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定义老城区中的狭小空间,北京胡同改造更新策略

重新定义老城区中的狭小空间,北京胡同改造更新策略插图 Miniature Beijing: the Conversion of No. 28 Dayuan Hu Tong / Atelier Li Xinggang. Image © Shengliang Su

    近半个世纪以来,作为从元朝保留至今的历史见证者,胡同一直被认为是中国最宝贵的传统建筑之一。“胡同”二字源于蒙古语,意为“水井”,具体指代元代时期居民区内,主要街道之间的狭小街道。当时的元朝皇帝为了更好的管理土地,将城市的街道设计成网格状,这样土地的分割相对规整,交通系统也更易于管理。

    元朝的王公贵族和将军们,一般在得到皇城中的土地封赏之后,开始在沿着这些街道砌起高墙,建立自己的庭院。后来这些被墙围着建起的庭院被人们称为“四合院”。在之后的明清年代,由于这些胡同的居住者在朝代更迭中变换频繁,每当新的居住者介入,都会有新的扩建和改造。在缺乏规章制度的约束下,胡同的违章扩建情况让本就狭小的空间变得更加杂乱无章。

    重新定义老城区中的狭小空间,北京胡同改造更新策略插图(1) Transform and Rethink / Hu Yue Studio . Image © Yang Chaoying, Chen Su

    在20世纪民族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影响下,政府开始大力倡导集体居住这一生活方式。而且随着北京等大城市的经济蓬勃发展,越来越多的人们为了谋求更好的工作机会,开始从郊区迁往市区。而胡同本身自带的微型空间特质,则给予了被高楼大厦压缩的城市中的人们一种家庭生活的亲密感。一般四到五个家庭会共同居住在城市后巷中的胡同中,而中间的四合院则成为了这些家庭的公共空间。

    今天,尽管身后承载着丰富的历史文化,胡同由于无法适应都市中快速的发展改造节奏,已经逐渐变成了中国传统建筑语汇中缺失的一角。幸运的是,很多中国国内以及国际上的建筑师和设计师都纷纷开始介入胡同的改造设计中,力图在城市化进程中将老建筑的记忆保存下来。

    现代体量的重新思考

    胡越工作室在2015年对北京市东城区草场四条胡同8号院和19号院进行了改造。这项改造力图在杂乱不堪的胡同扩建和人口极度膨胀下,尽可能地在空间上满足胡同居民的日常生活需求。

    建筑师希望通过部分的拆改和加建来保留传统四合院的格局,亦使每个住户重新体验到传统合院的静谧安逸,重新获得生活的乐趣和尊严。

    重新定义老城区中的狭小空间,北京胡同改造更新策略插图(2) Transform and Rethink / Hu Yue Studio . Image © Yang Chaoying, Chen Su

    建筑师拆除了8号院原有的面向小院直接开门的多个小屋,通过二次设计和整合,创造出了一个多功能空间,并使它和东西两个原有房间紧密相连。新建部分为一个与传统合院建筑不同的“方盒子”,它的植入既扩大了庭院面积,使其更完整;又创造了一个空中庭院,为住户提供了一个可站在高处欣赏传统胡同街坊的场所。

    重新定义老城区中的狭小空间,北京胡同改造更新策略插图(3) Axonometric Drawing

    重新定义老城区中的狭小空间,北京胡同改造更新策略插图(4) Axonometric Drawing

    建筑师还将原本为两进院的19号院分成了两个院,其中南侧小院为一个独院,北侧大院为一个杂院。还在东西侧原有建筑之间加建一个多功能空间。新建部分的植入仍然是一个现代“方盒子”,其既将南院的建筑连接成一个整体,便于住户使用,也由此形成了一个南向庭院,提高居住舒适度。北侧杂院基本保持原有空间格局及传统建筑样式,采通过落地玻璃窗、光井等细节处理,来保证每户的主要房间均得到充足的日照。

    重新定义老城区中的狭小空间,北京胡同改造更新策略插图(5) Transform and Rethink / Hu Yue Studio . Image © Yang Chaoying, Chen Su

    微缩社区的概念引进

    “微缩北京”——大院胡同28号是李兴钢建筑工作室 在2017年完成的一次结合了旧城更新、院落改造、理想居所研究的设计实践。项目坐落在北京旧城区的大院胡同中。大院胡同28号改造项目包含从“微缩宅园”、“微缩社区”到“微缩北京”等三个层次的概念出发,分别对应个人和家庭的理想居所、新城市小合院群及公共空间、分形加密的城市结构空间三个目标,从微观、中观、宏观三种层次对北京分形复合和“礼乐相成”的城市物质及文化结构特征进行了回归、延伸和当代性的反馈映射。

    重新定义老城区中的狭小空间,北京胡同改造更新策略插图(6) Miniature Beijing: the Conversion of No. 28 Dayuan Hu Tong / Atelier Li Xinggang. Image © Shengliang Su

