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后的城市广场,重新定义公共空间

疫情后的城市广场,重新定义公共空间插图 Praça Fonte Nova / José Adrião Arquitetos. Imagem © Fernando Guerra | FG+SG

    今年6月,圣保罗大学(USP)的全球城市计划进行了Emoções Momentâneas(点燃的瞬间情绪)研究,以衡量疫情如何改变了圣保罗居民与公共场所的关系。在收集的数据中,有一个引起了研究人员的注意:有86%的受访者希望在公园和广场等绿色环境中度过时光。

    研究人员之一,建筑师Deize Sanches解释说:“这项研究表明了人们与公共空间和解的愿望。渴望看到绿色空间有效改善人们生活质量的潜力,这是在疫情之前未有过的。”

    疫情后的城市广场,重新定义公共空间插图1

    研究还指出,在疫情爆发八个月后,人们出于对健康的关注对开放空间有强烈的渴望。公园是继购物中心、酒吧和饭店之后重新开放的最后一个全时公共场所之一。尽管保持社交保持距离和佩戴口罩是强制要求,仍然有人担心公共空间过于拥挤,也担心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前往公共场所路程上的安全问题。

    因此,城市广场似乎是相较拥挤的公共场所更好的选择,因为它们更容易到达且不那么拥挤,因此也更健康,更民主。大多数广场在疫情期间都没有关闭,尽管使用诸如长凳和健身器材之类的设施是被禁止的。

    “由于城市的大规模封锁,人们开始考虑社区的规模,重视行人的出行效率。步行或骑行可以到达的小区域和绿色广场变成了人们保护身心健康的空间。” Deize说道。
    占领并振兴城市广场的Movimento Boa Praça(广场运动)提出了一项宣言,主张只要遵守卫生措施,广场就可以增进身心健康。

    疫情后的城市广场,重新定义公共空间插图2 Lazer no Parque do Ibirapuera após a flexibilização do isolamento social durante a pandemia de covid-19. / Crédito: Rovena Rosa (Agência Brasil)

    Movimento Boa Praça(广场运动)的成员Thais Mauad医生也为这些空间的健康性进行担保。 “冠状病毒,和其他病毒一样,都是通过气溶胶传播的。在公共场所,由于社交距离和佩戴口罩,被感染的风险要小得多。人们可以在开放空间享受日光浴和放松。”

    圣保罗有五千个城市广场。它们种类繁多,有些很大,例如西侧的阿玛杜·迪科姆广场(Amadeu Decome),面积为1万平方米;而另一些则比较适度,只有几棵树木或为老人服务的器材器械。它们是圣保罗市的总体规划中规划的保护区,绿地和开放空间系统的一部分,并由辖区进行管辖。

    城市广场:成为公民模范的挑战

    圣保罗有五千个城市广场。它们种类繁多,有些很大,例如西侧的阿玛杜·迪科姆广场(Amadeu Decome),面积为1万平方米;而另一些则比较适度,只有几棵树木或为老人服务的器材器械。它们是圣保罗市的总体规划中规划的保护区,绿地和开放空间系统的一部分,并由辖区进行管辖。

    疫情后的城市广场,重新定义公共空间插图3 Movimento Boa Praça revitaliza praças com participação da comunidade local. Na foto, os integrantes Raimundo Paiva Nóbrega e Rai cria uma passarela entre árvores para a praça Amadeu Decome. / Crédito: Movimento Boa Praça

    但是,它们并不是都经过恰当的设计或没有均衡地分布在城市空间中。由于城市的32个地区的绿地分配非常不均衡:只有八个地区的人均植被面积达到15平方米,这些广场主要集中在中部地区。

    “有些街区没有广场,有些街区却有很多。有些广场的设备也很差。有些广场实际上只是一个由议员名字命名的带有铺装的交通环岛,没有任何环境效益。而有的广场像公园那么大,不仅服务于自己社区,而且服务其他地区的市民。”Movimento Boa Praça(广场运动)的联合创始人卡罗来纳·塔里奥(CarolinaTarrío)补充说。

