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事,关于2021年普利兹克建筑奖得主 Lacaton & Vassal

十五事,关于2021年普利兹克建筑奖得主 Lacaton & Vassal插图 Palais de Tokyo. Photo courtesy of Philippe Ruault

    通过建造具有技术性、创新性和生态响应性特质的修复型建筑,来自法国的拉卡顿-瓦萨尔建筑师事务所(Lacaton & Vassal)获得了2021年普利兹克建筑奖的荣誉。他们通过自己的工作,展现谦逊的力量,并实现新与旧之间的对话,以此服务于人类的生活,并且拓宽建筑的疆界。

    自1987年在巴黎成立以来,Lacaton & Vassal在欧洲和西非等地区完成了30多个项目,其中主要以住房改造项目为主。他们以积极的态度应对现存建筑改造,展现了“永不拆毁”的决心。从他们的生平、想法和项目出发,以下是关于这对法国搭档的15件事,希望能为怀揣“普奖梦”的广大建筑师带来启发。

    1. 安妮·拉卡顿(1955年生于法国圣帕尔杜)和让-菲利普·瓦萨尔(1954年生于摩洛哥卡萨布兰卡)相识于20世纪70年代后期,他们共同在法国波尔多国立建筑景观设计学院接受正规建筑学教育。

    十五事,关于2021年普利兹克建筑奖得主 Lacaton & Vassal插图1 Palais de Tokyo. Photo courtesy of Philippe Ruault

    2.拉卡顿继而赴波尔多蒙田大学攻读城市规划硕士学位(1984年),而瓦萨尔则前往西非的尼日尔从事城市规划实践。拉卡顿经常去看望瓦萨尔,而那里正是他们自创建筑学说的缘起,因为他们被那个沙漠之国的美丽和资源稀缺的悲哀所深深影响。 

    “尼日尔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但人民却如此令人难以置信,如此慷慨,几乎赤手空拳地干着各种事情;他们无时无刻不在寻找资源,但总是保持乐观,充满诗意和创造力。那里确实是我的第二个建筑学校。”——让-菲利普·瓦萨尔

    拉卡顿在2003年出版的《Oris - nº 24》中表示,当他们初到尼日尔时,当地建筑所带来的震撼不亚于一场“心灵的地震”。那里没有建筑学,只有用夯土与稻草屋顶堆砌出的简单结构。在那里生活了几个月后,她抛开了曾经在建筑学院学习的一切,开始重新认识当地建筑,包括分析建筑的细节,观察人们生活的场所,并从中吸收一些后来对他们的建筑主张影响至深的理念。

    十五事,关于2021年普利兹克建筑奖得主 Lacaton & Vassal插图2 Transformation of G, H, I Buildings, Grand Parc. Photo courtesy of Philippe Ruault

    3. 在尼日尔首都尼亚美,拉卡顿和瓦萨尔建造了他俩的第一个合作项目,即用从当地取材的灌木枝建造的一座草棚,并产生了令人惊叹的效果,能在竣工后的两年时间内任凭风吹而屹立不倒。他们发誓但凡能挽救的,决不拆毁,而且还要让已经存在的东西变得持续更久。通过添建和扩建,在崇尚简约的同时,提出新的可能性。 

    4. 他们于1987年在巴黎成立了拉卡顿和瓦萨尔建筑事务所,并在此后通过一系列新建筑和改造项目的设计,展现出他们的胆识。在既往的30多年间,他们设计过私人和社会住宅、文化和学术机构、公共空间以及城市发展策略等众多项目。两人的建筑作品选用经济型的生态材料,优先考虑空间的丰裕性和使用的自由度,以此体现他们对社会正义和可持续性的倡导。 

    十五事,关于2021年普利兹克建筑奖得主 Lacaton & Vassal插图3 Multipurpose Theater. Photo courtesy of Philippe Ruault