    重新定义老城区中的狭小空间,北京胡同改造更新策略插图(7) Floor Plans

    建筑师将与主巷道串联的中屋最东侧公共空间单元,作为咖啡、餐茶空间,其坡顶局部抬高拉平,形成一个位于二层高度的半室外观景亭,嵌入原有建筑开间,其下压低为厨房操作空间。

    内容推荐:藤本壮介新作‘布达佩斯音乐厅’已完成主体结构建造,音乐震动视觉化

    入口主巷道上方的混凝土檐板在此延伸为平台,与观景亭外侧连接为一体,在下限定出一个可休闲停留的户外灰空间,面对餐茶空间后部的公共小庭,在上的景亭“抬头”打破了原有瓦面坡屋顶的形态,视野在这里突然变得开阔,院落与城市景观交织,这也是公共巷道空间在剖面上的延伸。

    重新定义老城区中的狭小空间,北京胡同改造更新策略插图(8) Sections

    重新定义老城区中的狭小空间,北京胡同改造更新策略插图(9) Miniature Beijing: the Conversion of No. 28 Dayuan Hu Tong / Atelier Li Xinggang. Image © Shengliang Su

    由主巷道继续南行,经咖啡/餐茶空间,入餐厅,见高窗外有人谈笑,才知屋上有亭台;主巷道顶板与邻墙逐渐脱开,“阳光缝隙”斜向渐变为窄长的线型竹林,沿巷道继续前行,步入后面的小小公共庭园,见院中矮松与墙后竹林相映成画,却不知院中沟渠伸向墙后何方;见院内有混凝土台座,变化作阶梯状,方知由此入亭台,可以拾级而上,至抬升在庭院上方的亭楼平台;或在亭中小憩,或在亭外平台远眺。

    重新定义老城区中的狭小空间,北京胡同改造更新策略插图(10) Miniature Beijing: the Conversion of No. 28 Dayuan Hu Tong / Atelier Li Xinggang. Image © Shengliang Su

    重新定义老城区中的狭小空间,北京胡同改造更新策略插图(11) Miniature Beijing: the Conversion of No. 28 Dayuan Hu Tong / Atelier Li Xinggang. Image © Shengliang Su

    胡同与城市脉络相联

    “微胡同”是张轲领导的标准营造在大栅栏杨梅竹斜街进行的一次建造实验,目的是探索在传统胡同局限的空间中创造可供多人居住的超小型社会住宅的可能性

    重新定义老城区中的狭小空间,北京胡同改造更新策略插图(12) Micro-Hutong / standardarchitecture. Image © Chen Su

    重新定义老城区中的狭小空间,北京胡同改造更新策略插图(13) Floor Plan

    通过观察,建筑师发现对胡同文化最大的危胁不是恣意延展的商业开发,而是生长于此,满载着历史记忆的大批原居民的离去。由于缺乏较好的基础生活设施与有品质的公共空间,居民们决定租售这些房子,搬迁至市郊更宽敞的居所里。

    因此,建筑师将设计的重心放在庭院的流线规划上,通过将活动空间引入到建筑内部庭院,来创造与城市文脉的直接联系。庭院不仅提升了内部空气与光线的流动,也联结着形式多样的方形体量及面向城市的门廊。

    重新定义老城区中的狭小空间,北京胡同改造更新策略插图(14) Micro-Hutong / standardarchitecture. Image © Zhang Yanping

    重新定义老城区中的狭小空间,北京胡同改造更新策略插图(15) Micro-Hutong / standardarchitecture. Image © Chen Su

    这个灵活的城市居住空间成为位于较私密生活空间与具城市性的街道间的过渡空间,同时也成为可供微胡同居民及社区邻居共同使用的半公共空间。

    重新定义老城区中的狭小空间,北京胡同改造更新策略插图(16) Exploded Diagram

    重新定义老城区中的狭小空间,北京胡同改造更新策略插图(17) Micro-Hutong / standardarchitecture. Image © Shengliang Su

    微胡同承继着传统胡同所具有的亲密空间,也复兴了其社会性能,同时还增强了它的空间特性。它使用的轻钢结构及胶合板面材,保证了其低造价施工,可发展成为北京胡同更新保护的可行性范本。

    重新定义老城区中的狭小空间,北京胡同改造更新策略插图(18) Micro-Hutong / standardarchitecture. Image © Zhang Yanping

    一直以来,胡同都是历史和当地文化的见证者,但是在不断的城市更新进程中,为何胡同的重要性总是被规划者忽略呢?

    来自标准营造的建筑师张轲指出,”在传统四合院格局中,我们应该尝试探索公共和私人居住中的可能性,并挑战如何在有限空间中最大化的将胡同与现有基建联系起来,以创造一种新的胡同生活“。

    This article is part of the ArchDaily Topic: Tiny. Every month we explore a topic in-depth through articles, interviews, news, and projects. Learn more about our monthly topics here. As always, at ArchDaily we welcome the contributions of our readers; if you want to submit an article or project, contact us.

    内容推荐:2020年砖砌建筑奖,新形式新概念塑造砖场所

头像

Scarlett Miao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相关推荐

暂无相关文章!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重新定义老城区中的狭小空间,北京胡同改造更新策略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