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mela Conrad 谈气候积极设计、景观设计和固碳

Pamela Conrad 谈气候积极设计、景观设计和固碳插图 Pamela Conrad, principal at CMG Landscape Architecture in San Francisco, California. Image Courtesy of CMG Landscape Architecture

    2019年,CMG景观建筑的合伙人帕梅拉·康拉德(Pamela Conrad)提出了“气候积极设计”,旨在帮助景观建筑师设计和建造对气候有积极影响的项目。这篇采访最初发表在《The Dirt》上中,在采访中,贾里德·格林(Jared Green)与康拉德讨论了气候积极设计如何造成改变。

    “我希望这样的事情可以给下一代带来希望,提供解决方案。”康拉德表示。康拉德开发的Pathfinder景观碳计算器app和发起的“气候积极设计挑战赛”赢得了2018年景观建筑基金会奖学金。

    Pamela Conrad 谈气候积极设计、景观设计和固碳插图1

    贾里德·格林(JG):一年前,您发起了“气候积极设计”,旨在帮助景观建筑师设计和建造对气候有积极影响的项目,这意味着在景观设计的生命周期内,它们能够吸收比大于自身生产的温室气体。您还向社区提出了一个重大挑战,指出如果所有的景观建筑师和设计师都采取气候积极设计的方法,他们可以在2050年之前减少大约1千兆吨的温室气体。我想知道,是什么让你开始这项工作的?

    帕梅拉·康拉德(PC):首先,我深入了解了所有的方法和政策。我有意识地去了解《巴黎气候协议》,以及最近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的报告呼吁将全球气温上升限制在1.5°C(2.7˚F)。

    根据IPCC的说法,我们只有不到10年的时间来防止灾难性事件发生在人类群体中,而那些时间最少的人,尤其是南半球的人,可能受到最大的影响。这令我非常惊讶。

    几年前,我读过《缩减:有史以来最全面的全球变暖扭转计划》一书,书中第一次将气候解决方案进行分解,并使其易于理解。我意识到,解决方案中有20%是基于陆地的,可以成为景观设计师日常工作的一部分。

    出于好奇,我开始分析我们在CMG工作中的案例研究项目。我意识到,在不降低质量或性能的情况下,改善我们项目的碳影响是相对容易的。

    我开始意识到,如果我们在全球范围内推广减碳工作,作为设计师,我们所做的工作可以带来巨大的变化。正是基于这样的理解,我发起了“气候积极设计挑战赛”。

    JG:Pathfinder是一个帮助景观设计师、开发商和业主进行减碳设计的app,自推出以来,已经提交了近1500个项目,总面积超过43000英亩。除了其他气候友好的做法外,这些项目预计将种植77.7万棵树,十年后,将有160万公吨的温室气体被封存。你从这第一组项目中学到了什么?您期待了什么样的模式?

    PC:在第一年内,我们看到各项目的达到正向固碳的年限有很大进步。这是通过控制景观中的含碳材料和释放碳的施工以不断减少温室气体排放,以及增加固碳来实现的。我们从整体碳影响来权衡整个景观设计。

    在前几个月,我们看到很多学术项目被记录下来。我很高兴看到,Pathfinder被广泛地用作教学工具!自从意识到Pathfinder被用于教学,我们增加了一个功能,让研究项目可以作为学术资源使用,但他们的数据将被排除在总体影响数字之外。

    目前广场、街景等城市景观的平均年限是21年,目标是20年达到正向,所以我们真的很接近目标。我们今后也许会把目标变得更有挑战性。

    对于公园、花园和校园这些本质上更环保的项目来说,达到正向固碳的目标年限是5年。到目前为止,所有收到的项目的平均年限是9年,所以我们还没有达到目标。我们需要继续推动,这也是挑战的重点。

    我们也看到,整个项目的固碳量是排放量的三倍以上,这是非常棒的。这将使我们走上实现总体目标的轨道。

    在过去一年中收集到的数据中,我们可以看到每平方英尺的平均排放量和固碳量。这些景观碳数据信息将用于SITES和LEED的试点信用。我们现在可以将这些数据进行转换,并将其与其他评级系统联系起来,这有希望增加气候积极设计和其他评级系统的曝光率和知名度。

    Pamela Conrad 谈气候积极设计、景观设计和固碳插图2 Climate Positive Design case study (before/after). Image Courtesy of CMG Landscape Architecture

    JG:您认为现在景观设计师在项目中想要固碳以达到气候友好,最应该做的五间事情是什么?哪些事情对气候有最大的好处?

    PC:我喜欢把事情简化。否则,会因为过于繁琐而不易实施。

    我认为最重要的五件事是:多种树;少铺路;使用含碳量较低的材料;努力达到最高的可持续发展性能标准,特别是混凝土,可以使用水泥替代品。第五是制定施工和维护手册,限制使用化石燃料来操作维护景观的设备——所以要使用有机肥料,而不是化石燃料制成的肥料。

    JG:您提到落叶树比常青树储存的碳更多一些。是否有特定种类的树木和灌木是最好的固碳植物?

