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rbabdo Martirena:当代古巴建筑缺乏约束,并且几乎消亡

Ferbabdo Martirena:当代古巴建筑缺乏约束,并且几乎消亡插图 Casa B (en construcción). Image © Infraestudio

    “当我们谈论当代古巴建筑时,我们在谈论什么?”这是Fernando Martirena在里亚尔塔杂志(Rialta Magazine)上写的一篇文章的标题,这篇文章探讨了古巴社会中的建筑现实。但基本上,这篇文章收到的关注十分之少甚至还不如不存在。不过它推动了古巴建筑工作室集团 的诞生,这是一个旨在为古巴现代建筑提供平台和争取话语权的组织,而马蒂雷纳正是其中一员。

    Archdaily采访了Fernando Martirena关于这个组织的细节,以及他家乡古巴的建筑现状。

    Fabian Dejtiar (FD):你可以更详细地谈谈古巴建筑工作室集团的创立过程吗?他背后的灵感是什么?

    Fernando Martirena (FM):我们这一代人和上一辈人足够幸运地目睹了在私人企业不断壮大的背景下传统建筑的重生。我们工作的领域是这座岛屿在经济变化下受益最大的领域。我们花了将近十年的时间将我们之间的差异融入和便利的结合之中,其主要目的是规范行业,并让这种新的建筑引起人们的关注。

    GECA的使命是WhatsApp软件上构思的,在那里我们分享了我们的未来愿景。结果发现很多愿望和期许是相同的,所以两年之后,我们继续在这个共同基础上发展。作为一个小组,我们组织过展览和演讲,发表过出版物,举办过会议,开展过工作室参观;但是,很少有人真正对我们作为建筑师的工作感兴趣。

    Ferbabdo Martirena:当代古巴建筑缺乏约束,并且几乎消亡插图1 Casa B (en construcción). Image © Infraestudio

    Ferbabdo Martirena:当代古巴建筑缺乏约束,并且几乎消亡插图2 Casa B (en construcción). Image © Infraestudio

    Ferbabdo Martirena:当代古巴建筑缺乏约束,并且几乎消亡插图3 Casa B (en construcción). Image © Infraestudio

    FD:你的文章中提到了“当代古巴建筑不是讨论议题”,能解释一下为什么这么说吗?

    FM:在1958年古巴革命结束后的一段时间,建筑在解决住房相关问题中扮演了重要角色,这些问题也大多数在接下来的十年内得到解决。在随后的1970年代,政治制度和预制建筑材料的使用极大地减少和限制了私人工作,后来限制了建筑师的足迹。从1971年到2011年,我们的建筑历史有一片空缺,这足以反映建筑师在社会中的作用。当时它们并不是完全必要的,如果有的话,那就被视作过去资产阶级低级趣味的残余。当今,当代古巴建筑几乎消亡,并且没有法律进行规范。古巴人自己并没有意识到身边有建筑师正在从事各种有趣的项目,作品的合法性以及媒体的沉默让这些项目无法引起关注,毕竟,人们也没办法讨论不曾感知的事情。

    Ferbabdo Martirena:当代古巴建筑缺乏约束,并且几乎消亡插图4 Casa C (en construcción). Image © Infraestudio

    Ferbabdo Martirena:当代古巴建筑缺乏约束,并且几乎消亡插图5 Casa C (en construcción). Image © Infraestudio

    Ferbabdo Martirena:当代古巴建筑缺乏约束,并且几乎消亡插图6 Casa C (en construcción). Image © Infraestudio

    FD:如今,你有自己的建筑事务所Infraestudio,在古巴从事建筑工作感觉如何?

    内容推荐:独处与灵感,揭秘斯蒂文·霍尔私人工作室

    FM:我们的事务所的工作是在一种嘲弄二进制的背景下进行的,并在私人愿望和公共条件之间制造了特别的冲突。私人工作的这种非正式和不受管制的状态,再加上资源短缺的影响,反而从许多方面给了我们一块空白的画布,甚至可以使我们摆脱预设的规范。

    在另一方面,作为建筑师,我们的志向是创造空间概念。不幸的是,我们可以合法做到这一点的唯一途径是在装饰派对的幌子之下进行工作。不过,必须在这种荒谬的语境下工作使我们得以扩大建筑学作为一门学科的局限性,并使得我们的专业与文学和视觉艺术建立起联系。

    Ferbabdo Martirena:当代古巴建筑缺乏约束,并且几乎消亡插图7 Hostal Casa U / Albor Arquitectos. Image © Laurian Ghinitoiu

    Ferbabdo Martirena:当代古巴建筑缺乏约束,并且几乎消亡插图8 Hostal Casa U / Albor Arquitectos. Image © Laurian Ghinitoiu

    Ferbabdo Martirena:当代古巴建筑缺乏约束,并且几乎消亡插图9 Hostal Casa U / Albor Arquitectos. Image © Laurian Ghinitoiu

    FD:从古巴教育体系的角度来看,你会说学术界和建筑专业实践有较大差距吗?你会给建筑学的学生哪些建议?

    FM:尽管我们团队进行了各种尝试,学术界始终拒绝参与私人建筑实践。在大学里,私人企业仍被看成禁忌,学术界更希望采取逃避立场以避免教授甚至提及建筑行业的从业实况。

    显然,仅仅有少数学生是例外,他们能跟上大学校园之外的建筑领域的发展。

    对学生我的建议是,他们需要对他们所处的环境有清晰的认知,并且能够将自己从现实生活脱离开,从旁观者的角度审视它。他们应该能够决定自己观点的限度,从而不陷入地域主义和固化思想的困境。他们应该尝试模糊可能和不可能之间的界限,以使不可能的事情发生。

    Ferbabdo Martirena:当代古巴建筑缺乏约束,并且几乎消亡插图10 Residencia Santa Clara / Ad Urbis Arquitectos. Image © Nestor Kim Enríquez

    Ferbabdo Martirena:当代古巴建筑缺乏约束,并且几乎消亡插图11 Residencia Santa Clara / Ad Urbis Arquitectos. Image © Nestor Kim Enríquez

    Ferbabdo Martirena:当代古巴建筑缺乏约束,并且几乎消亡插图12 Residencia Santa Clara / Ad Urbis Arquitectos. Image © Nestor Kim Enríquez

    FD:对古巴建筑的未来有什么预测?

    FM:作为一个乐观主义者,我预测的未来是建筑和这个行业的学者和实践者都有合法的身份并且在社会上有被承认的地位。我期待一个欢迎公众竞赛,并以此促进公众参与围绕我们国家建筑的对话的城市。如果这点的要求太多,我也很乐意看到一个统一的建筑协会,它愿意在独立建筑之间开展工作,这个协会可能从很小的规模开始,最终达到国际规模。

    译者:刘杨雨

    本文源自 ArchDaily 十一月主题:青年实践。每个月,我们会以文章、访谈、新闻与项目的形式来深度探索一个主题。您可以在此阅读过往月度主题内容。ArchDaily一如既往地欢迎读者的贡献;如果你希望提交一篇文章或项目,请联系我们。

    内容推荐:2020 ArchDaily建筑可视化奖开奖!

头像

Fabian Dejtiar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相关推荐

暂无相关文章!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Ferbabdo Martirena:当代古巴建筑缺乏约束,并且几乎消亡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