您可以介绍一下自己,并广义地解释一下您的研究工作吗?

    Kathryn Larsen:我是一位设计师、建筑技术专家,最近成为了代尔夫特理工大学的建筑学硕士生。在过去的三年里,我一直在研究大叶藻作为建筑材料的悠久历史。大叶藻是一种海草,历史上我们称其为海藻。在丹麦,莱斯岛传统的海草房曾用它铺设屋顶,这种材料也曾被用于保温材料和床垫填充物。在美国,它也曾被用于制造一种称作Cabot's Quilt的保温材料。在移居荷兰之后,我最近了解到大叶藻在过去被用于防止海堤的侵蚀。我对这种材料了解得越多,就会越兴奋,因为它在世界各地的建筑物中得到如此广泛地应用。不幸的是,由于上世纪三十年代爆发的一种消耗性疾病,关于这方面的知识遗失了,大叶藻未能以曾经的规模或方式被继续使用。大多数时候,沙滩上大量的大叶藻无人问津最终腐烂。

    以海草做表皮:旧传统与新技术的结合插图1 Traditional Eelgrass Roof. Image © Kathryn Larsen

    我认为就丹麦建筑工业而言使用大叶藻替代合成保温材料有着巨大潜力,正如一个世纪前所做的那样。

    但是使用这种材料的挑战之一是现行的建筑法规并未考虑天然材料。所以我们需要做大量的研究,与建筑部门以及当地政府合作,来确保其一我们不会妨害到人们,其二这些解决方案能够获得批准。

    以海草做表皮:旧传统与新技术的结合插图2 Seawood Roof. Image © Kathryn Larsen

    AD:您的研究受到历史悠久的传统启发。在我们当下的时代,这种材料如何应用于技术?

    KL:我认为,新技术能够应用古老的建筑传统,最可能的方式之一是与预制相结合,或者重新设计解决方案使其适用于现代的建筑工地。

    人们对传统建筑涉及到的人工成本常常会立即产生恐惧,但是我认为大可不必!

    以海草做表皮:旧传统与新技术的结合插图3 Research on the Seaweed Thatch Reimagined

    在丹麦,这两种可能方式早已有先例。我将大叶藻屋顶与预制技术结合的想法受到事务所Vandkunsten的现代海藻房的强烈影响,在这个项目中他们将大叶藻压入木制预制墙体中,以及将其用于建筑外部柔软的枕形覆盖层。另外一个影响来自于两位企业家Kirsten Lynge 和Tobias Gumstrup Lund Øhrstrøm。他们设计了由大叶藻制成的新型实用产品,比如大叶藻保温棉(Læsø Zostera)和大叶藻吸声板(Søuld)。所有这些工作表明我们需要改进新的生产技术。我们必定需要大量资金以及投资来改善这一领域的创新,同时生产对消费者而言实用的产品并尽可能使他们负担得起。在我看来Kirsten和Tobias谙熟这些道理并且取得了成功。

    以海草做表皮:旧传统与新技术的结合插图4 The Seaweed Pavilion. Image © Kelley Hudson

    内容推荐:Applied发布疫情下,引路和社交距离设计的工具

    AD:除了对可持续性的考量,使用海藻还有哪些益处?在其他气候条件下这种材料能够达到相同的效益吗?或者您是否认为建造的发展会随着我们对环境的尊重而发生变化?

    KL:如果大叶藻是由当地收获的,使用它有许多益处。它是碳中和的。它和现代的矿物棉有相同的保温性能。它是绝佳的消音器。正确养殖的大叶藻耐腐蚀,你需要将其留在田地上任雨水冲刷来去除会导致腐烂的外部盐层和微藻。人们在数百年后打开新英格兰地区房屋的墙体时仍然能发现保存完好的大叶藻。它也是一种很好的肥料。作为一位传统的海藻养殖者以及我的信息来源,来自默恩岛的Kurt Schierup建议使用大叶藻来覆盖马铃薯。通过使用像大叶藻一样的天然的、基于生物的材料,我们得以创造出能够吸收和释放潮气的透气结构,同时它又具有能够防止热量散失的足够的保温性能。大叶藻主要生长在北半球,因此我认为许多国家都可以从这些被冲上岸的大叶藻中受益。

    以海草做表皮:旧传统与新技术的结合插图5 Detail. Image © Kathryn Larsen

    AD:您的工作是如何影响建筑工业的道德伦理的?

    KL:道德伦理不仅是我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我作为人不可或缺的。我想成为一名建筑师,是因为我相信建筑如同我们的语言。它是连接我们所有人的根本。

    但是如果建造在腐烂的基础上,建筑是无法维持下去的。

    以海草做表皮:旧传统与新技术的结合插图6 The Seaweed Pavilion. Image © Kelley Hudson

    迄今为止,我是公开谈论丹麦所谓“贫民区法规”并谴责他们歧视性要求的为数不多的建筑专业人士之一。现在,正值新冠疫情期间,弱势群体正因为他们居住在物质条件较差的地区而遭到驱逐或者获得拆除通知,这些地区有超过50%“非西方人”或者“非西方人后裔”。作为一名在丹麦持有结婚许可的外国人,我也受到这些法规影响,不被允许在被法规划定为贫困地区的任何地方居住。

    如果看到这些根本就是错误的规划法规,我无法袖手旁观或者保持沉默。如果我们不发表意见或者发出警报,作为建筑师我们应当对后果承担部分责任。

    以海草做表皮:旧传统与新技术的结合插图7 Seawood Roof. Image © Kathryn Larsen

    我在个人设计作品中贯彻相同的道德伦理准则。除一些无偿的案例和竞赛之外,我从不免费工作,也不相信免费劳动或者无薪实习。我的补助资金的绝大部分用于资助劳动——包括资助为我的项目拍照的摄影师。

    不管怎么说我并不是完美的,事实上我发现发表意见非常令人恐惧。我不知道我的努力是否能对建筑工业产生任何影响,因为我还年轻且缺乏经验,仍有许多需要学习的地方。但是如果我所做的能够激励其他人也做出尝试,我会觉得害怕是值得的。

    以海草做表皮:旧传统与新技术的结合插图8 © Anders Lorentzen

    AD:最后,您有想要和新一代年轻人分享的建议吗?

    KL:无论他人怎么说,你都是有价值的,有才华的,有能动性的。保持好奇和开明的思想。像在教室中学到那么多一样向这个世界学习,并以友善和尊重的态度对待他人。这些日子以来很多事情变得更具挑战性也令人恐惧,不要忽略掉真正重要的事情,并且记住要照顾好自己!

     翻译:王斯闻

    本文源自ArchDaily八月主题:共同生活。每个月,我们会以文章、访谈、新闻与项目的形式来深度探索一个主题。您可以在此阅读过往月度主题内容。ArchDaily一如既往地欢迎读者的贡献;如果你希望提交一篇文章或项目,请联系我们。

    内容推荐:Weiss/Manfredi重构达拉斯最丑建筑:道森州立监狱

头像

Victor Delaqua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相关推荐

暂无相关文章!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以海草做表皮:旧传统与新技术的结合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