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辨性建筑,60、70年代激进主义愿景的当代演绎

思辨性建筑,60、70年代激进主义愿景的当代演绎插图 © On White Wall

    随着技术、网络和复杂系统的介入,塑造我们建筑环境的力量正在改变,建筑师需要想象的不仅仅是物理空间,还需要在这个新的社会形态中更好地叙事。在这种背景下,思辨性建筑展现了前所未有的批判性; 因此,本文将进一步研究对已建成的建筑环境提出质疑的媒介,并探索新的建筑可能性。

    思辨性建筑,60、70年代激进主义愿景的当代演绎插图1 In the Robot Skies. Image Courtesy of Liam Young

    思辨性建筑研究未来的场景,围绕不同形式的手段来叙事,塑造空间和文化。它与建筑文学、未来设计、激进主义建筑等其他几个概念相关、重叠,或者具有相同含义。尽管如此,这是一种植根于批判性思维的话语活动,对实践、社会和建成环境的不同方面提出质疑。当我们回顾OMA、MVRDV、Diller Scofidio+Renfro、FOA等公司的实践作品时,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激进主义建筑的影响及其想象不同未来的能力,可以产生建筑创新。然而思辨性建筑话语发生了历史性的转变,可持续性和科技成为当代激进的探索的主要主题。

    在当代社会的条件下,乌托邦式的思辨思维似乎变得更加形式化了。建筑师Liam Young解释了何种思辨性建筑可以为实践做出贡献,他提到Archigram是如何在建筑思维中引发了重大文化转变的,所有的想法都通过一种发人深省的方式表达出来。他还认为,他在南加州建筑学院(SCI-Arc)发起的硕士课程是一种建立思辨性建筑作为“流派”和“职业道路”的形式,这说明了为什么现代建筑团体,如Archigram和Superstudio,现在已经转向学术界。Young强调了叙事性的宝贵作用,他说:“一个有思辨能力的建筑师应该知道如何讲述关于城市和空间的故事,以这样的力量将这些故事推向世界,让他们找到吸引力。”在LiamYoung的作品中,叙事性超越了建筑设计思维,在虚构的领域内实践,并参与在全球范围内可以运行的结构框架。

    思辨性建筑,60、70年代激进主义愿景的当代演绎插图2 The City in the Sea. Image Courtesy of Liam Young

    进一步将思辨性思维纳入学术结构的是来自Strelka学院(StrelkaInstitute)的新常态思辨性城市研究智库(theNew Normal Speculative Urbanism think tank)。由设计理论家和作家Benjamin Bratton领导,该项目的范围是推进建筑设计,使其在一个新的认知范围中运行,并与“全局计算、数据分析和算法治理”牵引的新环境相协调。

    内容推荐:Oyler Wu Collaborative与赖人硕建筑师事务所合作,重塑高雄市立美术馆新面貌

    思辨性建筑,60、70年代激进主义愿景的当代演绎插图3 ARPA project by (ab)Normal. Image Courtesy of Oslo Architecture Triennale

    双年展和展览的增加为日常实践之外的建筑思索创造了一个突破口。然而,建筑竞赛和对未来想象的呼声聚集了大量的愿景,却往往迷失在丰富的设计和发表之中。这可能是需要找到一个合适的媒介来向更广泛的受众传播建筑概念的问题,而不是逃避建筑实践的尝试。在当代建筑中,什么是激进的?在当今快速变化的世界中,建筑师试图打破什么常规?去年,英国皇家美术学院的建筑工作室举办了一场名为“今日什么是激进”( What is Radical Today exhibition)的展览,邀请了40位新兴和知名建筑师来回答这些问题。通过展览中展出的作品,如今的激进建筑似乎旨在提高人们对于某些主题的意识,比如气候变化,以及对建筑师角色的重新定义,又或者是对技术乌托邦( techno-utopia)的兴致使然。

    思辨性建筑,60、70年代激进主义愿景的当代演绎插图4 States of Disassembly. Image Courtesy of Lateral Office

    在这些当代的思辨性建筑的表现中,我们可以看到的不仅仅是它的历史先例,而且还伴随着一系列的证据、数据和额外的发现来支持和验证所提议的方案,无论它的可行性。正如来自Lateral Office的Lola Sheppard所揭示的那样,思辨性的建筑过程开始于“旨在揭示潜在隐藏真相的广泛研究[……],而且(我们的)许多最初的研究都源自于这个领域之外”。加拿大的实验实践以建筑、景观和城市主义的交汇点为出发点,“设计作为一种研究工具,提出并回应建筑环境中复杂、紧迫的问题”。工作室在委托之外选择的项目和主题包含了一种不同的运作方式,目的是扩大媒介以及建筑涉及的问题范围。Sheppard,工作室的创始人之一,承认决策者和社会在很大程度上低估了建筑的变革作用,并将他们的工作解释为对当今世界机制的大胆质疑。

    一些建筑公司还进一步创建了平行的研究分支,以满足研究新的建筑范式的需求。伴随着传统的建筑实践,OMA设立了自己的研究智库,AMO,一个促进建筑知识和与其他学科互动的平台。AMO也有自己的商业作品,但它通常是界定个人议程和独立追求不同利益的一种手段。捕捉塑造社会的各种力量并调查对特定条件的反应,AMO发展了库哈斯(Koolhaas)和Reinierde Graaf所说的“fieldwork”实地考察,体现了工作室对事实、统计和数据的关注。AMO的作品通常以略带讽刺的视觉和文本表达来达到设计高潮,因此它被公认为具有很强的叙事能力。

    思辨性建筑,60、70年代激进主义愿景的当代演绎插图5 Bankgkok Domestic Tastes . Image © Antonio Bernacchi and Alicia Lazzaroni

    最近的项目已经强调了建筑媒介扩大的必要性,因此值得将思辨性建筑作为一种接受更广泛问题的手段。这些提案从强大的思辨性资源中汲取了上个世纪的乌托邦传统的提议,代表着建筑发展朝着重塑城市环境和日常生活的方向迈出的一步。
    译者:黄天怡

    本文源自 ArchDaily 十一月主题:青年实践。每个月,我们会以文章、访谈、新闻与项目的形式来深度探索一个主题。您可以在此阅读过往月度主题内容。ArchDaily一如既往地欢迎读者的贡献;如果你希望提交一篇文章或项目,请联系我们。

    内容推荐:福斯特事务所赢‘深圳光明综合枢纽’,多技术多交通并行

头像

Andreea Cutieru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相关推荐

暂无相关文章!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思辨性建筑,60、70年代激进主义愿景的当代演绎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