    5. Lacaton & Vassal 擅长从内到外地设计建筑,他们会尽可能地模拟使用者的生活动线,以及对空间的使用方式,进而发展一种“看与被看”的内外关系。对于这对组合来说,立面及选材往往是项目设计的最后一步。

    6. 正如 Andrew Ayers在 《N°1463建筑回顾》 (2019)一书中所说那样,“两人的灵感来源之一是十九世纪的玻璃植物园,这象征了中性空间的可能性,并逐渐成为了他们设计的标志之一。” 维护居住者的身心健康是他们工作的题中之义。他们将温室技术应用于营造生物气候调节的努力,始于法国弗卢瓦拉克的拉达匹住宅(1993年)。他们综合利用自然光线、自然通风、遮阳和隔热等手段,创造了可以人工调节的理想微气候。

    十五事,关于2021年普利兹克建筑奖得主 Lacaton & Vassal插图4 Latapie House. Photo courtesy of Philippe Ruault

    “从很早开始,我们就在研究植物园的温室,脆弱植物、优美的光照和通透度,以及它轻而易举改变室外气候的能力,无一不令人印象深刻。这是一种气氛和感觉,我们有兴趣把这种美好引入建筑中。”——安妮·拉卡顿

    十五事,关于2021年普利兹克建筑奖得主 Lacaton & Vassal插图5 Latapie House. Photo courtesy of Philippe Ruault

    7. 无论是新建或改建,对原有建筑物的尊重贯穿于他们工作的始终。在法国费雷角,他们将一处私人住宅(1998年)建在了阿卡雄湾一块从未开发的土地上,其目的就是将对自然环境的破坏降到最低。建筑师们并没有砍伐现场已有的46棵树,而是培育了原生植被,抬高了房屋地基,并让它处于周围树木的掩映之中,让居住者可以在植物环绕中生活。 

    内容推荐:Lacaton & Vassal:2021 年普利兹克奖得主项目合集

    “如果你愿意花时间和精力仔细研究,先前存在的东西肯定是有其价值的。实际上,这是一个观察力的问题,要以崭新的眼光看待一个建设地点,做到专注和精准......以了解其中的价值和缺失,并了解如何在保留全部现有价值的情况下做出改变。” ——安妮·拉卡顿

    十五事,关于2021年普利兹克建筑奖得主 Lacaton & Vassal插图6 Cap Ferret House. Photo courtesy of Lacaton & Vassal

    8. 在与 Ioana Zacharias Vultur《n°148 (2019)》的采访中,安妮·拉卡顿提到了电影学对她的影响。她表示:“电影导演在‘一系列微场景序列’的基础上构建自己的电影,并且当中总是有‘运动’,因为每个场景都会创造空间。 这些场景通常在现实中不具有空间连续性。 这是蒙太奇作品,通过创造统一性,从而构成了一个由所有这些场景组成的‘空间碎片’。而建筑的概念则是空间的组合,我们从一个碎片联通到另一个碎片的方式,以及如何创建交汇与界限。 对我们来说,建筑是‘空间的产生’。”

    9. 作为建造社会住房的领头建筑师之一,安妮·拉卡顿认为社会住房不属于一种特定的类别,因为即使生活在补助之下,人们也不会改变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与想象。

    十五事,关于2021年普利兹克建筑奖得主 Lacaton & Vassal插图7 Transformation of G, H, I Buildings, Grand Parc. Photo © Laurian Ghinitoiu

    10. 在两位建筑师的整个职业生涯中,他们都拒绝承接涉及拆除社会住宅的城市规划项目,而是着重于从内而外的设计,优先考虑建筑物居住者的福祉以及他们对更大空间的一致渴望。他们与弗雷德里克·德鲁沃(Frédéric Druot)和克里斯托弗·胡廷(Christophe Hutin )联袂,对法国波尔多大公园的三座建筑内的530套公寓进行了改造(2016年),从技术上改善了房屋功能,但更值得一提的是为每套公寓增加了宽敞而灵活的空间,并且在施工期间没有迁走居民,同时帮他们维持了租金的稳定。

