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如何影响未来的城市生活?

性别如何影响未来的城市生活?插图
Photo by Adli Wahid on Unsplash

    穿行于公共场合时,你是否感到害怕?如果你是一名女性,你更容易回答:是的;因为男性很少需要因为街道黑暗而绕远路,或者思考在公共场合是否不可以穿着暴露。基于这个场景,这似乎很明显地表明了,由男性主导的城市设计似乎有点危险,且不是令女性感到放松的地方。所以,为了一个更平等的城市,我们是不是应该思考以性别为导向的城市设计?

    不像一些人所言,我们现有的公共空间不是中性的。街道照明、在人潮拥挤的大街行走、公交车站、公共卫生间的数量和划分方式、一个人在公共空间的行为、警察审视你的方式,以及其他很多城市行为,都涉及性别问题,且含义不一。正如建筑师索尼娅·卡利(Sônia Calió)¹所言,不论一位女性在超市还是家里、单身或已婚或是一家之主、不论其年龄、肤色、社会地位如何,她都受到父权意识形态的隔离;这种隔离通过家庭与社会、私密与公共、女性与男性之间的二元对立转化到建筑环境中。反思当下,我们必须记住,当加入例如种族、性别认同等其他因素时,这种隔离的程度会加重。

    性别如何影响未来的城市生活?插图1
    Photo by Tai's Captures on Unsplash

    将恐惧作为城市规划的一个要素

    研究员玛丽娜·哈科特(Marina Harkot )(2018)——她的生命在行使作为女性占领和体验城市的权利时被悲惨地夺走——引用了杜蒙·弗兰肯( Dumont Franken )(1977)的话,她说,家是一个避难所,一个远离城市侵略性环境的地方,女性有安全感的地方。但是与之相对应的是,街道是女性不断感到威胁和需要警惕的地方。因此在历史上,女性的日常活动仅限于与家庭护理有关的商品和服务的城镇区域,例如市场、集市、药店、学校,即结合生殖工作的空间。卡利(1997)称这些适合女性的地方为“扩大的家”。

    在这种历史性的隔离中,女性往往认为自己是城市环境中的入侵者,特别是当她们在“扩大的家”范围之外时。据吉尔·瓦伦丁( Gill Valentine )(1989)说,女性每天就公共空间的使用进行一种妥协。事实上,许多被认为是理所当然的路线和目的地选择是女性用来保障自身安全的“应对战略”。

    女权主义的工作当然包括了寻求不通过排斥某类人而达成的安全的空间。然而,正如《女权主义城市》(2020)的作者莱斯利·科恩(Leslie Kern)在接受苏菲·戈尼克采访时说的,让空间舒适、安全、欢迎女性可以被解释为绅士化策略,这与消除混乱迹象的城市愿望非常一致。但是有一点不能被忽略,随着绅士化策略,城市空间变得干净整洁,那么下层女性就失去了在该地区生活的权利,从而建立了一个同质的社区,即大多数白人家庭,特别是高收入者享有生活在此区域的特权——在当下社会中,男女担任同一职位时,男性工资高于女性,那么谁更容易生活在这些地方的结果非常清晰。

    性别如何影响未来的城市生活?插图2
    Photo by Anna Vi on Unsplash

    城市中的性别统治

    建筑师丹妮拉·萨门托(2018)引用了西班牙建筑师约瑟普·玛丽亚·蒙塔纳的话说,城市结构的维护和改造都是优先满足资本家和男性的需求,因为城市的设计首先满足那些拥有稳定且高薪的工作的男性在高峰时期使用汽车的需求,而女性、儿童、老年人、儿童和残疾人的需求并不属于公共投资的优先事项。

    这种情况是墨西哥教授保拉·维拉格兰(2014)所说的城市性别支配,涉及如流动性、公共交通、对暴力的恐惧等问题。换句话说,这是城市规划的非中性特征。因此,公共空间再现了社会的形态:男性拥有比女性更大的权力,男性对女性的压迫。

    性别如何影响未来的城市生活?插图3
    Photo by Justin Clark on Unsplash

    未来如何扭转这种局面?

    内容推荐:设计新体系:Lake | Flato对未来的展望

    保拉·桑托罗在她的《性别与领土规划:一种假设》(2007)一文中指出,在规划和建设城市空间方面,性别的观点至关重要,因为它探索了个人和政治领域、公共和私密空间之间的边界,试图将文化多样性作为城市规划新方式的关键因素。换句话说,人人并不都是一样的,因此,不同的人对城市和基础设施的需求是不同的。

    为此,我们不能完全靠定性和定量的推理,还应该结合微观现实,关注城市中女性和其他边缘化群体的观点和行为。

    在玛尔塔·罗曼和伊莎贝拉·韦莱斯克斯编写的《从性别角度看待城市主义(Guideto Urbanism from a Gender Perspective)》(2008)中,指出了有助于改变城市空间非中性化的四个重要问题:

    • 考虑女性:根据性别了解城市的生活方式和使用方式;

    • 信赖女性:确保女性参与所有社会和政治领域;

    • 重视和扶持传统上由女性开展的活动:理解和欣赏做家务和赡养老人这样的工作;

    • 将女性的新要求纳入公共问题:平衡家庭和工作不再是私人家庭事务,而成为公共问题。

    盖尔·菲特森在她的著作《卖淫棱镜》(1996)中表达的思想与男性特别相关:“尽管有些男性剥削女性并对女性实施暴力,但很少有人会质疑其在性、家庭、生殖方面的特权。”因此,承认男性的社会地位是了解排他性城市主导结构的第一步,这是能够倾听、讨论和合作建设一个不那么敌对和更加平等的城市的基础。

    这不但涉及了城市空间和进程的不平等问题,而且用一些策略可以证明,不仅是城市生产导致了这种不平等,城市空间的不平等也影响了城市生产。在塔西亚娜·古维娅的文章《女性:城市中隐形人?》中,她说,这种逻辑差异非常重要,因为如果我们只从男女不平等的层面上思考问题,我们将从城市结构对女性的影响层面上解决问题——这很重要,但还不够——而将性别不平等作为城市结构设计的影响因素,我们将面临权力问题,从而面对男性在维护城市结构方面所享有的特权问题。

    翻译:赖求佳

    性别如何影响未来的城市生活?插图4 Mercado de rua Dandaji / atelier masōmī - Imagem: © Maurice Ascani

    本文源自 ArchDaily 一月主题:未来城市。每个月,我们会以文章、访谈、新闻与项目的形式来深度探索一个主题。您可以在此阅读过往月度主题内容。ArchDaily一如既往地欢迎读者的贡献;如果你希望提交一篇文章或项目,请联系我们。

    参考文献
    ¹ CALIÓ, Sonia Alves. Incorporando a Questão de Gênero nos Estudos e no Planejamento Urbano. In: ENCUENTRO DE GEOGRAFOS DE AMERICA LATINA, 6., 1997. Resúmenes. Observatorio Geográfico, 1997.
    * As demais referências já estão colocadas como hyperlink no texto.

    内容推荐:MVRDV“地拉那金字塔”正式动工,阿尔巴尼亚粗野主义纪念碑改造

头像

Camilla Ghisleni e Victor Delaqua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相关推荐

暂无相关文章!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性别如何影响未来的城市生活?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