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中,建筑如何介入?

自然中,建筑如何介入?插图 Eggum Tourist Route by Snohetta. Image © Jarle Wæhler

    在大自然中建造本身就是矛盾的。在建筑能给予人亲近自然体验感的同时,自然景观却逐渐被游客吞噬。人类在自然景观中的存在是一种尺度的相互作用,原始棚屋和广阔风景的并列,以及使用景观和保护环境间的谈判。通过探讨各种态度和形式策略,我们可以从如下建筑师和事务所的经验和设计理念中,学习他们完善景观中建筑的方式。

    人与自然的关系和建筑与景观的关系不断更新,在自然景观中建造的建筑代表着某种诗意的探索,也是人类尺度的全新视角。当今景观建筑是对人与自然间关系特定看法的产物,人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意识到景观是一种宝贵的遗产,建筑可以而且应该在保护它的同时将其传承给后代。在大自然中的物体,无论是小屋、瞭望塔、还是庇护所,都是建筑新闻中的不变的主题和设计建议,反映了人们对在景观中创造可居住场所的持续关注。

    自然中,建筑如何介入?插图1 National Tourist Route Trollstigen / Reiulf Ramstad Arkitekter + Oslo Norway. Image Courtesy of Reiulf Ramstad Architects

    在世界范围内,去自然景观旅游的需求不断增长,引发了关于游客管理的迫切问题。挪威的Trollstigen旅游路线吸引了超过70万游客,而每年游览时间仅限三个月。冰岛作为自然旅游目的地,人气不断上涨,游客人数激增,从2010年的47万人次增加到2019年的近200万人次。这些例子强调了建筑在更新这些场所的作用和责任,同时通过促进自然环境的可持续发展来减轻对环境的破坏。以下摘录了几位建筑师的项目思想和设计方法,代表了景观建筑的框架,将建筑与自然并置,并强调了两者的内在品质。

    自然中,建筑如何介入?插图2 Fleinvær Refugium by TYIN Tegnestue + Rintala Eggertsson Architects. Image © Pasi Aalto

    了解景观

    自然中,建筑如何介入?插图3 Allmannajuvet Zinc Mine Museum by Peter Zumthor. Image © Per Berntsen

    在《思考建筑》一书的文章建筑与景观当中, 彼得·卒姆托(Peter Zumthor)描述了他个人为自然环境设计的过程,强调学习景观是投身建筑的先决条件。Zumthor认为需要在材料、尺寸和形状上寻求适当的平衡,不可否认,这种平衡取决于建筑师的敏感性。他说: “我敢宣称,如果通过建筑干预来丰富景观,我们所有人都会立即意识到建筑物和所处景观之间的关系被破坏了。” Zumthor利用其丰富的经验,为使用清晰、明确的类型学提供建议,要将景观的实质与当地相关的材料和施工技术相匹配,从而确保建筑物适度老化。

    重现本土建筑智慧

    自然中,建筑如何介入?插图4 Wadden Sea Centre by Dorte Mandrup Architects. Image © Adam Mørk

    Dorte Mandrup Architects设计的瓦登海中心汲取了当地建筑文化的灵感,是其景观的完美体现。选用当地茅草制成的屋顶成为一种易形材料,可以创造出抽象的形状,通过颜色和形态使建筑与景观融为一体。此外,该项目与当地气候相适应而非抗衡,挡风的内院从当地建筑中借用传统元素,与景观相融。

    内容推荐:超越人体尺度:为生态、迁徙和机器而设计

    重塑大自然的新体验

    自然中,建筑如何介入?插图5 Selvika by Reiulf Ramstad Arkitekter. Image Courtesy of Reiulf Ramstad Architects

    挪威工作室Reiulf Ramstad Arkitetker在作品中有大量完善的景观干预措施,规划景观体验似乎是他们自然类项目的共同点。在Selvika项目中,该方案重新定义了从主干道到达海边的体验,有意放慢了移动速度,雕刻出蜿蜒的小路,既让游客们意识到周围的环境,又塑造了目的地的路线,集中了游客的注意力。该项目将对基础设施(无障碍设施,公共厕所、长椅)的实际需求转化为创造体验的机会。

    尽量减少干预

    自然中,建筑如何介入?插图6 Path of Perspectives Panorama Trail by Snohetta. Image © Christian Flatscher

    去年夏天, Aedes建筑论坛举办了一场致力于自然环境建筑的展览,展示了Snøhetta与景观建立对话的开创性项目。联合创始人Kjetil TrædalThorsen表示:“一些偏远地区变得越来越有吸引力,只因人们越来越渴望成为真实环境的一部分。[…]对于已经面临压力的地方,提供防止进一步被破坏的设施至关重要。” 这正是Eggum旅游线路项目设法实现的目标,以严谨的建筑形式提供了旅游的基础设施。此外,全景之路 通过将一系列建筑元素无缝地融入到阿尔卑斯山的景观中,以最少的干预来策划旅行体验。

    适应当地气候

    自然中,建筑如何介入?插图7 rendering of Icejford Visitor Centre by Dorte Mandrup Architects. Image © MIR

    对于Dorte Mandrup Architects而言,他们自然环境中建筑的共同点似乎是该地区的气候条件与类型学间的直接联系。冰峡湾中心代表了对景观和气候条件的明确回应,以回旋镖形状保护建筑免受积雪堆积的影响。该项目处于几乎纯净的景观中,以丹麦的木结构建筑为基础,旨在为观赏冰峡湾提供平台,同时通过展览向游客介绍该地区和气候变化。

    自然中,建筑如何介入?插图8 Path of Perspectives Panorama Trail by Snohetta. Image © Christian Flatscher

    到目前为止讨论的这种建筑类型综合了人类对景观的体验,为与自然互动提供了机会,仔细将渺小与浩瀚相叠。这样的设计将实践与建筑的本质重新联系起来,定位在环境的现实中。

    译者:朱瑞娜 Rina

    本文源自 ArchDaily 十月主题:人体尺度。每个月,我们会以文章、访谈、新闻与项目的形式来深度探索一个主题。您可以在此阅读过往月度主题内容。ArchDaily一如既往地欢迎读者的贡献;如果你希望提交一篇文章或项目,请联系我们。

    内容推荐:第43届普利兹克建筑奖评审团主席:智利建筑师亚历杭德罗·阿拉维纳

头像

Andreea Cutieru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相关推荐

暂无相关文章!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自然中,建筑如何介入?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