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威双总策展人哈希姆·萨基斯: 我们从未经历过如此依赖建筑的时刻

2021威双总策展人哈希姆·萨基斯: 我们从未经历过如此依赖建筑的时刻插图 Hashim Sarkis. Image © Bryce Vickmark

    在接受Archdaily采访的第二部分中,哈希姆·萨基斯(Hashim Sarkis)反思了建筑的未来,并试图解决2021年威尼斯双年展上永恒的问题。双年展的策展人提出了“我们将如何生活在一起?”的问题,讨论了建筑职业在如今世界中的作用,并指出“建筑师通过创造[…]确实改变了世界[…]想象世界将会变成的模样。”

     

    在此专题中,麻省理工学院建筑与规划学院院长兼双年展的策展人哈希姆·萨基斯(Hashim Sarkis)展示了他对建筑进化过程的看法,以及学术界为反映“当今城市问题的复杂性”应该注重的新方向。萨基斯还提到了贝鲁特,讨论了重建方法,公民社会以及令人生畏的韧性。

    继续阅读采访的第二部分,以了解萨基斯对行业未来的观点以及他对贝鲁特的看法。

    2021威双总策展人哈希姆·萨基斯: 我们从未经历过如此依赖建筑的时刻插图1 TOPOTEK1. Image © Laurian Ghinitoiu

    关于建筑的作用

    ArchDaily(Christele Harrouk):随着世界问题变得越来越复杂,建筑的作用是什么?建筑师真的可以改变世界吗?

    建筑师确实改变了世界。他们这样做主要是通过想象世界将会变成的模样,从而创建一个新的世界。

    Hashim Sarkis:这种局限性使我们更加了解建设世界所需要的是什么,以及建筑在此过程中的重要性。我不想将每个网格都看作是建筑的死亡,而是其增殖为不同空间的过程,这些空间正试图在各个方形网格的微尺度上重新创建一个由其暴露的建筑元素所形成的世界:瞥见这里的卧室,那里的花园,客厅,书架。建筑的缺失就像把风景的图像投射在人的身后来当背景一样,给人虚假的感觉。我们渴望即使在虚假的背景下也存在建筑,以便通过建筑假想将我们运送到其他世界。

    我认为我们从来没有见证过这样一个时刻:我们如此的依赖建筑来定义我们个人身份,并且表达出来为世人所见。

    2021威双总策展人哈希姆·萨基斯: 我们从未经历过如此依赖建筑的时刻插图2 Courtesy of Yona Friedman

    关于建筑的未来

    AD:您认为当下的情形会对行业产生重大影响吗?您是将其视为新时代的开始,还是短暂的现象?

    此外,您认为建筑将如何发展,尤其是随着游戏,应用程序和AI的兴起,任何人都可以在其中发展自己的空间视野?您认为这会以任何方式改变建筑行业吗?

    Archdaily使这个问题开源化,做得很好。我希望你们继续询问未来的建筑师,并在其中引起重要的辩论,从而继续丰富有关建筑未来的讨论。

    HS:既然问题的第二部分是关于技术的,就让我戴上我的麻省理工学院的头衔, “肯定” 地说新技术将引导该行业进入新的前景!我们的行业不是唯一一个将要被大数据,自主化,自动化,机器学习和开放源转型的行业。但是建筑和设计也已成为这些新技术中的流行词汇。正如麻省理工学院建筑系系主任Nicholasde Monchaux所说: “如果我们需要证明建筑思维与技术,空间和社会融合的根本相关性,我们只需要注意到 “建筑” ,甚至 “建筑师” 的概念在当代科技的交流中被以动词形式使用。”

    我们清楚地看到建筑物的设计,生产和组装方法发生了变化。我们还看到新技术扭转了该领域的某些原则。

    2021威双总策展人哈希姆·萨基斯: 我们从未经历过如此依赖建筑的时刻插图3 © JERRYANG [Flickr], under CC BY-ND 2.0 license

    随着计算机时代的来临,这种明显转向已经得到广泛承认。从产品到城市,设计始终是整个工业世界中的统一力量。在大学中,设计任务包含编织一条贯穿不同领域而将其相连的线。但是,我们的设计行业和学科因其输出规模不同而被彼此区分开。计算过程使我们能够从一种设计规模中获取工具,并更轻松地将其应用到另一种设计中,从而使规模的过渡和转换变得平滑。规模的范围现在已经被扩大,甚至能将我们从纳米层面带到星球的规模。工具间的转换也是如此。

    过去,城市规划者计划城市来解决城市问题。现在他们可以编写一个应用程序!这对我们设计的空间将产生的影响还没有被发掘,如果真的要去探索这些影响,在大小规模间平滑地转换是远远不够的。

