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受害者纪念堂“卢嫩馆”,消隐而平和 / KAAN Architecten

a1.jpg

KAAN Architecten受荷兰战争墓地基金会委托,在阿珀尔多伦附近的卢嫩设计了这栋多功能建筑,以此纪念在二战及最近的国际冲突中荷兰的受害者。建筑与周边森林和谐地融为一体,层层排布,与卢嫩已有的国家战争公墓和新起的国家退伍军人墓园联系在一起。

荷兰受害者纪念堂“卢嫩馆”,消隐而平和 / KAAN Architecten插图1

荷兰受害者纪念堂“卢嫩馆”,消隐而平和 / KAAN Architecten插图2

卢嫩国家战争公墓中的一个位于荷兰境内,并由景观设计师Daniel Haspels(1894-1954)于二战不久后设计,以此呼应周边平和环境中密密层层的森林景观,为丧亲者带来些许慰藉。KAAN Architecten选择将树木和建筑物绘制为一体,让树木决定结构的形态,实现建筑与景观的融合。

荷兰受害者纪念堂“卢嫩馆”,消隐而平和 / KAAN Architecten插图3

△ 水平体量与森林的关系

荷兰受害者纪念堂“卢嫩馆”,消隐而平和 / KAAN Architecten插图4

建筑占地面积为52x19米,沿着以场地为基础的五条轴线的其中一条延伸,其本身就好像在桦树和松树林间一条水平的白线。从场地上方看,建筑地处于两片树林之间,并于两侧设有建筑师设想的森林之屋。建筑的设计尽可能地保证了其狭长的形态,以在两个开放空间之间留有最大数目的树木,它也尽可能避免使用会破坏平静自然氛围的垂直元素,并委婉地采用了Haspels的设计哲学,以此打造了水平性。因此,战争公墓的墓碑也被平放于草地之上。

荷兰受害者纪念堂“卢嫩馆”,消隐而平和 / KAAN Architecten插图5

△ 总平面图

荷兰受害者纪念堂“卢嫩馆”,消隐而平和 / KAAN Architecten插图6

△ 建筑与森林小屋的关系

d3.jpg

荷兰受害者纪念堂“卢嫩馆”,消隐而平和 / KAAN Architecten插图8

荷兰受害者纪念堂“卢嫩馆”,消隐而平和 / KAAN Architecten插图9

荷兰受害者纪念堂“卢嫩馆”,消隐而平和 / KAAN Architecten插图10

建筑的感性也打造了静谧的气氛和极少的侵入感,构筑出了私密但开放且欢迎来者的建筑,主体虽然被树干遮掩,但仍可以被清晰地被看见。

荷兰受害者纪念堂“卢嫩馆”,消隐而平和 / KAAN Architecten插图11

荷兰受害者纪念堂“卢嫩馆”,消隐而平和 / KAAN Architecten插图12

荷兰受害者纪念堂“卢嫩馆”,消隐而平和 / KAAN Architecten插图13

建筑师精心排布了馆内从地面延伸至到屋顶的天然石砌墙,以此凸显开放与封闭空间的交替和互动。一些伸出墙面的自然石块则是长椅,而面向森林的墙壁长椅则为观览者提供了一处休息和冥想的地方。墙壁向上则是屋顶,它不仅仅是建筑“盒子”的顶盖,而是一个有着孔洞的水平墙壁,并可以透过空隙看到树梢和开阔的天空。KAAN Architecten熟练地将人们的视线导向内部、外部或穿过建筑,并留存了国家战争公墓中满溢的脆弱光线与宁静。

荷兰受害者纪念堂“卢嫩馆”,消隐而平和 / KAAN Architecten插图14

荷兰受害者纪念堂“卢嫩馆”,消隐而平和 / KAAN Architecten插图15

荷兰受害者纪念堂“卢嫩馆”,消隐而平和 / KAAN Architecten插图16

荷兰受害者纪念堂“卢嫩馆”,消隐而平和 / KAAN Architecten插图17

荷兰受害者纪念堂“卢嫩馆”,消隐而平和 / KAAN Architecten插图18

荷兰受害者纪念堂“卢嫩馆”,消隐而平和 / KAAN Architecten插图19

荷兰受害者纪念堂“卢嫩馆”,消隐而平和 / KAAN Architecten插图20

馆内的所有空间都与纪念和祭祷有关。建筑减少了走廊的空间,因此卢嫩馆可以保持狭长的形态,并让功能区域之间有着互通逻辑的流线。其中,礼堂专门为附近的国家退伍军人墓园提供集会和丧葬服务,同时它也向多功能室开放,以此可以作为展览空间、咨询室以及慰问区域使用。礼堂与展览空间可以合并成为一个大厅,并在视觉上可以毫无障碍地举办大型活动和仪式。

