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们要建造候车室?

为什么我们要建造候车室?插图 Passengers in the waiting room of Nanchang Railway Station, China. Image © humphery | Shutterstock

    这篇文章最初发表于Common Edge

    几乎每个人都讨厌等待室。以下是德克萨斯州奥斯汀市的一家咨询集团Software Advice进行的一项调查中关于它们的四个统计。80%的受访者表示,被告知准确的等待时间可以完全或一定程度上减少他们的失落感;40%的受访者表示,如果意味着更短的等待时间,他们宁愿去看另一位医生;20%的受访者愿意为更快的服务支付额外的费用;97%的受访者--几乎是我们所有人!--都对等待时间感到沮丧。而现在,候诊室除了是地球上最沉闷的地方,还成为世界上最容易生病的地方之一。

    为什么我们要建造候车室?插图1

    然而,急诊室、急诊中心、医生办公室、车管所、政府办公室、大学,继续花钱并且浪费宝贵的实体建筑空间来建造这些可怕的空间。改变的时机早就来到了。如今已经有了移动等待管理或排队管理平台的技术,可以让人们通过手机加入虚拟的队伍,获得等待预报,在等待时自由漫游,并在轮到自己时收到通知,实时更新等待预报,甚至可以选择自己想要的服务时间。

    这对医疗管理者意味着什么?也许更好的问题是:当病人可以自由地在任何地方等待,或者及时出现在服务中,为什么医院还在建造候诊室?全球性的流行病和我们对面对面互动的新理解并不意味着我们已经消除了等待的需要。在数字技术的帮助下,我们已经来到了策划等待的时代。城市是否有能力为公共领域提供更多的空间,将是我们在短期内如何管理好安全的互动方式,以及未来如何振兴地方经济的决定性因素。

    为什么我们要建造候车室?插图2 Medical Mall in the Jaber Al Ahmad, a 1200-bed hospital in Kuwait. Image Courtesy of Langdon Wilson International and Gulf Consult

    内容推荐:2020墨尔本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三年展:回顾遥远的过去,展望疫情后的未来

    许多建筑类型的建筑成本非常高;例如,加利福尼亚州的普通医院建筑成本可能接近每平方英尺700美元,甚至更高。将候诊室的成本转为室内外空间的成本,并能提供休息区和微零售体验,对患者和有成本意识的管理者来说都是双赢。大厅可以是一个虚拟的空间,但将实体餐厅、药店和零售业与患者护理设施合署办公,是重新获得等待时间和等待空间的一种方式。

    将医院的诊断门诊功能与住院区域分开的医疗设施,为织入别致的等待体验提供了机会。在科威特的Jaber Al Ahmad医院,一个30米高的大型中庭有多层次的体验,强调多运动而不是坐着等待。如果当地气候允许,医院的外部可以帮助进一步分散活动。在由Langdon Wilson International设计的Jaber Al Ahmad,有一个明显的入口顺序,将进入的病人、工作人员和访客分配到六个不同的入口节点。入口点的分散化减少了人流,每个塔楼都能容纳自己的等候和入口顺序。灯塔突出了每层游客到达点的区域和凸显出沙漠景观的景色。除了最大限度地减少对等候区的需求并提供逃生通道外,医院的设计还将这些空间作为突出设施内人员流动特征的方式。在大流行期间,因为能够将病人移动到被感染者指定的区域,医院的一些区域被用作隔离和治疗区。此处还设有有单独的入口,这使得该设施能够方便人们看望病人。

    为什么我们要建造候车室?插图3 At the Jaber Al Ahmad, six patient-visitor entries (shown in orange) are supported by a light tower stack of smaller waiting rooms creating a dispersed set of micro-waiting lobbies. Image Courtesy of Langdon Wilson International and Gulf Consult

    就学校而言,从如何将多余的建筑实体或空地共同利用于室外教室的角度,重新思考冠状病毒时代的室内体验。大多数示范指南和CDC的建议都需要更多的建筑空间。对于家长、学生和学校管理部门来说,接送需要家长按年级定时到达。在一些学校,这些较长的等待时间已经成为家长互动或更新学校内所发生事件的契机。虽然将人们集中在同一区域等待会带来停车和安全方面的挑战,但是对于当地的咖啡店或杂货店来说则是一个提供周边零售商业的机会。

    移动等候管理系统需要整合到每个规模的空间的运营理念和设计中,无论是在城市层面的建筑物之间的空间、等候室、学校的接送线、家庭或工作场所。疫情将我们推入了虚拟环境如何运作和如何不能运作的沉浸式训练中。我们必须为开发商和消费者提供室内和室外环境之间平衡的关系以及经济激励措施,以确保获得这些混合空间的融入和成功。

    我们现在生活在一个应用驱动,分散和便利的世界里。随之而来的是巨大的机遇。通过对我们的等待方式进行新的阐述,我们或许就能重塑一个由质量、安全和便捷驱动的可持续经济。等待室将不再被需要。

    译者:Russell ZHU

    内容推荐:阿贾耶等著名建筑师作品竞拍,筹款帮助黑人女建筑生

头像

Alex Bäcker & Ziad Khan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相关推荐

暂无相关文章!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为什么我们要建造候车室?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