    首先,将需要能以经验化和系统化地将这些规模联系起来的能力,使我们意识到:我们在一个规模上所做的事情将影响其他规模上的事,并使我们可以切身感受到这种连通性。在麻省理工学院,通过与工程学部门的一些联合计划,我们正在努力促进系统设计人员,物体设计人员,纳米技术的设计人员,建筑师,城市规划人员和地质工程师之间的对话。

    2021威双总策展人哈希姆·萨基斯: 我们从未经历过如此依赖建筑的时刻插图4 Reforma do Mason Bros Warehouse / Warren and Mahoney. Image © Simon Devitt

    另一个重要的转变与我们设计的价值观有关。 技术极大地促进了开源化。生产的开源,提高了建筑中用户对设计,生产和组装自己独特空间和家具的能力。 因此,设计师的定位正在发生变化,最初作为生产周期开始之时的才能提供者和设计价值源头,而现今必须将这些分散到生产的不同阶段,与制造商,生产商,尤其是最终用户分享设计的价值和对好坏设计判断力。从长远来看,这有望从根本上改变设计师的角色和设计的价值。 在麻省理工学院,为了响应这一转变,我们正在文化历史学家和Sloan管理学院的设计和系统管理学教授的帮助下,研究这些问题。

    2021威双总策展人哈希姆·萨基斯: 我们从未经历过如此依赖建筑的时刻插图5 Milan Design Week- Echo by Pezo von Ellrichshausen- 2019. Image © Laurian Ghinitoiu

    内容推荐:Nordic 公布‘广州白云国际机场三期扩建’方案,城市自然‘目的地’

    也许最具挑战性的转折涉及设计的参数。为了控制过程,根据普遍的方法,设计人员必须允许项目的某些参数进入设计考量中,并将一些其他参数排除或推迟。多年以来,我们已经将形状,布局和(有时)功能视为必不可少的。他们进入了设计课的教学大纲并成为评判主题。但是,我们已经忽略了结构,环境以及性能问题,并将其视为我们之后才会考虑的,建筑之外的因素或必要的取舍。长期以来,这种参数选择已经影响了教育和行业。计算科技及其过程使这些“外部性”重新回到设计过程中。现在,我们可以在设计过程的早期就可以模拟所有参数。如果设计是将这些技能和信息整合并传达给建筑,那么新技术将会扩展我们传达给建筑的信息,从而使我们重新考虑参数之间的主次关系。

    我们开始想象一种没有外部性的设计过程。这就是部分BIM和模拟软件承诺实现的结果。建筑师证明建筑环保性能和经济性能的压力越来越大,而这些方法可以帮助他们。

    问题更具挑战性的方面是关于我们居住的空间将如何变化。例如,如果城市的主要空间,主次街道和标志性建筑在帮助市民确定方向方面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那么由于我们越来越依赖于导航应用而不是空间特征和地标,这些品质会发生变化吗?如果现在,我们人类通过打开和关闭窗户并改变家具的布局以最大化空间尺寸来与房间的智能进行交互,那么当房间的人工智能负责这一切时,我们之间互动的本质将是什么?

    技术对我们眼睛和行为的影响可能会对建筑和城市产生更强烈的影响,但它将改变我们与空间的互动。我说:“放马过来吧!”我们的丰富的智慧和想象力永远都能找到新的方案。我们将把人工智能也归纳到我们的设计之中。

    2021威双总策展人哈希姆·萨基斯: 我们从未经历过如此依赖建筑的时刻插图6 Cidade do México, México. Image © Johnny Miller Photography

    关于未来的设计方向

    AD:您认为设计界正在向更加社会和公共的模式转型吗?教育在这些思想的推动中起到什么作用?

    HS:我们在学术界面临的一个有害问题是,我们倾向于教给学生一些旧的技巧,以应对新的挑战。换句话说,我们倾向于延续一些围绕早期问题而形成的学科知识结构,而这些知识结构已经不再适用于我们如今面对的难题。例如,构成当今城市研究的领域(社会和经济发展,城市设计,社区规划和环境政策)不能有效反映当今城市问题的复杂性。构成建筑的要素(设计,表示法,建造技术以及历史和文化研究)也没有。

