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风庄X现代主义,重游本世纪中叶中西文化交流之地

松风庄X现代主义,重游本世纪中叶中西文化交流之地插图 Woodworking and traditional Japanese craftmanship are front and center at 'Shofuso and Modernism'. Image © Constance Mensh

    1954年6月, 一篇发表于《家与家居》杂志的文章写道,“300年前,日本的设计理念就有了一些最好的想法。”文章着重强调了建于1620年前后的京都桂离宫所呈现的三大特征:开放式的梁柱结构,为了应对气候变化的游廊设计,以及基于榻榻米和障子屏风的模块化设计。

    松风庄X现代主义,重游本世纪中叶中西文化交流之地插图1

    这篇文章发表之际恰逢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的日本展览馆开幕。 在建筑师安托宁·雷蒙德(Antonin Raymond),艺术家野口勇等人的举荐下,艺术馆的建筑与设计策展人Arthur Drexler委托日本建筑师吉村顺村设计该建筑,作为该博物馆“花园之屋”系列的一部分。 吉村的灵感来自于京都附近一座名为小城苑的17世纪早期庙宇。 他在名古屋设计和建造了松风庄,后以636个箱子将其运至纽约并重新组装在博物馆的花园中,在十个月内每天接待数以万计的游客。 吉村命名的“松风庄”意为松林清风别墅,后于1958年陆续迁至费城的西费尔芒特公园,保留至今。

    62年后的今天,在几个月的封锁后,松风庄重新举办了一个展览,重新审视了西方现代主义与日本传统工艺和建筑之间的历史文化交流。 松风庄与现代主义:乔治·中岛,安托宁及诺米·雷蒙德,以及吉村顺村的建筑和设计,致敬了他们之间的亲密友谊, 体现了作为建筑师及木工的乔治中岛,作为建筑师的安托宁·雷蒙德,和作为室内设计师和平面设计师的诺米·雷蒙德之间的密切协作。

    松风庄X现代主义,重游本世纪中叶中西文化交流之地插图2 Installation view of the exhibition in Shofuso. Image © Constance Mensh

    该展览由威廉·惠特克(William Whitaker)和横山由香共同策划。惠特克(Whitaker)是宾夕法尼亚大学建筑档案馆的策展人和经理,并与雷蒙德家族和中岛家族共事数十年。惠特克(Whitaker)在2006年出版的书和展览《打造现代世界:安托宁和诺米·雷蒙德的建筑与设计》中着重突出了设计师与日本,以及与日本手工艺人和建筑师从1917年至1966年的长期联系。吉村通过为工业设计师柳宗理,日本现代主义设计的先驱,和日本民艺运动的创始人柳宗悦的儿子,从实践工作中获得了对日本古代和现代手工艺历史的了解。

    松风庄被认为是书院造风格的代表,横山称其为“向精神灵感致敬”。在松风庄与现代主义展览中,书院造随处可见,从建筑物本身到类似1954年纽约现代艺术馆装置中的花道布置,再到伊丽莎白 · 费利切拉( Elizabeth Felicella)新拍摄的摄影作品。 费力切拉的照片是通过复古幻灯片放映机与伊斯拉 · 斯托勒(Ezra Stoller)的档案摄影一起呈现,展示了雷蒙德和中岛工作室的工作成果。

    松风庄X现代主义,重游本世纪中叶中西文化交流之地插图3 © Constance Mensh

    松风庄一直用作一个展览馆而非居所。尽管如此,通过精心挑选的家具,艺术品和纺织品为本次展览增添了生活气息。惠特克说:“将这些物品带入松风庄的房间中,似乎是雷蒙德,吉村和中岛共同设计体验的自然延伸”。 一张由诺米(Noémi)于1933年设计的椅子,上面是为东京彰越哲马宅(Akeboshi Tetsuma House)制造的草藤坐垫,旁边放着1950年代的落地灯,上有手工桑纸制作的灯罩,还有一块也是由诺米设计的,大约织造于1935年的印有抽象莲花图案的地毯。在吉村设计的书院造(内置桌子)边悬挂着诺米制作于1930年代后期并屡次获奖的织带,名为树干,树木,圆点。它最初是在1941年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的有机家居设计展览会上以她设计的其他两种面料所展出,当时以她丈夫的名字命名。

    雷蒙德家族与其门生中岛和吉村之间的联系可以追溯到大约100年前。 1934年,来自华盛顿州,斯波坎市的年轻的乔治·中岛,曾在华盛顿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和枫丹白露学习建筑,并加入了安托宁·雷蒙德(Antonin Raymond)建筑事务所。后又与诺米在与弗兰克·劳埃德·赖特于帝国饭店项目合作,于1921年一起在东京开办了事务所。中岛很快就从雷蒙德的作品和著作中学习到如何合理地融合本土和现代元素。惠特克说:“雷蒙德夫妇在日本工作的18年中,提炼出了一种普遍的解决方案,来解决复杂的文化背景,在与日本深厚的工艺和传统相联系的同时,始终与现代主义相互关联。”一个独特的例子是他们于1933年在日本轻井泽建造的夏季工作室。其设计灵感来自勒·柯布西耶于1930年位于智利的未建项目,伊拉苏住宅,其中融合了日本传统木屋特有的细节,例如遮阳篷和有机织布窗帘,以及现代化的混凝土结构,例如悬臂平台。

