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手绘做设计,回归有人情味的建筑

用手绘做设计,回归有人情味的建筑插图 Early 16th Century drawing by Baldassare Peruzzi. Image Courtesy of ORO Editions

    本文最初发表在Common Edge上。

    2012年,耶鲁大学建筑学院举办了一场关于绘图的讨论会。在会上几个具有争议性的问题被提出:建筑学习与实践是否已过时?手绘是否是成为一名建筑师的必要条件?Mark Alan Hewitt的新书——绘见世界(ORDEditions),明确主张建筑师不仅要手绘,还要让手绘变成一件像呼吸一样自然的事情。手与眼、笔与纸之间的微妙联系,实际就是建筑师看世界的方式。

    用手绘做设计,回归有人情味的建筑插图1

    用手绘做设计,回归有人情味的建筑插图2 Cut away perspective of the St Peter’s by Baldassare Peruzzi. Image Courtesy of ORO Editions

    就像Hewitt在这本《绘见世界:建筑设计的认知史》中所表达的那样,人关于建筑的灵感就是这样被激发出来的。他在书中写到神经科学方面的研究发现,这种创意行动是本我与外部世界交流的方式。我们的大脑已经进化成能将我们在世界上的切身体验、我们所看到的图像、我们的个人记忆,变成发明新方法、找到新视野、新融合和新领域的“原材料”。Hewitt在书的开篇和结尾都引用了意大利建筑大师卡洛ž斯卡帕(CarloScarpa)的话来表达当建筑师手绘时,他们准备做的事情的本质:“为了看见,我拿起了画笔。”“只有当我绘画时,我才能真正看见这景象。”

    在书中,Hewitt带我们开展了一场历史之旅,去了解建筑师、工匠以及普通人(建造是人类活动的核心组成部分)是如何创造建筑环境的。在意大利文艺复兴之前,构思建筑的人与建造者是同一拨人,因为他们掌握传统建筑工艺,并有类似的经验。学徒通过观察大师并模仿,在大脑中培养镜像神经元,就像实务知识代代相传一样。在这一过程中,图纸并不是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大约600多年前,在西方,特别是意大利,构思与建造分开了。协会在传播建筑知识这件事上,变得越来越不重要,而建筑师则在绘画与雕塑、艺术与人文等领域以创意个体的方式出现。艺术家从工匠中分离出来,研究描述建筑和空间的新方法,像透视法、细节模型等。这些新方法不仅可以用来指导负责施工的工匠,还可以在构思建筑新方案时帮助进行“设计-反馈”的流程。图纸发展成为跳出事物本身的思考方式,记录下建筑师本我与外部世界的对话,并将这些想法物化,以备未来之用。

    科学的启蒙与崛起,以及跟随它而来的工业革命,使建筑趋向复杂。因此工程师在建筑构思与建设中的重要作用越发凸显。工程师主要用抽象的数学公式来完成构思,并聚焦于工业生产构件的组装,较少关注整个建筑的可视化。大型复杂结构的建造,更多是一种“解题”过程,较少将目标定为建造表达人文精神的美丽地方。我们继承了这一关于建筑的理解,并且Hewitt认为我们现今使用的、实现建筑可视化的工具也是基于这一理解的。因此这些工具不能很好地响应我们的认知能力。

    用手绘做设计,回归有人情味的建筑插图3 Louis Kahn, student drawing from the cast,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1920s. Image © Mark Alan Hewitt collection

    Hewitt警告说,以数字技术实现为主的当代建筑表现,无法像手绘一样,调动全身的感觉器官,因此有一种数字空洞感。几百年来,我们都是用手绘画的方式,来构思建筑布局,而不是用鼠标画。这可能是很小的一点,但当我们用身体(手、眼、身躯)来绘画时,它变成了一种全身的运动,会像舞者、小提琴演奏者或运动员一样形成肌肉记忆,这种肌肉记忆对建立神经网络和建筑设计行为来说,非常独特。今天,建筑设计绘图中的点击鼠标,与从亚马逊上买一双运动鞋并无差异。

    Hewitt是一名建筑师、历史学家和主张保存传统者,曾在几个建筑学院教学。他的书的价值在于,它在强调实践的同时,也没有忽视教育。在过去的十几年中,设计教育的工具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很多学校的设计教育都不属于模仿、记忆和具象化的范畴。大学教育的高昂费用,已经导致学生和家长都十分重视获取那些可以让你在就业市场上备受青睐的技艺。我自己作为一名建筑教育者的经验也证实,学生们牺牲手绘,以专注于学习数字软件,从而使他们在就业市场上更有竞争力。我也经常听我的学生抱怨,数字绘图软件不能让他们很好地实现他们的设计,或在探索新方案时让他们感到沮丧,或在图纸文件已经生成后,设计就很难修改,更不用提由于电脑的小故障,几个星期的工作一眨眼的工夫就突然不见了。

    内容推荐:沙特阿拉伯公布100英里线性城市规划

    因此,综合考虑过去几百年的历史,以及神经科学中关于人类创造力的最新研究发现和验证,我们应该做点什么呢?Hewitt在书的结尾给出了值得建筑教育者和学生考虑的一系列建议:

    1. 回归手绘,将其作为建筑创作的基本媒介。

    2. 参观建筑、城市,并在现场画素描或速写。

    3. 学习建筑史。

    4. 与建筑使用者深入交流,了解他们如何看待建筑环境。

    5. 与开发商、工匠、和建材制造商保持定期联系。

    6. 在展示设计方案时,需在文字表达、视觉与触觉表达间找到平衡。

    7. 将模拟和数字工具融入工作室工作中。

    8. 在设计表现阶段之前,避免对设计方案展开任何形式的虚拟表现。

    9. 避免采用建筑信息模型(BIM)建模软件来开展概念设计,可在后期用它记录施工方法。

    10. 对在实际建筑工程中有应用点的学术研究课题,需要加强。

    11. 参考认知科学与视觉感知方面的最新研究来教授基本绘画。

    12. 强调建筑设计中协作性的重要性。

    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但Hewitt的书像一份为我们指路的路线图,指导我们如何回归有人情味的建筑。

    译者:孙莉

    用手绘做设计,回归有人情味的建筑插图4 Courtesy of ORO Editions

    内容推荐:2020年度最佳建筑绘图

头像

Michael J. Crosbie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相关推荐

暂无相关文章!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用手绘做设计,回归有人情味的建筑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