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建筑:与Adam Wiseman一起探索墨西哥的自发性建构

自由建筑:与Adam Wiseman一起探索墨西哥的自发性建构插图 © Adam Wiseman

    在墨西哥,对“自发性建构”是应该提倡还是反对一直存在争议;然而,这并没有减少自建房在墨西哥和全世界的传播。在过去几年里,建筑师们推动编写了自建房指导手册,提了升自建居民对建筑材料和技术的了解,以确保这些居住者保的健康和安全。这一举措在诸多方面提升了自建房的品质,这一点从墨西哥各地的自发性建筑作品中也可以看出来。

    自由建筑:与Adam Wiseman一起探索墨西哥的自发性建构插图1 © Adam Wiseman

    多年来,人们对自发性改造的建筑都是嗤之以鼻。但今天,许多人都对它另眼相看,就像摄影师Adam Wiseman拍摄的“自由建筑”一样。“自由建筑”(Arquitectura Libre)是一个由美国资助,意在长期支持自发性建构的项目,这一项推动了墨西哥本土的自发性建构。

    自由建筑:与Adam Wiseman一起探索墨西哥的自发性建构插图2 © Adam Wiseman

    自由建筑:与Adam Wiseman一起探索墨西哥的自发性建构插图3 © Adam Wiseman

    在这种情况下,自建房已经不是一个建筑本身,而是各种社会经济因素作用形成的结果。那么它就成了一个更加复杂的问题,其形成过程引发了更多的争论。

    最后,重要的是要问-什么是建筑?就像界定任何其他的身份一样,我们需要定义内涵和外延。在西方,建筑的教学和研究是为了勾勒、定义和控制,在设计和建造中没有给非正式的表达留下空间。学术界几乎不存在关于自反性建造的历史研究,然而,这忽略了一个事实,即没有静态的、同质的建筑。如果说,建筑是愿望的物化,是身份的体现,是交流的工具。那么,获得它不应该是一种特权。
    - Natalia Gálvez 发表于“自由建筑” 

    自由建筑:与Adam Wiseman一起探索墨西哥的自发性建构插图4 © Adam Wiseman

    自由建筑:与Adam Wiseman一起探索墨西哥的自发性建构插图5 © Adam Wiseman

    “自由建筑”这个标题是作家、记者Adam Wiseman的妻子Annuska Angulo的创意,她在项目中起到了关键的推进作用。她这样描述这个项目。

    内容推荐:BIG‘特斯联未来总部’方案,重庆山城中的‘AI CITY’

    拍摄这些自建房成了一项复杂而危险的工作。许多人认为它们是 "丑陋的"。我拍的建筑有时候在荒郊野外,或者是在原本的殖民地。大部分认为这些建筑不能代表墨西哥,似乎只有旅游手册上看到的才是墨西哥。但我想表达的是, "每个人对于美和地位都有自己的想法。" 这些自建房是一种无声的回应,也是一种反抗。它们在质问所有人,凭什么认为自建房丑陋,为什么?这个国家从南到北的自建房是一道景观,墨西哥人民建造的正是他们觉得喜欢的建筑,不管别人怎么认为。
    - Annuska Angulo发表于 "Arquitectura Libre"

    自由建筑:与Adam Wiseman一起探索墨西哥的自发性建构插图6 © Adam Wiseman

    自由建筑:与Adam Wiseman一起探索墨西哥的自发性建构插图7 © Adam Wiseman

    Adam Wiseman的作品只是众多支持自建房的力量之一。其作品不仅关注城市空间,也会延展到关注建筑的本质。什么是建筑?什么又不是呢?这些讨论或者尝试都是在推动农村地区自发性建筑的发展,其中大部分项目由“自由建筑”赞助。城市和乡村共同作用,展现出一幅更完整的关于自发性建筑的图景,这幅图景饱含创造力、复杂性和技术性。

    自由建筑:与Adam Wiseman一起探索墨西哥的自发性建构插图8 © Adam Wiseman

    自由建筑:与Adam Wiseman一起探索墨西哥的自发性建构插图9 © Adam Wiseman

    受疫情的影响,之前定好的关于自发性建筑的参观或展览都被推迟或取消了。不过,艺术家积极应对,已经可是开展“把展览带回家”的活动。目前项目一百本画册在售,同时将根据需求加印。同时,有意者也可以通过访问“自由建筑”官网(arquitecturalibre.mx)申请借阅画册,借阅时间为两周,只需支付来回快递费。借阅者还可以通过一幅画或者一首诗将自己的观后感记录下来,连同画册一起寄回去。这些反馈都会被添加到“自由建筑”的档案中。之后,画册将被送去检疫,确认安全后再寄给下一个人。

    自由建筑:与Adam Wiseman一起探索墨西哥的自发性建构插图10 © Adam Wiseman

    该画册由31张106x1488mm的图片组成,包括100张样纸,以及10多张艺术家的实验作品。图书馆版本包括4张样纸,数码印刷纸张采用爱普生单重亚光120gsm纸。印刷工作将由伦敦Brixton的Photofusion公司的Richard Wills完成。画册包括Adam Wiseman(项目创建者)、Mario de la Cruz(恰帕斯州San Juan Chamula 36栋房屋的建造者)、Pablo Landa(普林斯顿大学人类学博士)、Annuska Angulo(记者,著有《The Message is in the Cloth》和《Without Borders》)、Natalia Gálvez(建筑师,伊比利亚美洲大学建筑学教授)的文字书稿。画册的内饰采用来自伦敦Deptford High Street的荷兰/非洲蜡质纺织品。外部刺绣由德国斯肯费尔德的My Fabrics公司制作,该公司由Gabriel Monad创办于1834年。

    点击了解更多
    译者:Rosy Zhao

    内容推荐:未来几年,家庭对住房的期望将如何发生转变?

头像

Mónica Arellano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相关推荐

暂无相关文章!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自由建筑:与Adam Wiseman一起探索墨西哥的自发性建构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