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美建筑中的“沧海遗珠”

拉美建筑中的“沧海遗珠”插图 Nido de Quetzalcóatl / Javier Senosian. Image © Marcos Betanzos

    如果你是一个建筑爱好者,相信一定去过很多给你带来灵感或让你敬畏的场所。参观经典的旅游景点当然很好,但领略鲜为人知的秘境则让人难忘。正是出于这份对未知的好奇心与热情,我们整理了一份拉美建筑中不为人知的宝藏建筑清单,希望同为建筑爱好者的你在未来的旅行中能发现更多的精彩。

    墨西哥

    爱德华·詹姆斯的超现实主义花园

    拉美建筑中的“沧海遗珠”插图1 Jardín Surrealista / Edward James. Image © Victor Delaqua

    这一花园位于在华斯特卡·波托西纳(Huasteca Potosina),由英国作家爱德华·詹姆斯(Edward James)设计建造。他和他的伙伴普鲁托·加斯特鲁姆(Pluto Gastelum)来到这里,他自述在这里的河中沐浴时曾被一团蝴蝶吞没。詹姆斯是超现实主义运动的狂热分子,他认为这是命运的征兆,受此启发决定创造自己版本的 "伊甸园"。他的这一设想在1947年付诸实施,至1949年间竣工。

    朝圣之路

    拉美建筑中的“沧海遗珠”插图2 Ruta del Peregrino. Image © Iwan Baan

    朝圣之路项目由墨西哥建筑师Tatiana Bilbao、Rozana Montiel和Derek Dellekamp主持,多家建筑事务所参与,如Luis Aldrete Architects,Ai Weiwei (Fake Design),Christ and Gantenbein,Dellekamp Architects,Alejandro Aravena (Elemental) Godoylab,HHF Architects,以及Rozana Montiel (Periférica)。这条从阿梅卡(Ameca)一直到塔尔帕·德阿连德(Talpa de Allende)的路,是天主教的朝圣之路。在天主教最重要的日子,这条朝圣之路给朝圣者提供了一种全新的体验。

    克查尔科特尔之巢

    拉美建筑中的“沧海遗珠”插图3 Nido de Quetzalcóatl / Javier Senosian. Image © Marcos Betanzos

    这个建筑项目建造在一片面积在5 000平方米的不平坦的土地上,周围的地理景观十分独特,是树木丛生的峡谷。项目由墨西哥建筑师哈维尔·塞诺西安(Javier Senosian)设计,与他的其他作品一样,该建筑十分重视与周围景观环境的和谐性。项目运用了许多动物、贝壳和洞穴等自然元素,同时突出了墨西哥的传统艺术元素,呼应了本土文化,走道上的彩绘窗户和靛蓝色瓷砖诠释了这一点。

    IK LAB画廊 / Jorge Eduardo Neira Sterkel

    拉美建筑中的“沧海遗珠”插图4 Galería IK LAB / Jorge Eduardo Neira Sterkel. Image Cortesía de IK LAB

    项目坐落在拉丁美洲最独特的地方之一,它是一个前所未有的艺术画廊,吸引了众多杰出的国际艺术家,并举办了许多当代艺术的先锋展览。IK LAB营造了沉浸式的文化体验,以促进创造力、共享和本地社区的发展,同时期望吸引更多国际游客来到这一不可思议的艺术画廊。

    智利

    公爵帽海滨建筑 / Roberto Dávila

    拉美建筑中的“沧海遗珠”插图5 Cap Ducal / Roberto Dávila. Image © Natalia Yunis

    项目由建筑师Roberto Davila于1936年在维尼亚德尔马(Viña del Mar)建造,是当时这座城市的一个重点建筑项目。它曾是一个岩石前哨,从这里可以看到这座城市的第一个公共海滩。随着时间流逝,许多海岸建筑被拆除,Cap Ducal 是20世纪30年代留下的唯一一座海岸建筑。在遗产活化的浪潮下,这里现在是一家酒店和餐厅。与其他拉美城市一样,维尼亚德尔马在这里也见证了海上活动与城市生活的逐渐融合。在1930年代,由于旅游开发政策的实施,维尼亚德尔马成为智利最重要的度假城市之一,直至今日。

