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屋顶,Héctor Zamora 设立一道障碍装置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屋顶,Héctor Zamora 设立一道障碍装置插图 Installation view of Héctor Zamora, The Roof Garden Commission: Héctor Zamora, Lattice Detour, 2020. Image © Anna-Marie Kellen, via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虽然设置比预定时间晚了四个月,但是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已经对外发布了其2020年选定墨西哥艺术家 Héctor Zamora 在纽约市机构的户外露台上设置了一个合时宜的建筑干预的屋顶花园委托。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屋顶,Héctor Zamora 设立一道障碍装置插图1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屋顶,Héctor Zamora 设立一道障碍装置插图2 Installation view of Héctor Zamora, The Roof Garden Commission: Héctor Zamora, Lattice Detour, 2020. Image © Anna-Marie Kellen, via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11英尺高的“阁楼漫步道”(Lattice Detour)长达100多英尺,并切断了 Iris and B. Gerald Cantor 屋顶花园的长度,这是一个提到目前将美墨边境一分为二的上升墙显得不那么微妙的参考。然而,真实的东西是密不透风且为了使人望而生畏而设计的,而 Zamora 的雕塑则是通透且通风的。通过将墙体的陶土砖翻转过来,“格子状迂回路”反而变成了一个格状赛洛西墙,为原本不受保护的游客带来空气气流和遮挡刺眼的阳光;它还像2019年艺术家 Alicja Kwade 的 Para PivotI and Para Pivot II 一样,定格了曼哈顿天际线的景致。比起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周围的钢制和玻璃制的塔楼,半结构的围墙由一种天然的泥土材料制成,同时也方便观者将作品与周边的中央公园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虽然“格状迂回路”比现实的边境墙更具吸引力,但它仍然会阻碍并引导任何(有社交距离的)游客横穿屋顶。

    内容推荐:扎哈事务所与ASADOV赢得莫斯科地铁国际设计竞赛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屋顶,Héctor Zamora 设立一道障碍装置插图3 Installation view of Héctor Zamora, The Roof Garden Commission: Héctor Zamora, Lattice Detour, 2020. Image © Anna-Marie Kellen, via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Hector Zamora 的‘格状迂回路’通过使用适度的材料,打断并重新聚焦游客如何与这个位于大都会博物馆的顶部,被曼哈顿天际线包围,营造了一个对于行动力,透明度和干扰项的沉思的备受关注的空间互动。”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主管 Max Hollein 在博物馆的新闻稿中提到,“‘格状迂回路’用其防护墙、弯曲的艺术品和可穿透的屏障来传达一种变革性的、强烈的、合时宜的建筑干预。

    “格状迂回路”于8月29日向公众开放,届时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位于第五大道的主会馆也将自3月该机构关闭以来首次重新开放。该作品将一直保留到2020年12月7日,并有可能让观众有这个前所未有的机会在雪地里欣赏所谓的夏季雕塑。

    本文原载于《建筑师报》

    译者:许珑还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屋顶,Héctor Zamora 设立一道障碍装置插图4 Installation view of Héctor Zamora, The Roof Garden Commission: Héctor Zamora, Lattice Detour, 2020. Image © Anna-Marie Kellen, via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内容推荐:疫情之下,建筑教育的未来将何去何从?

头像

Jonathan Hilburg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相关推荐

暂无相关文章!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屋顶,Héctor Zamora 设立一道障碍装置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