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塑纪念性建筑:前苏联东欧的建筑与公共空间

重塑纪念性建筑:前苏联东欧的建筑与公共空间插图 Skanderbeg Square by 51N4E. Image © Filip Dujardin

    社会主义时代的残留、东欧集团的大规模建筑和城市空间构成了富有挑战性的遗产,与当代城市环境和塑造现代城市的价值观相冲突。充满意识形态色彩的建筑正在被加以改造,通过公众舆论与这段历史和解,进行适应性再利用,或者是将其作为建筑遗产重新置入背景。通过在这些纪念性建筑项目和公共空间中重新引入人类尺度,以重新走入城市和文化生活中来。

    重新启用

    重塑纪念性建筑:前苏联东欧的建筑与公共空间插图1 The Pyramid in Tirana. Image © Gent Onuzi

    社会主义时代建筑项目的持续存在和城市干预措施是几个原因造成的,比如公众对于拆除或是改造的行动方针和干预成本产生分歧。重塑苏联城市空间的倡议非常罕见,旨在翻新或再利用这些巨大建筑遗迹的项目更少。这些干预措施的规模往往接收不到拨款,因为重组这些空间需要高度协调的眼光和巨大的经济努力。

    重塑纪念性建筑:前苏联东欧的建筑与公共空间插图2 Tirana's Pyramid refurbishment proposal. Image Courtesy of MVRDV

    在某种程度上,对这类建筑缺乏关注是可以理解的。其中一些曾经用来表达当时社会的政治意识形态,现在却已经失去了重要性,也不再对社区起作用。与许多苏联建筑一样,地拉那金字塔也一直是拆除计划的对象,但是由于没有得到公众的支持,市政当局聘请MVRDV来翻新这座现已废弃和腐烂的设施。该计划将建筑改造为地拉那多功能技术和教育中心,为年轻人服务。尽管该项目已经讨论了多年,但翻新许可证在今年才被批准。这些年轻民主国家的缓慢官僚程序,是振兴这类建筑的另一场斗争。

    重塑纪念性建筑:前苏联东欧的建筑与公共空间插图3 Buzludzha Monument. Image© Mark Ahsmann licensed under CC BY-SA 4.0

    在保加利亚,人们对共产主义遗迹的态度正在发生变化,不再忽视此类建筑。布兹鲁扎纪念碑是社会主义建筑的著名典范,共产党政权倒台前被用作博物馆和活动场所,但此后一直空置。2015年, 布兹鲁扎项目成立,旨在保护纪念碑并制定一项综合战略,将该建筑重新用作教育、艺术和旅游场所。此外,在2019年,洛杉矶的盖蒂基金会为纪念碑提供了18.5万美元的资助,用于创建保护计划。

    重塑纪念性建筑:前苏联东欧的建筑与公共空间插图4 Berlin TV Tower. Image© RudolfSimon licensed under CC BY-SA 3.0

    然而,并非所有的共产主义建筑都是平等的,公众舆论与这段有争议的历史遗迹形成了高度复杂的关系。柏林电视塔曾经是共产主义政权的象征,在1989年之后经历了象征性转变,成为城市统一的标志性建筑。尽管在柏林墙倒塌后的最初几年,有人呼吁拆除,但公众普遍支持其建筑结构、工程技术以及其未来派建筑感。在这种情况下,纪念性建筑的重构不涉及建筑干预,而是象征性的身份转变。然而,共和国宫的命运就不同了,它曾是东德议会的总部,为重建普鲁士柏林宫殿,于2008年在共产党的统治下被拆除。

    内容推荐:Henning Larsen 公开沃尔夫斯堡市总体规划,设计大众汽车的“故乡”

    重塑公共空间

    重塑纪念性建筑:前苏联东欧的建筑与公共空间插图5 Skanderbeg Square by 51N4E. Image © Filip Dujardin

    对于这些专制政权而言,城市空间的塑造是政治的基本组成部分,在许多情况下,新的民主身份无法为社会注入新的社会形态及其价值观。宽阔的林荫大道、巨大的城市空间、从高处看时令人印象深刻但与人类规模完全脱节、距离远且行人活动空间不足,是社会主义城市环境中公共空间的普遍标准。由于这些地方主要具有美学和象征功能,所以没有提供专注于参与社会的创造性机会。最近,在这些城市碎片中,一些城市努力实现充满活力的城市生活。

    重塑纪念性建筑:前苏联东欧的建筑与公共空间插图6 Skanderbeg Square by 51N4E. Image © Filip Dujardin

    当谈到在前社会主义背景下重塑公共空间时,近年来最成功的故事之一就是地拉那的斯坎德培广场。经过重组的广场表面现在是一个宽敞而平坦的金字塔,使市民与周围的建筑物齐平,从而抵消了共产主义建筑环境的压迫性。总部位于布鲁塞尔的事务所51N4E将地拉那的主要公共空间改造成拥有水景和花园的大型步行区,为充满活力的城市生活提供了框架。

    重塑纪念性建筑:前苏联东欧的建筑与公共空间插图7 Azatlyk Central Square of Naberezhnye Chelny by DROM. Image © Dmitry Chebanenko

    在许多情况下,极权主义政权的宏伟的城市计划从未实现,留下了分散而又不连贯的城市结构。俄罗斯Azatlyk卡马河畔切尔尼中央广场原来是围绕正式的中轴线设计的,旨在将市政大楼与列宁博物馆相联系。由于后者从未建成,广场仍保持正式和单调,并与城市及其公共生活脱节。DROM建筑事务所重新设计了广场,创造了一个动态、多元且包容的公共空间。通过对周围多个核心功能区域进行重新规划以及对前中轴的重新定位,广场被重新塑造,以适应更人性化的规模,去除了其形式意识形态上的潜台词。

    重塑纪念性建筑:前苏联东欧的建筑与公共空间插图8 Azatlyk Central Square of Naberezhnye Chelny by DROM. Image © Dmitry Chebanenko

    经过三十多年的发展,为社会主义时代建筑和公共空间的适应性再利用与重构制定成功的策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以使这些元素表达当代城市环境的社会性和可持续性精神。尽管例子很少,但我们希望能够成功地激发进一步的变革。

    译者:朱瑞娜

    本文源自 ArchDaily 十月主题:人体尺度。每个月,我们会以文章、访谈、新闻与项目的形式来深度探索一个主题。您可以在此阅读过往月度主题内容。ArchDaily一如既往地欢迎读者的贡献;如果你希望提交一篇文章或项目,请联系我们。

    内容推荐:BIG 公开‘霍普金斯大学学生中心’方案,层叠屋顶下的‘村庄’

头像

Andreea Cutieru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相关推荐

暂无相关文章!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重塑纪念性建筑:前苏联东欧的建筑与公共空间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