    湄浦神庙 / Juan Martínez Gutiérrez

    拉美建筑中的“沧海遗珠”插图6 Templo Votivo de Maipú / Juan Martínez Gutiérrez. Image © Maria Gonzalez

    这座建筑因其出众的雕塑感和结构的一致性让人印象深刻,这一特色使它在众多寺庙中脱颖而出。该作品不仅是一座教堂,更是对智利人民具有重要意义的建筑。在它身上,你可以看到美术学校Beaux-Arts school的起源,这一学校培养了Juan Martínez这样的人才。它的古典主义表现在从东到西的几何轴线的对称组织上,包括柱廊形式和古老教堂的墙壁形式。

    大理石大教堂,智利巴塔哥尼亚

    拉美建筑中的“沧海遗珠”插图7 Catedrales de Mármol, Patagonia Chilena. Image © Pedro Soffia

    大理石教堂位于智利最大的湖泊卡雷拉将军湖(General Carrera Lake)中,靠近南卡雷特拉湖(Carretera Austral),距离智利巴塔哥尼亚的科伊海克(Coyhaique)约223公里。大理石教堂被由水侵蚀的碳酸钙构成,与洞穴浑然一体。你可以从里约港(Puerto Rio Tranquilo)乘船前往,在低潮时,进入大教堂,看到它缤纷的色彩,白色、蓝色、灰色、黄色和粉红色。同时看到,在湖水侵蚀下,峭壁渐渐消失在湖水深处。

    哥伦比亚

    太阳路住宅小区 / Rubio y Gómez

    拉美建筑中的“沧海遗珠”插图8 Conjunto Residencial Calle del Sol. Image © Rubio y Gómez

    太阳路住宅小区位于波哥达市中心,作为一个历史建筑更新项目,这栋住宅现已成为该市建筑遗产和文化的象征。这座建筑形似堡垒,新哥特式风格,坐落在曾经的殖民街区Candelaria街区。它具有 “世纪末精致的现代性 ”的元素,其独特的风格和艺术形式使其成为这座城市特殊的生活空间之一。法恩扎剧院 (Faenza Theatre)/ Arturo Tapia, Jorge Muñoz, and Ernesto González Concha.

    波哥达法恩扎剧院 / Arturo Tapia, Jorge Muñoz y Ernesto González Concha

    拉美建筑中的“沧海遗珠”插图9 Teatro Faenza. Image © Pedro Felipe

    波哥达法恩扎剧院的历史,印刻荣耀和痛苦。这座建筑是波哥大建筑的标志,建于1924年,位于Calle 22和Carrera Quinta街角。剧院的名字Faenza来源于原场地上的瓷器厂。

    路易斯·安赫尔·阿朗戈图书馆 / Germán Samper

    拉美建筑中的“沧海遗珠”插图10 Biblioteca Luis Angel Arango. Image © Dan Gamboa Bohorquez

    在波哥大市中心一片7200平方米的场地上,有一栋特别的建筑,由德国人桑佩尔设计建造。它的朴素与永恒并存。说它朴素是因为它低调的姿态,不高隐藏于周围建筑中;而它的永恒则是因为材料,木头和大理石等高级材料使它历久弥新。

    加西亚·马尔克斯文化中心 / Rogelio Salmona

    内容推荐:Plus新作‘奥克兰最高塔楼’将于2021年竣工

    拉美建筑中的“沧海遗珠”插图11 Centro Cultural García Márquez. Image © Alejandro Ojeda

    加西亚·马尔克斯文化中心是波哥大市中心的一个地标性建筑。它曲线的外形和与时空的对话同时发生在多个尺度上。该项目是墨西哥经济文化基金在2004年发起的,由Rogelio Salmona支持涉及,遗憾的是,由于他的英年早逝,他没能在2008年看到作品的竣工。