    城市中的种族隔离,性别不平等,沿海洪灾,社会流动性和物质匮乏等问题跨越各种规模和学科,急需新的工具,新的方法,甚至是全新的认知。

    最丰富的教育可以帮助学生发展并表达他们独特的价值观,这些价值观就是通过评判和演示而传递给他们的知识所结的果实。基于可持续发展和公平的价值观,这一代学生勇敢地推进并坚决拥护先进的社会和社区模式。在每个教学大纲中,都在追求种族正义,性别正义,环境正义,社会公平以及调动所有资源以实现这些理想。我们作为教育者的角色是与学生互动,以最佳方式使他们的价值观能够在他们未来的职业中充分发展(如设计师,建筑师,规划师和尚未发明的新职业)。如果我们放弃长期以来,对专业精神与社会参与的错误分割,并且与学生一起努力,使他们的观点尖锐又不失礼貌地和其他观点互动,并且传达给他们:他们需要比我们做得更好,要用新一代的价值观来创造新的空间。

    2021威双总策展人哈希姆·萨基斯: 我们从未经历过如此依赖建筑的时刻插图7 Paseo de la Reforma, México City. Image © Santiago Arau

    关于贝鲁特(黎巴嫩首都)

    AD:让我们谈谈贝鲁特和最近的灾难。根据最近的报道,爆炸发生后,该市的40%遭到严重破坏。贝鲁特城市结构的核心受到打击;关于重建的辩论已经提上日程。如果是你的话,你会如何重建?优先事项是什么?

    最后,鉴于政治形势,您认为城市治理可以由人民自己来处理吗?换句话说,人们可以自己重建城市吗?这可能是新的治理体系的诞生吗?

    HS:大约十五年前,Lawrence Vale和Thomas Campanella邀请我在一本名为《弹性城市》的书中写有关贝鲁特的章节。那本书真的是先驱,这是表达建筑和城市中的韧性概念的首次尝试,并通过来自世界各地克服灾难和战争的案例研究加以说明。当时,贝鲁特从15年内战中萌生的重建计划在最大程度上体现了这种韧性。不幸的是,最近的爆炸摧毁了那时以来重建城市的大部分地区以及其他一些居民区。

    值得注意的是,爆炸后引起的愤怒被指向导致爆炸的腐败和疏忽上,但这也将贝鲁特与韧性相联系。

    “人们大声疾呼:“我们已经忍耐够了”,他们沮丧地承认在多年默许和容忍导致战争和这种爆炸的腐败与不公平之后,自己已经到达了忍耐。贝鲁特必须在此重建。当公民集体尖叫“够了”时,这是公民社会最令人激动的时刻之一。

    2021威双总策展人哈希姆·萨基斯: 我们从未经历过如此依赖建筑的时刻插图8 Beirut After the Blast- 2020. Image © Rami Rizk

    Josiah Ober将雅典革命的开始描述为在政治上本身有分歧雅典人,放下他们之间的斗争,集体表示 “不” 的那一刻。我相信贝鲁特已经到了这一刻。它已经达到了韧性的极限,因为它是在1990年代没有公民基础的情况下进行重建的。我们在建设社会基础之前重建了硬件基础设施。我们以为社会基础会随后发展。但是并没有。我们修建了高速公路,但没有修建公共交通,修建了建私人领地,但是没有修建公共场所,建立了新医院,但是没有建立公共卫生系统。在灾难时期,社会从,学校,医院,公共场所等体系和机构中汲取韧性。这些体系和机构与建筑的数量一样多。

    令人振奋的是,民间社会挺身而出,对当地灾民进行救济,希望他们也能帮助重建。在没有政府的情况下,今天的救济和重建工作面临的最大挑战是找到一种方法加入那些草根运动,来一同实现对城市的大胆愿景,而不是分散并使这些工作私有化。在麻省理工学院,有着Daral Handasah的支持,并与贝鲁特美国大学和其他组织合作,我们正在开展一个联合项目,从其公民社会集体协调的愿景中为这座城市提议建设公共基础设施。

    2021威双总策展人哈希姆·萨基斯: 我们从未经历过如此依赖建筑的时刻插图9 Flooding at St.Mark's Square- Vencie 2019. Image via Shutterstock/ By Giuseppe Guarneri

    贝鲁特所面临的威胁和威尼斯所面临的威胁充分说明了当政府失败和生态崩溃时将会发生的事情。

    不公正和玩忽职守的后果是如此惨烈,给我们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以至于我们不得不通过这些局部发生的严重灾难来预见地球的未来。但是,这些城市的不幸在世界上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同情和支持。他们的问题已经被认为是世界的问题。我认为这是希望的象征。

    翻译:高嘉瞬

    内容推荐:‘美国梦’是否已成为城市规划的噩梦?

头像

Christele Harrouk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相关推荐

暂无相关文章!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2021威双总策展人哈希姆·萨基斯: 我们从未经历过如此依赖建筑的时刻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