    PC:这也许是被问得最频繁的问题。没有一种树能完美地固碳。最好的树是生长最快、寿命最长、长得最大的树。这是在你的项目所处的区域中最能固碳的树。

    碳与生物量直接相关。一棵红木树,一棵寿命很长的大树要比一棵矮小的红芽树固存的碳量多得多。这只是一个例子,说明树木的大小确实很重要。

    另一个有趣的例子是竹子。它是一种可快速再生的木本物种,可以做成建筑产品,如地板、家具,甚至用于结构。它非常坚固而且实际上是一种草,所以它的根系内的碳可以在土壤中停留数千年。它是一种超级固碳体,但它可能是一种入侵物种,所以应谨慎使用。

    Pamela Conrad 谈气候积极设计、景观设计和固碳插图3 Ferry Building Plaza design proposal in San Francisco (before/after). Image Courtesy of CMG Landscape Architecture

    内容推荐:Christoph Hesse采访:最重要的是刺激过程

    JG:我们如何才能确保所选择的固碳植物适合当地的生态系统,并为传粉者和野生动物提供栖息地?

    PC:竹子说明了我们需要注意不要在固碳时创造比以前更多的问题。我们必须注意不要种植入侵物种,因为这些物种会逐步替代本地植物群落,进而减少生物多样性。

    我建议大家参考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案的全球标准,该标准概述了基于生态系统的方法,这些方法针对地理位置,并强调社会变化,支持人类福祉,也包括生物多样性效益。

    我们可以使用合适的本地物种来固存更多的碳,增加生物多样性,同时减少用水量。本地植物是确保我们支持当地生态系统的一种方式。

    JG:景观设计师历史上被边缘化和合作服务不足的社区,这些社区经历着更高的气候风险和影响,那么景观设计师应该如何利用您的工具来解决气候不公正的问题?

    PC:这是我们作为一个行业要克服的最大挑战之一。我没有完全正确的答案。但我想说的是,根据我的经验,真正倾听居民的声音,并在他们所在的地方与他们见面是一个开始。

    如果人们说他们真正最需要的是工作,那么不要给他们设计个滑板公园。思考如何以非传统方式合作,创造工作机会,同时改善生活品质,成为气候解决方案的一部分,例如鼓励植树的社区工作计划。像这样的事情可以通过app免费在当地学校项目中进行评估。

    我希望这样的事情能给下一代带来希望,让他们知道有解决方法。我们只需要一起努力就可以了。

    JG:现在有哪些可以加快大面积硬质景观的广场和街道的固碳能力的模式或创新还没有普及?

    PC:肯定会有创新的碳捕捉产品出来,比如CarbonCure。但我认为我们不要完全依赖新的模式或花哨的创新,而要退一步,思考如何简化事情。

    这是一个机会,让我们重新思考如何设计,用更少的资源做更多的事情。让我们重新思考典型的广场。也许它不一定要全部是混凝土的。也许它可以在稳定的碎石铺地中种植大树,就像世界上许多历史悠久的广场一样。

    这是我对这个行业提出的挑战:让我们用不同的方式来思考问题。让我们利用这个机会做一个一个声明,我们相信气候积极的景观设计。我们正在对气候变化做成改变,这也是我们许多客户会支持的事情。

    JG:景观建筑产品市场需要什么,才能进一步加快气候积极设计?您认为产品制造商应如何应对气候危机?

    PC: 在过去的十年里,在其他学科中,特别是建筑学,产品制造商一直在提高其材料和产品开发过程的透明度,并展示其相关的碳排放量。产品制造商通过环境产品声明(EPD)提供这些信息。制造商提供的数据——与全球变暖潜能值(GWP)相关的CO2e的排放量——就是Pathfinder 计算中使用的数据。

    我们希望这种在建筑领域增加的透明度能够运用到景观产品领域。我们必须要求景观产品制造商提供环境产品声明,这样我们才能在选择产品或材料时做出明智的决定。

    挪威景观产品制造商Vestre目前正在与“气候积极设计”合作,app中有他们的产品,他们将提供他们的环境产品声明供Pathfinder使用。他们不希望我们是排他性的,而是鼓励其他产品制造商提供同样的透明度,并将他们的产品也纳入app中,这说明了他们的价值观。

    我希望大家都能加入进来,因为这是一个在全球范围内减少景观产品碳影响的机会。

    JG:app的最新版本Pathfinder 2.0包含了很多新功能,做了哪些改进?接下来您希望解决什么问题?

    PC:新功能包括比较设计方案;分析现有条件;了解场地影响,如平整、移除树木或再利用的土壤进口和修正。还有数据的改进,包括随着时间的推移材料的替换,以及以弹出式和信息图标的方式提供更多的数据透明度。

    正如我所提到的,我们很快就会将景观产品添加到app中。但我们也希望扩大生态系统修复项目的碳固存数据。森林恢复是下一个项目。然后,我们希望以捐赠的形式获得资金支持,将其扩展到沿海湿地、海带、红树林、草地等。

    我们的目标仍然是保持app的免费、开放和可访问性,让所有人都能使用并在项目中有所作为。这是我做出的承诺。

    我相信,景观设计师有一个绝好的机会,可以重新思考景观,使它们不仅成为人们的美好场所,而且有助于解决气候危机。

    这篇采访最初发表在《The Dirt》上,名为 “采访帕梅拉·康拉德:气候积极设计”。

    翻译:赖求佳

    内容推荐:桂湾四单元九年一贯制学校项目全过程设计定标结果

头像

Jared Green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相关推荐

暂无相关文章!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Pamela Conrad 谈气候积极设计、景观设计和固碳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