荷兰受害者纪念堂“卢嫩馆”,消隐而平和 / KAAN Architecten插图21

荷兰受害者纪念堂“卢嫩馆”,消隐而平和 / KAAN Architecten插图22

荷兰受害者纪念堂“卢嫩馆”,消隐而平和 / KAAN Architecten插图23

荷兰受害者纪念堂“卢嫩馆”,消隐而平和 / KAAN Architecten插图24

荷兰受害者纪念堂“卢嫩馆”,消隐而平和 / KAAN Architecten插图25

每个空间都由各自特点和观望处。慰问区可以通过两个相对面看到面向退伍军人墓园和战争公墓所设计的两个森林之屋。同时,礼堂远远俯瞰着战争公墓中央的十字架。人们的目光也会被导向穿过大窗户,并构建出取代普通的标准窗户的建筑开口。高高的屋顶和其大跨度则确保了内部的灵活性,帮助营造开放的空间感。

荷兰受害者纪念堂“卢嫩馆”,消隐而平和 / KAAN Architecten插图26

荷兰受害者纪念堂“卢嫩馆”,消隐而平和 / KAAN Architecten插图27

卢嫩馆本身有着公共性:它可以容纳至多200人,并有着达到最佳平衡的室内环境。足量的通风和地板采暖系统保证了内部温度的舒适性,也避免了安装任何显眼的设施。该项目通过组织一个在学术上互补的设计团队,在设计工作真正开始之前就实现了高度的可持续性和极小的环境影响。

荷兰受害者纪念堂“卢嫩馆”,消隐而平和 / KAAN Architecten插图28

荷兰受害者纪念堂“卢嫩馆”,消隐而平和 / KAAN Architecten插图29

该馆柔和地脱离了一些宗教的束缚,有着不同寻常的开放空间、充沛的太阳光照和优雅的材料选择,因此让室内也有着平和自然的光线。经过杰出且巧妙设计的卢嫩馆丰富了国家战争公墓的建筑,并以森林为向导,打造了一个可以重获荣耀与抚慰并再次受到鼓舞的场所。

荷兰受害者纪念堂“卢嫩馆”,消隐而平和 / KAAN Architecten插图30

荷兰受害者纪念堂“卢嫩馆”,消隐而平和 / KAAN Architecten插图31

荷兰受害者纪念堂“卢嫩馆”,消隐而平和 / KAAN Architecten插图32

设计图纸

m2 _level_0.jpg

△ 一层平面图

m3 _level__2.jpg

△ 屋顶平面图

m4 _east_facade.jpg

△ 东立面图

m5 _west_facade.jpg

△ 西立面图

m6 _south_facade.jpg

△ 南立面图

m7 _north_facade.jpg

△ 北立面图

m8 _section_1.jpg

△ 剖面图1-1

m9 _section_2.jpg

△ 剖面图2-2

m90 _section_3.jpg

△ 剖面图3-3

m91 _detail_skylight_en.jpg

△ 天窗节点

m92 _detail_glass_curtain_wall_en.jpg

△ 玻璃幕墙节点

m93 _detail_eaves_en.jpg

△ 屋檐节点

m1 _spatial_concept.jpg

△ 空间概念

项目信息

项目类型:纪念中心,展馆

项目地点:卢嫩,尼德兰

建筑设计:KAAN Architecten

面积:583 m²

项目年份:2020

摄影师:Simone Bossi

项目团队:Alice Colombo, Sebastian van Damme, Paolo Faleschini, Raluca Firicel, Michael Geensen, Nicki van Loon

业主:The Netherlands War Graves Foundation, Nationale Veteranenbegraafplaats Loenen

主建造商:Rots Bouw, Aalten

建造商经理:Antea Group, Capelle aan den Ijssel

建造商顾问:Pieters Bouwtechniek, Delft

物理、消防、声学技术安装顾问:DGMR, The Hague

建筑预算顾问:B3 bouwadviseurs, Wassenaar

展览设计:Tinker, Utrecht

试听顾问:Nieuwenhuis AV, Apeldoorn

景观设计:Karres en Brands, Hilversum

景观承包商:Van de Haar Groep, Wekerom

ArchitectureDaily

ArchitectureDaily

本页面案例转自世界访问最多的建筑设计类网站,官网:www.archdaily.com,版权归archdaily及其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

相关推荐

暂无相关文章!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荷兰受害者纪念堂“卢嫩馆”,消隐而平和 / KAAN Architecten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