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处与灵感,揭秘斯蒂文·霍尔私人工作室

独处与灵感,揭秘斯蒂文·霍尔私人工作室插图 © Spirit of Space

    每个人在建筑项目背后的设计过程中,都进行着不同的头脑风暴。一些人在拥挤的房间和嘈杂的音乐背景下寻找灵感,一些人在公共场所漫步时观察人们的行为,还有一些人几乎不需要任何资源,只需要一支笔、一张纸和完全的静谧。

    在建筑摄影工作室Spirit of Space的采访中,斯蒂文·霍尔分享了在“水彩小屋”里的独处体验是如何推进他完成自己最著名的作品的。

    从2006年起,建筑摄影工作室 Sprit of Space已经制作了超过200部短片。影片内容为世界知名建筑项目,包含如彼得·卒姆托、斯蒂文·霍尔、丹尼尔·李伯斯金与珍妮·甘等建筑师的作品。工作室多学科背景的团队将视觉效果与定制音轨结合,提升观影效果,并将之转变为多感官体验。

    以下为视频翻译:

    大约二十年前,我来圆湖(Round Lake)作为我周末思考的空间。虽然这个湖泊有一万年历史了,但它的面积只有11.7公顷,被树木环绕着。15年前我建造了这座焦油纸小屋,没有接通水电,只是作为一个在绝对的安静中画画与冥想的所在。

    我在这里画了一些我们在中国建成的最大的建筑。北京的当代MOMA的图纸是在这里完成的,水平摩天楼的初稿也是在这个小屋里完成的。我真的很喜欢把这个安静的湖旁边的焦油纸小屋和巨大的都市建筑进行对比。我的意思是,我爱城市,我爱纽约,我喜欢21世纪城市的理念,但也需要相平衡的静默来进行思考。

    令人兴奋的是,我可以在完全安静的环境下,以一种非常专注的方式钻研我的想法。我可以感受到湖上的自然风。我不需要在夏天开空调,因为我只要打开窗户,就有微风从湖上吹来。这里没有电,但我从来不需要开灯,因为我只在白天工作。如果下雨了,雨珠就会落在天窗上和湖面上。如果我愿意的话,我可以在这里小住几个晚上。

    内容推荐:2020 ArchDaily建筑可视化奖开奖!

    我在低处设置了窗户,这样我就可以在这里放一个睡袋,把水彩桌挪开然后睡在这里。透过窗户,我可以看见日出。这里也会到零度以下那么冷。我来到这里时就关上门,我到体温和晴天的太阳能够让屋内温暖起来。外面或许会下雪,积到60厘米那么厚。只要我的水彩水不冻结,我仍旧能够在这里工作。

    我觉得很棒的是,我看到的水域就像我从小在曼彻斯特长大的地方,我能够隔着育空港和普吉特湾望向西雅图。你会有一种空间延伸的感觉,水体构成了了你所在空间一部分的禅意。现在这块水域非常漂亮,因为所有树的细叶变成了橙色、黄色、红色等等,像水彩一样反射在水面上。在我的感观中,这些红色和橙色在水体中延伸开来。

    我用很多种不同的颜料。有趣的是,我最近发现这些俄罗斯水彩是在莫斯科制造的。我还会用温莎牛顿的标准旅行套装和这种朗顿的冷压细粒颜料,因为吸收和质感好。所以我必须大盒大盒地订购,而这些旧刷子可以用很多年。我还有中国黑墨水,因为我需要漆黑的墨水。使用水彩让我可以非常快地做很多不同的事情,甚至会比使用电脑还快。

    这些概念图成为了驱动设计过程的引擎。但我觉得在这种完全的静谧中专注于钻研自己的想法才是最让人兴奋的。某种程度上来说,在这个与世隔绝、不通水电的小屋里,只有靠着手机才能进行工作。因为我不是山顶洞人,对吧?我也被数字化了,我在电子产品的帮助下最大限度地进行工作。

    但我认为,手机拍照和传送的能力使得它成为了一种最可靠的武器,它让我工作得更快了。最后,驱动设计的想法需要从头脑中被表达出来,通过头脑和手工结合来具体化这个想法。于是,这个想法被数字化,可以被打印下来,或是被制作成三维模型。

    但我相信这些的开端是复杂的,我们的大脑中有那么多的突触,从中诞生了比计算机多十亿倍的可能性。我想对我来说,建筑设计是以思考和动手为开端的,然后马上通过将其数字化进行检验。虽然检查区域和三维空间的速度是史无前例的,但这并不能使它成为建筑的起点。

    译者:张心璇

    内容推荐:"凝固的音乐"系列视频:杰出建筑师与建筑的国际之旅

头像

Dima Stouhi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相关推荐

暂无相关文章!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独处与灵感,揭秘斯蒂文·霍尔私人工作室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