    松风庄X现代主义,重游本世纪中叶中西文化交流之地插图4 © Constance Mensh

    内容推荐:从人视角看印度建筑

    吉村在东京接受过日本文化和传统教育培训,于1928年以学生身份加入雷蒙德事务所,后来于1931年转为全职建筑设计师。在一起游览奈良,箱根,伊内的旅途中,中岛从吉村身上学到了日本建筑复杂又精妙的本质。 中岛在其1981年的自传《树的灵魂》中回忆说:“ [吉村]非常了解简洁的优雅和力量,恰到好处运用建材的美感,懂得不到一英寸的误差都可能会使设计完全失败。他对古老的日本设计和自由的现代概念都非常了解,并将它们传授给了我。”

    中岛在他与雷蒙德夫妇的第一个项目,1935年在轻井泽完工的圣保罗教堂,建造期间接触了农村家庭的手工艺。 传统的日本木匠“尽可能多地使用同一棵树”,惠特克解释道。 “ 较大的部分用于结构元件,辅助的结构部分由稍小的木材制成,更小的木材用于家具的腿 -都来自同一棵树。甚至树皮在某些项目中也占有一席之地。”

    1938年,中岛作为志愿者参加了印度第一座钢筋混凝土建筑的工作,这是已经委托给雷蒙德工作室的项目,位于庞迪榭里的奥罗宝多修道院。“诺米对精神层面的工作有着浓厚的兴趣。” 惠特克说道“她与神学以及探索人类经验普适性的其他观点的联系使她在1920年代中期对奥罗宝多产生了兴趣。”中岛也受到了这个神秘方法的影响,并将其融入到他的生活和工作中。惠特克断言:“在我看来,这是乔治作为木工的起点-始于精神奉献的源泉。”

    松风庄X现代主义,重游本世纪中叶中西文化交流之地插图5 Shofuso itself, which was directly inspired by a 17th-century Japanese temple home. Image © Constance Mensh

    雷蒙德夫妇最终将执业地点转移到美国,并于1939年定居在宾夕法尼亚州新希望市(现由其孙女夏洛特经营)的18世纪贵格会农场中。吉村和他们一起生活了一年,直到战争将他带回日本。讽刺的是,这是中岛做出相反的决定并回到西雅图开始他的木工实践的时候。此后不久,中岛和他的家人面临着对日本血统不人道的仇恨,被迫在爱达荷州的米尼多卡日裔集中营入狱。乔治的女儿米拉·中岛回忆说:“警卫被命令射击任何靠近栏杆的人。”乔治从轻井泽的熟练木匠那里学到的技巧,他练习的瑜伽,在朋迪榭里的修道院中学到的手工艺,在这一段经历中给他带来了好运。中岛在米尼多卡遇到了一位大工,平川健太郎,并向他学习木工。在日本的分层社会中,这样的机会是无法想象的。

    松风庄X现代主义,重游本世纪中叶中西文化交流之地插图6 The Shofuso Japanese House and Garden is located in West Fairmount Park (Philadelphia, Pennsylvania). Image © Elizabeth Felicella

    在松风庄的展览中,一方矮桌上摆放了一个由中岛用扭曲灌木制作的雕塑,安装在雪松底座上。惠特克说:“中岛的灌木雕塑使我着迷。” “在如此巨大的个人困顿和残酷战争中,谦卑的在爱达荷州沙漠中捡起一根根木材,将其清理干净以揭露木头随着时间推移而增长的美丽和复杂性,并找到一种方法让人们每天都能触摸它,这对我来说近乎神奇。”

    感谢诺米的一再请求,中岛与他的妻子马里恩和他的女儿米拉(留下他的父母和兄弟姐妹)于1943年5月被释放并搬迁至雷蒙德位于新希望市的农场,条件是他不再从事建筑设计。展览中放置灌木雕塑的牛奶屋桌子是中岛在农场一间小房子里制作的雏形,后来他将这个小房子改作他的工作室。展览中1940年代早期的一些作品,例如“直椅”原型,类似“温莎”的扶手椅和为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董事雷内 · 哈农库特(René d’Harnoncourt)设计的“草座”椅子,“具有很多1940年代家具不具备的“沉重和质朴的品质,”设计历史学家德里克·奥斯特加德(Derek Ostergard)在最近由约翰·特里·中岛(JohnTerry Nakashima)执导的纪录片中如是说。

    雷蒙德,中岛和吉村的艺术遗产通过这次富有深度的展览被真实而可触碰的展现在人们眼前-同时也是一种朋友和艺术设计爱好者们的团聚。由格林豪斯影音(Greenhouse Media)制作并由费城艺术家娜迪亚 · 广中(Nadia Hironaka)和马修·苏伊布(Matthew Suib)执导的原创电影于10月9日首映,并提供了有关演出参与者的更多信息。

    本文最初发布于 《建筑师报》
    译者:沈昉旻

    内容推荐:将室外环境带入室内:亲生物性对建筑与室内空间的好处

头像

Natalia Torija Nieto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相关推荐

暂无相关文章!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松风庄X现代主义,重游本世纪中叶中西文化交流之地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