    阿根廷

    圣玛丽亚·德瓜达卢佩教区 / Claudio Caveri

    拉美建筑中的“沧海遗珠”插图12 Parroquia Santa María de Guadalupe / Claudio Caveri. Image via Taller AVD

    这个项目建于20世纪60年代,当时现代国际建筑运动正席卷阿根廷,同时反映本土文化的建筑开始兴起。建筑师Claudio Caveri正是在这样两个时代交汇的背景下开始创作的。该建筑从周围的环境中脱颖而出,同时向Caveri之前的作品,位于布宜诺斯艾利斯马丁内斯的法蒂玛圣母教堂致敬。这两件作品都具有50-60年代阿根廷建筑的“"casablanquismo”"风格。

    Francisco Salamone的作品

    拉美建筑中的“沧海遗珠”插图13 Portal del cementerio de azul. Image via Wikipedia User Elciri Licensed under CC BY-SA 2.5

    意大利建筑工程师弗朗西斯科·萨拉蒙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作品,反映了该地区在1936年至1940年间在国家主导下的空间肌理。在公墓、屠宰场和市政厅等建筑中,兼具实用性的同时又有宏伟的外观。今天,如果你去到的城镇有他的作品,那他作品中的双重性,城市之衰败与建筑之宏伟也会令你着迷。

    巴西

    爱德华多·古因勒公园 / Lucio Costa

    拉美建筑中的“沧海遗珠”插图14 Parque Eduardo Guinle / Lucio Costa. Image © Nelson Kon

    爱德华多点古因勒公园于1920年落成,是一座坐落在里约热内卢南端的新古典主义宫殿。1940年,公园被移交给联邦政府。一年后,它在城市发展计划中成为重点项目,该发展计划由国家历史和艺术遗产服务局局长卢西奥·科斯塔(Lucio Costa)领导,他提出在此建设六栋住宅楼。建筑体现了较为硬挺的质感,以柱子为标志形成了统一视觉风格,而公园的设计则更为柔软,如曲折的人行道和小路两旁的木质凉亭。

    巴伊亚行政大楼内的展览中心 / João Filgueiras Lima (Lelé)

    拉美建筑中的“沧海遗珠”插图15 Centro de Exposições do Centro Administrativo da Bahia / João Filgueiras Lima. Image Cortesía de Arcoweb

    巴伊亚行政大楼的展览中心由João Filgueiras Lima于1974年建造,巨型的混凝土结构悬挑于离地面15英尺的地方。该建筑的特点是一个巨大的长方形平台,东翼为展览厅,西翼为一个倒金字塔形的露天剧场。

    巴西银行自动化中心 / Irmãos Roberto

    拉美建筑中的“沧海遗珠”插图16 Centro de Mecanização do Banco do Brasil / Irmãos Roberto. Image © Marcelo Donadussi

    巴西银行的自动化中心建于2000年,位于阿雷格里港,因其结构中的一系列几何元素而得名。构成建筑主体的矩形体块水平向错落,与支撑它的垂直支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它的整体形态宏伟,但结构中又显精妙,比如由于体块错落形成的灰空间。这些细节赋予了该这座建筑真正的纪念性。

    办公室剧场 / Lina Bo Bardi + Edson Elito

    拉美建筑中的“沧海遗珠”插图17 Teatro Oficina / Lina Bo Bardi e Edson Elito. Image © Nelson Kon