    “我们到过一些地方,那里的建筑物原定将要拆除,我们访问了当地人——那些舍不得离开原住所的家庭,即便那里的居住条件并不是最好的。最经常遇到的情况是他们反对拆迁,因为他们希望与左邻右舍为伴,这是一个关于善心的问题。” ——让-菲利普·瓦萨尔

    这三栋改造公寓在2019年为他们赢得了2019欧盟现代建筑奖:密斯·凡·德罗奖。建筑不仅显著提高了当地居民的生活质量,同时还提升了他们的经济条件,与优化了生活成本。

    11. 两位建筑师在建筑教育领域也相当活跃。自2017年起,安妮·拉卡顿是瑞士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建筑与设计学副教授,同时也是欧美许多高校的客座教授。让-菲利普·瓦萨尔自2012年起就是德国柏林艺术大学的副教授,也曾在德国与法国的多所高校任职。此外,他们还同时在意大利、法国及瑞士的多所高校同时任职。

    安妮·拉卡顿曾提过她的教育理念:让学生在一系列碎片空间的基础上做设计。她认为:“每个碎片都表达了空间的质量,包括其功能、气氛、感知,与其他空间的关系等。”

    十五事,关于2021年普利兹克建筑奖得主 Lacaton & Vassal插图8 École Nationale Supérieure d’Architecture de Nantes. Photo courtesy of Philippe Ruault

    12. 两人将建筑学院视为建筑教育的一部分,除了已经建成的南特国立高等建筑学院外,他们还参加了一系列建筑学院设计的国际竞赛,如:奥胡思建筑学院 (2016), 图尔奈LOCI建筑学院 (2014), 巴黎塞纳河谷建筑学院 (2002), 贡比涅建筑学院 (1997)。

    13. Lacaton & Vassal 的项目特别注重选材,往往经过大量的研究。安妮·拉卡顿曾说过:“对我们而言,材料的贵贱不重要,需要根据使用方式定夺。”在设计拉达匹住宅(Latapie House)时,他们并没有在一开始就选用最便宜的材料,而是选择了最能表达设计理念的。塑料外墙营造出的透明屋顶及墙面使建筑以一种轻盈而环保的姿态出现,也减少了对结构的需求。在2002年的另一个项目中,他们开发了陶瓷的新用途:让陶瓷包裹金属结构,从而达到消防要求。

    十五事,关于2021年普利兹克建筑奖得主 Lacaton & Vassal插图9 53 Units, Low-Rise Apartments, Social Housing. Photo courtesy of Philippe Ruault

    14. 2018年,Lacaton & Vassal 参加了第十六届国际威尼斯建筑双年展,并占用了主展馆中的一个展厅。巧妙的是,这个展馆的策展人恰恰是去年的普利兹克奖得主——Grafton Architects。两人在双年展的展览主题名“使用自由”,表达了“深入研究每个项目,以寻找新的理解。用一种未被发现的、组合的方式,使每个项目都令人耳目一新,同时充满欢乐和严肃感。”对他们来说,空间的慷慨,使用自由和经济适用性都是不可或缺的元素,正如我们在下面的视频中看到的那样。

    15. 在获得2019年欧盟密斯奖的同时,Lacaton & Vassal 在2016年获得了里斯本建筑三年展终身成就奖。此外,两人还共同荣获了2020年德国女建筑师协会(BDA)大奖;2018年巴黎建筑与遗产博物馆全球可持续建筑奖(与德鲁沃分享);2016年法国建筑学会金奖;2016年海因里希·特森诺奖;2014年罗尔夫·朔克视觉艺术奖;2011年威卢克斯基金会日光与建筑构件奖;2009年英国皇家建筑师学会国际会士;2008年法国国家建筑大奖;以及2006年谢林建筑奖。 

    十五事,关于2021年普利兹克建筑奖得主 Lacaton & Vassal插图10 House in Bordeaux. Photo courtesy of Philippe Ruault

    内容推荐:场景美术指导 Felicity Abbot:场景设计就是在荧幕上展现建筑

头像

Victor Delaqua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相关推荐

暂无相关文章!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十五事,关于2021年普利兹克建筑奖得主 Lacaton & Vassal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