    内容推荐:加拿大的设计之城,蒙特利尔的现代建筑

    毛德(Mauad)也证实说,广场也面临管理不善的问题,这可能会影响疫情期间广场的卫生状况。 “与公园不同,广场没有自己的清洁或安全人员。如果有人将垃圾桶放在里面,没人会倾倒这个垃圾桶里的垃圾。这就是为什么如此多的广场试图取名为公园的原因-布宜诺斯艾利斯就是众多圣保罗的广场的案例之一-它们通过取名的方式让市政府当局更加关注他们。”

    疫情后的城市广场,重新定义公共空间插图4 Requalificação da Colina do Senhor do Bonfim / Sotero Arquitetos. Imagem © Leonardo Finotti

    对于土木工程师伊万·卡洛斯·马格里奥(Ivan Carlos Maglio)来说,他是全球城市计划研究的一部分,并且与多个市政当局的总体规划工作密切相关,市政府当局仍没有清楚认识到绿色空间的重要性。

    “2002年之前,总体规划都只将环境作为一个附件看待。2002年后,根据《城市规约》,环境问题上升为战略问题。公园,广场和水资源问题日益受到关注。但是仍然困难重重,每一次辩论总有妥协。就2014年来说,圣保罗没有建设任何新的线性公园,许多已经存在的公园也一直被忽略。” ——Ivan Carlos Maglio

    研究人员相信:所有绿色空间和广场的进步和斗争都是由活动家和有组织的公民社会的积极参与推动的。例如广场运动,公共绿地常设论坛,以及在圣保罗市中心的奥古斯塔公园等绿色空间取得的成就。

    广场及其促进社会参与的潜力

    广场运动已经在圣保罗的诸多广场上开展了十多年的工作,将市民,社会活动家和地方政府召集在一起,共同商讨维护广场的办法。这些办法囊括了从通过共同建造城市家具来振兴公共场所的举措,到向公共当局施压,要求他们更细心地维护公共场所。

    为了使广场成功地成为健康的聚集场所,它们必须具有复杂性。由建筑师简·雅各布斯创造的这个术语表明,仅仅存在一个空间是不够的。它需要对周围的人有意义,有多个目的,并与周围其他的设施紧密相关。

    疫情后的城市广场,重新定义公共空间插图5 Movimento Boa Praça revitaliza praças com participação da comunidade local. Na foto, os integrantes Raimundo Paiva Nóbrega e Rai cria uma passarela entre árvores para a praça Amadeu Decome. / Crédito: Movimento Boa Praça

    “我们需要对它们进行分类,并根据它们的大小、用途、所服务的公众和不同的用途进行调整。理想情况下,对于我们来说,城市中的每个地区都应拥有一系列具有不同功能的广场,具体取决于地形和社区的特征。一个广场可以提供滑板场,另一个广场可以提供沉思冥想的空间。”塔里奥(Tarrío)补充道。

    为了在疫情之后使广场真正促进城市布局的新格局,需要优先考虑开放且民主的公共场所,协调员强调这需要广泛的公众参与。

    “考虑到目前正在举行的市政选举,如果广场是通过公共政策解决的,则有可能在整个城市中恢复和重新种植绿地,这是一个公平的制度。然而目前还不是这样做的。现在需要紧急的手段介入使这座城市意识到它们需要更多绿色,更多树木和更多健康的居住空间。人们需要健康的身体和心理状态,孩子们需要可以跑步的场所,在那里他们可以自由活动并呼吸更新鲜干净的空气。城市中还需要有活力的积极的场所,人们不被限制进出,充分民主。” -Carolina Tarrío

    文章来自: Portal Aprendiz
    译者:涂匡仪

    我们邀请您查看关于 COVID-19相关报道,以及阅读有关于“居家办公&效率”文章,了解关于“健康设计”技术指南,为未来设计的思考提供灵感。此外,请随时关注世界卫生组织 (WHO) 发布有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的最新建议和信息。

    内容推荐:MVRDV“矩阵一号”创新中心动工,阿姆斯特丹可持续性办公实验综合体

头像

Cecília Garcia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相关推荐

暂无相关文章!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疫情后的城市广场,重新定义公共空间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