    办公室剧场,位于圣保罗Bela Vista社区的Jaceguai街,由José Martínez Correa于1958年创立。这个空间作为一个剧院,有华丽的舞台,表演形式包括戏剧、音乐剧和舞蹈表演。剧院最初由爱迪生·埃利托( Edison Elito)设计,后来由意大利巴西建筑师Lina Bo Bardi与项目的原设计者合作对其进行了改建。改建的核心理念是使新的结构和周围场域形成一种对比,看起来就像街道侵入舞台一样,这代表着剧院的民主化。剧院的民主化不仅是通过它呈现的表演,也可以通过它的物理空间。

    卡萨博拉私人住宅 / Eduardo Longo

    拉美建筑中的“沧海遗珠”插图18 Casa Bola / Eduardo Longo. Image © Chico Prestes Maia

    卡萨博拉私人住宅由Eduardo Longo于1979年建造,是70年代后圣保罗建筑中最具争议的作品之一。这座房子的混凝土基础之上,是一个8米高的球体,两个结构之间通过一个近乎有些可笑的楼梯连接。建筑周边街区的建筑更加突显了该结构的异质性。

    秘鲁

    巴里奥斯·阿尔托斯

    拉美建筑中的“沧海遗珠”插图19 Barrios Altos / Balcones Republicanos. Image © Wilder Ramos

    在1988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宣布为世界遗产之前,这座建筑一直被利马的居民所忽视。同样被忽视的建筑还有在同一街区的共和国和总督府。乍一看,这些建筑似乎已经失去了价值;然而,只要你仔细欣赏,就可以从这些历史建筑中看到城市的灵魂。社会学家巴勃罗·维加·森特诺(Pablo Vega Centeno)认为,通过在街道上行走,“我们会明白,房屋不仅是为人建造的空间,也是由人建造的空间。我们应该重视巴里奥斯·阿尔托斯的城市遗产。城市的灵魂就在这些历史建筑中,一代又一代人住在这里的人让城市的遗产得以存续。毕竟,没有灵魂的躯体只是行尸走肉,没有历史建筑的城市也就没有了灵魂。”

    新希望公墓

    拉美建筑中的“沧海遗珠”插图20 Cementerio Nueva Esperanza. Image Cortesía de Juan Caycho

    拉美建筑中的“沧海遗珠”插图21 Cementerio Nueva Esperanza. Image Cortesía de Juan Caycho

    何塞·马托斯·马尔是第一个记录这里的人。“它坐落在一个由起伏的山丘和小峡谷组成的岩石地形上,这里展示了移民文化的多样性,在这里可以看到不同地区和国家的丧葬习俗。” 它位于利马的Villa María区,占地60多公顷,被认为是拉丁美洲最大的公墓,也是世界第二大公墓,仅次于伊朗的Wadi-us-Salaam。 亡灵节是一个大规模的庆祝活动,有数百万人参加。如果你有机会,请一定要去这个夹在城市和乡村之间的空间,在这里可以看到社会与空间的动态联系,在生与死的交汇处,是一个墓地也是一个公共空间。

    乌拉圭

    苏珊娜·索卡纪念教堂 / Antonio Bonet

    拉美建筑中的“沧海遗珠”插图22 Image Cortesía de Servicio de Medios Audiovisuales de la Facultad de Arquitectura, Diseño y Urbanismo de la Universidad de la República. Image © Silvia Montero 2007

    这座由加泰罗尼亚建筑师安东尼奥·博内于1959年至1960年设计的教堂位于卡内洛内斯地区,是为纪念乌拉圭诗人苏珊娜·索卡而建。该建筑因其结构而受到认可,是博内在乌拉圭的第一个宗教主题作品,并成为20世纪60年代乌拉圭现代建筑的标志性建筑。

    编者按:本文最初发表于2018年7月19日,最近更新于2020年9月21日。

    翻译:Rosy Zhao

    内容推荐:Studio 44 + WEST 8赢得在俄罗斯圣彼得的堡图奇科夫布扬公园国际竞赛

头像

Mónica Arellano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相关推荐

暂无相关文章!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拉美建筑中的“沧海遗珠”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