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美国不传授中国建筑教育?

为何美国不传授中国建筑教育?插图 Transform and Rethink / Hu Yue Studio. Image © Chaoying Yang + Su Chen

    本文原载于 Common Edge,原标题为 “为何我们不传授中国建筑?”

    试问有多少美国建筑学教授知道有一本等同于维特鲁威的《建筑十书》的中文专著?我估计答案是,很少。我教了20多年的建筑史,才发现了这本由一位据我们所知非建筑师或建设者的朝廷显贵所著的宋代书籍——《营造法式》。事实上,在明代以前,中国没有任何一座著名的寺庙、宫殿或祠堂是由建筑师设计的,因为在东亚的任何一种设计环境中,一个人负责一个建筑项目的概念是陌生的。

    为何美国不传授中国建筑教育?插图1

    为何美国不传授中国建筑教育?插图2 Ruralation Retreat & SPA / AZL Architects. Image © Yao Li

    虽然现在的建筑史课程和书目都以史前、本土和非西方建筑为特色,但是一般来说,在本科生课程中,花在东亚建筑艺术丰富而悠久的传统上的时间却十分有限。当我们的社会重新评估其对许多白人、西方和精英主义设想在文化上的依赖时,几个世纪以来甚至持续到今天,我们意识到,忽视世界上最大的国家和许多周边国家在木结构建筑方面的最重要的艺术贡献之一已是不被接受的。对于那些必须将历史建筑改造成现代用途的学生来说,无视那些美丽的、防震的、只需稍加维护就能经受各种天气事件的建筑——不用钉子、砖块或玻璃窗建成的建筑,也是无益的。

    诚然,对于西方建筑师来说,要想获得中国学者所发现并披露的大量资料,尤其是自改革开放以来的资料,是令人生畏的。就如他们的许多文化一样,中国人一直在保护他们古老的艺术实践,并在上个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普遍遵循西方的现代建筑方法。不过,最近有几本英文出版物可以让任何好奇的建筑师或景观设计师一览公元1000年至1500年期间的宏伟成就,许多学者认为这段时期是我们现在所知的中国建筑的黄金时代。只有具备亚洲历史的基础知识才是先决条件。

    为何美国不传授中国建筑教育?插图3 Qingxiao Residence / Shulin Architectural Design. Image © Yilong Zhao

    中国早期建筑的一个迷人之处在于它依靠夯土平台和从土中挖出的空心空间作为庇护所。只有在木材采伐被证明是可行的之后,最早的建设者才研发出他们独特的方法,将原木木材连接起来,并形成“斗拱”来支撑悬空的屋顶。最伟大的中国建筑史学家傅熹年发表了从山洞、山间祠堂和失落的城市中,真实地挖掘出了他的祖国的建筑史的研究报告。他通过将考古事实与现存结构相比较,记录了一个迅速成熟并在一千多年中保持不变的建筑传统。

    内容推荐:世界上最小的家能有多小?

    几十年来,Nancy Steinhardt 是唯一一位在这一主题上广泛发表文章的美国学者,她的新书对中国建筑考古学家队伍在过去40年中所进行的所有研究进行了很好的总结。建筑师们运用她的入门书可以深入到专业文献中,去加深了解这个迷人的建筑传统。这是一个连续的过程,而不是一个单纯沉迷于新奇与流行的文化。

    为何美国不传授中国建筑教育?插图4 Tea House in Li Garden / Atelier Deshaus. Image © Fangfang Tian

    到了1103年,当李诫为宋朝统治者创作了有关皇家建筑的官方论著时,一个完整的比例、结构和构造体系已经被各省的木匠和其他工匠所通晓,但南北方略有不同。李氏只是记录了当前的智慧(维特鲁威也是如此)。这个体系与希腊古典建筑非常接近且可以直接比较,从20世纪20年代到50年代,只有一位建筑师进行过尝试。宾夕法尼亚大学 Paul Cret 的学生梁思成一生都在测绘伟大的历史遗迹,并和他的妻子林徽因一同创作了令人叹为观止的《图像中国建筑史》,直到1980年才在西方出版。就像程大锦(Francis D.K. Ching)的名著《建筑绘图》一样,这本书主要用注解的图画来讲述故事。梁氏用中英文注解,创造了一部可以用来很容易地教西方学生斗拱支架系统的基本知识的博学杰作。时至今日,在互联网上,人们可以看到中国建筑学老师制作斗拱模型,以此来演示悬臂式屋檐在细长圆柱上取得平衡的看似复杂但实则简单的手法。还有人上传了一段讲述摇动一栋木构小楼时的地震力的演示视频。

    此处的论点并不是要低估西方建筑师在试图理解一个对许多受训于柯布西耶和赖特的人来说如此晦涩的传统时所面临的挑战。本文只是想点明那些对中国建筑充满好奇的人现在可以获取的丰富材料,并建议教育工作者认真看看他们所缺少的东西。我知道我很不好意思承认自己的无知。我很幸运,在过去的十年中,有一两个中国学生对我提出了质疑,我很感谢他们的指导。

    有一位毕业设计学生对保护北京胡同内独特的庭院住宅:四合院很感兴趣,因为在奥运会前后,北京的四合院正在被官员迅速破坏。他担心中央政府没有欧美规划师所使用的工具来控制城市历史街区的发展。经过一年的研究,他对危机进行了评估,并带着一些新的“如何阻止围困皇城几十年的破坏潮”的想法回国。因此,不仅西方人需要了解中国建筑的丰富内涵,也需要对现在这个快速发展的国家中管理历史资源的官员有所了解。

    虽然我从未去过北京或上海,但我很想看看我在这些出色的书籍和视频中研究过的那些错综复杂、令人惊叹的建筑。我的人生目标清单上的建筑和花园近期已经扩展到囊括了中国的至少50个景点,韩国的一些景点以及日本的许多景点。南加州大学、肯恩大学、纽约大学和耶鲁大学等几所美国大学都有中国或亚洲的分校。以后还会有更多的大学效仿并建立分校,而且都会强调其对中国建筑的研究。世界需要从那些利用森林资源和当地粘土打造地球上最卓越环境的建设者身上汲取经验和教训。

    译者:许珑还

    为何美国不传授中国建筑教育?插图5 Shanghai Minsheng Wharf Waterfront Landscape and Reconnection / Atelier Liu Yuyang Architects. Image © Fangfang Tian

    内容推荐:小型办公室:将家与工作空间分开的‘插件’

头像

Mark Alan Hewitt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相关推荐

暂无相关文章!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为何美国不传授中国建筑教育?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